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出言试探

    这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夜秋澜还在病中,倒是不用出院子做什么,吃饱喝足后,就悠闲了下来。

    就在夜秋澜拿着书伪装,犹自整理着前世的记忆时,奚春却进来说,大小姐来了。

    夜秋澜轻笑一声,本来躺着的身体更是慵懒了一分,显得有些虚弱:“让姐姐进来吧!”她正愁要找什么样的借口去试探夜姿纤呢,没想到这人倒是主动送上门来。

    夜姿纤倒是没觉得意外,人已经到了门口,听到夜秋澜的声音,不等丫鬟通报,立刻走了进来:“妹妹,瞧你这气色,可是好很多了?”

    嘴上说得好听,夜姿纤眼底闪过一丝来不及掩饰的疑惑,她自然知道郁姨娘的动作,更知道她的目的,现在夜秋澜竟然好了起来,这就让她有些想不通,难不成这死丫头没喝大夫开的药?可昨天那么严重的样子,能不喝药?

    明白夜姿纤在想什么,夜秋澜也不动声色的打量,她不可能继续在家装病到选秀之前的,必定要好起来,其中的过程,就由着她们去想好了。

    “多谢姐姐关心,妹妹这是睡多了,一大早的睡不着,不想姐姐倒是起得真早。”夜秋澜缓缓的说着,让人听起来是底气不足,虚弱不堪的样子。

    见状,夜姿纤反而满意了,眼中闪过一分得瑟:“还是妹妹舒心,姐姐刚去给祖母请安回来,顺道来看看妹妹,见你好多了也就放心了。这将好要好的时候,可别大意,记得按时吃药,可比像以前,竟然因为药苦就不喝的。”

    说得姐妹亲昵,感情很好的样子,实际上夜姿纤无时无刻不在炫耀,夜老夫人对她的疼爱,对她的器重,说白了,就是想给夜秋澜添堵。

    不过,夜秋澜想要的,就是这句话,并且由此确定夜姿纤是真的没能重生回来。

    前世的后来,夜老夫人为了侯府的延续,差不多将她们俩给卖了个遍。

    一直没嫁出去,又生得好的夜姿纤,那是被老夫人卖了好多次,祖孙情义早已经成了天大的仇恨。

    可以说,夜老夫人最后就是被面前这位她最痛爱的孙女给活活气死的。

    夜姿纤真要重生回来,绝对不会还去抱夜老夫人的大腿,就算是装,也装不到这么毫无破绽的。

    以夜姿纤的性子,即便有前世二十多年的经历,她最多会找个理由不去见老夫人,才做不到这么平淡的继续给老夫人请安,那眼中的孺慕,不会做假。

    如果这点眼力和分析都没有,夜秋澜前世就不会母仪天下了,肯定被郁姨娘和夜姿纤算计得渣都不剩。

    “自然是的,不吃药哪能好啊!奚春还在外面煎药呢!”夜秋澜低头摆弄了一下手中的书,眼里满是讽刺和乐呵。

    而这动作在夜姿纤看来,那是倍受刺激,心里有气也发不出来的表现。

    夜姿纤无比的满足,俏鼻动了动,果然满是刺鼻的药味儿,不由得拿帕子掩饰了一下,不愿意再呆下去:“既然妹妹还没好全,就多休息,姐姐也就不打扰妹妹清静了,想吃点什么,可别客气,让厨房可劲的做。妹妹可是侯府唯一的嫡女,怠慢了谁,也不能怠慢你啊!”

    看出夜姿纤对药味的讨厌,夜秋澜当作不知,而且这话可把她捧得多高了去,若是让外人知道,她一个嫡女,竟然盖过了安乐侯,夜老夫人,这名声恐怕也不用要了。

    得到自己想知道的,夜秋澜也懒得跟夜姿纤计较那么多,过过嘴瘾,那也不算本事。

    心不在焉的将夜姿纤打发走,看她满意又满足的神情,像是找到了莫大的优越感,完全不知道外面那药,其实是董嬷嬷和念夏的。

    虽然只喝了一次,但夜秋澜的病已经好了,这么猛的药不能继续喝下去,得换药方慢慢温养。

    所以,夜秋澜重新开了个方子,让一个叫小菊的二等丫头出府一趟。

    她知道院子里大多是郁姨娘的人,以前夜秋澜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她很快要去选秀了,不管中选还是落选,离成亲的日子都不会太远。

    她才十三岁,可夜老夫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她给卖个好价钱了,绝对不会再拖两年。

    安乐侯府,是在先皇时期,一次的救驾之功分封的侯爷,看起来是京城新贵,实际不然,因为爵位只能世袭三代。

    很不巧的是,如今到了夜秋澜的父亲身上,就正好是三代了。

    如果再没有什么功劳或者想到更好的办法,得到更多的筹码,当今安乐侯的下一代,不只没有降爵继承,还会直接被打为白身,无法在这贵族圈立足。

    夜老夫人跟老安乐侯的感情非常好,她的出身虽然不高不低,但是一直致力于为保住侯府爵位而奋斗,就算因为卖掉孙女都在所不惜。

    或许也是一种因果报应,当年夜老夫人就是为了爵位,算计了夜秋澜的母亲下嫁,本以为事成,却不想夜秋澜的母亲刚烈得很,也有颗七窍玲珑心,看透了夜老夫人和安乐侯的打算,哪怕嫁了,也转身就跟将军府断绝一切关系,让安乐侯府借不到一点光,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夜老夫人看不惯夜秋澜的母亲,也同样看不惯夜秋澜,从小养得这么好,不过是为了卖个好价钱。

    可惜安乐侯的孩子不多,只有两女一子,若是女儿再多一点,夜老夫人说不定有更多的想法。

    不过,这样一来,夜秋澜就可以夹缝求生,为自己谋划一点,不用因为女儿多,就被随随便便的卖掉。

    等丫头买了药回来,夜秋澜依旧“病”着,三天后,董嬷嬷和念夏倒是好利索了,将静秋轩整理敲打了一番。

    暂时还没有清人,夜秋澜留着有用。

    又过了两天,夜秋澜好得差不多,兰嬷嬷又要来赶着教规矩,还是老夫人亲自派人来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