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436章 蠢货

    朱雀山洞窟。

    骆风棠并未立刻走出洞窟。

    他待在第一殿里面,将桌上竹签桶里的竹签一根根的取出来,等到取出第九根的时候,下方的座椅缓缓抬升,最后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座椅停止不动,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原点。

    但骆风棠已经摸清楚这里机关开启之法,等下次准备妥帖才能再下去。

    目前是不能下去的,再找到一位墨家高手之前,都是不行的。

    要寻找墨家高手,其实也没那么难,只要给骆星辰修书一封,让他去寻即可。

    骆风棠脱去上身的衣物,又将外面的软猬甲取下。

    他拿出金疮药,给伤口涂上。

    等他处理好伤口,重新将衣物穿戴整齐以后,紫烟从外面走了进来。

    “都处理好了?”

    骆风棠抬头道。

    现在他已经看不出受伤的痕迹了。

    “嗯,已经安排了,等有消息传回来再说,总的来说,除了那名杀手之外,朱雀县别的麻烦,都解决的差不多了。”

    紫烟道。

    “问题就是那名杀手。”

    骆风棠翻手将一只短弩箭放在桌上。

    “这就是那名杀手地宫偷袭我的兵器。”

    这支弩箭,上面有着血槽,看起来暗澹无光。

    但,它不像表面这般简单。

    弩箭的表面,布满了细碎的纹理,看起来,像是天上密布的星云一般。

    “这是江南唐门的破气箭。”

    紫烟一眼就认出弩箭的来历。

    “江南唐门,一向跟朝廷交好,他们的破气箭怎会出现在杀手的手里?”

    骆风棠皱眉道。

    “这是个问题,破气箭,在唐门也是密不外传的,一般江湖人士根本拿不到,这种使用唐门特有的金属打造而成的弩箭,即使对武学宗师都能做到破防。”

    紫烟也觉得诧异。

    “将这个问题,丢给唐门,看他们怎么说。”

    骆风棠道。

    “唐门在江南啊。”

    紫烟的意思是,他们现在够不着,要是仅仅凭着一封信,或者让当地的衙门去问,都是不靠谱的。

    唐门在江南的武林之中,地位很高,朝廷一般对其没有太大的约束,只要唐门不公然造反,朝廷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星辰会去江南。”

    骆风棠道。

    “也好,他北边的钦差快到时候了,让他去办。”

    紫烟点头。

    紫烟倒是不担心骆星辰的安全。

    骆星辰身边,也是有武学宗师的,他要去江南,肯定会做出周密的安排。

    而且,骆星辰本就有海关总督的身份,只是一直都没有履职而已。

    现在海城那边的海关,都是由副总督掌权,一手操办的。

    要等到骆星辰去了以后,才能交接,但短时间内,骆星辰很难直接去江南。

    “破气箭的事,先放到一边,先说说杀手之事……”

    “这名杀手必然不是无名之辈,因为他是一名武学宗师。”

    骆星辰肃然道。

    “武学宗师一般都自重身份,不会轻易杀人,一旦武学宗师不顾一切的杀人,造成的破坏可就大了。”

    “现在出现了一名宗师级别杀手,我很担忧。”

    骆风棠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即使他是一名杀手,一样不会随便乱杀人,骆大哥你放心好了。”

    紫烟缓缓道。

    “我担心他铸造的是杀心。”

    “如果他晋升宗师武者,依靠的是杀心,麻烦就大了。”

    骆风棠挑眉。

    “应该不可能,我翻遍了皇宫秘库里面的典籍,宗师晋升,千奇百怪,每名宗师的感悟都有所不同,但他们从未有人是依照杀心来晋升的,所以,我认为,那名杀手必然有一个明面上的真实身份,我们找准了那些宗师们,他总有露馅的时候。”

    紫烟道。

    “希望如此。”

    骆风棠读的书没有紫烟多,他晋升宗师,依靠的也不是什么过人的感悟,而是血脉以及经验。

    所以,他并不是很清楚宗师晋升需要的条件。

    因而,他现在还抱有怀疑的态度,没有紫烟那么坚定。

    “走吧,我们暂时封锁此地,等来人了,我们再来一起查探。”

    骆风棠站起身来,他不准备贸然行事,而是准备将一切都筹划妥当再来。

    ……

    萧家。

    一处大堂上面。

    南门康坐在上首的位置。

    萧家的萧博山站在下面。

    在两侧站着的都是南门康的同行者,他们望向萧博山的目光都很不好看。

    “大哥,这真不能怪我啊,我哪儿知道会泄露。”

    萧博山哭丧着脸。

    他自始至终都真的以为他保密做的很好,事情根本不会被外人知道。

    甚至那地方的小庙本来也不是他派人修建的,而是原本就有的,他只是让人在庙里的地板换了一下,顺便稍作修缮。

    这样的修庙行为,在乡里那是常见的很,几乎每个乡里的豪绅们,都会出钱出力修桥铺路修庙之类的。

    他们都还想要一个好名声呢,所以作秀的事情也就没少做。

    “蠢货。”

    南门康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

    一点端倪都察觉不出来,这比故意泄露消息还要让他憋闷。

    因为,这证明了萧博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蛋。

    早知道萧博山这么蠢,当初事情就应该交给萧家其他人来办。

    “大哥,我,我都是严格保守秘密的啊,甚至,我连我父亲都没说的,我还尽量早出晚归,在外面找地方隐藏。”

    萧博山还在替自己辩解。

    因为,要是坐实了这些罪行都是他的,那他说不定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你还不明白自己蠢在什么地方吗?”

    “正常的做法,你应该保持跟以前一样的作息,以前做什么,现在就做什么,不去做标新立异的事情,这样才不会惊动隐卫的耳目。”

    “而你呢?你所作所为,充分说明了什么叫做画蛇添足!

    “你的出格行为,正好让隐卫们盯上了,只要隐卫们跟踪查你一段时间,什么查不清楚?”

    南门康冷声道。

    最好的隐蔽方式是不让人怀疑,也不要让人起心去调查。

    朝廷隐卫数量有限,精力也有限,他们不可能挨个的将朱雀县的家族查个遍,肯定只会挑选那些不对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