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惩治恶奴

    冷笑了一声,夜秋澜答应得很好,她就知道,碍于兰嬷嬷的身份,夜老夫人就算想到了什么,也不会惩罚的。

    当时或许还会生气,因为自己培养的一颗棋子差点就被这恶婆子毁了,可有郁姨娘的口才在,夜老夫人很快就会消气,甚至同样倚重兰嬷嬷。

    好歹,不是将她的规矩教得很出色么?当时她以此理由挑起夜博云的不满,同样也成了人家的筹码。

    可好处不是白给的,夜秋澜从病好后,就在等着这天了。

    第二日,兰嬷嬷果然早早来到了静秋轩,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和明显的不怀好意比以前更胜,甚至还有几分嘚瑟和嘲笑。

    似乎是在笑,夜秋澜闹一阵,还不是成全了她的名声?有郁姨娘帮腔,夜老夫人不仅没惩罚,还打赏了一大笔。

    至于夜秋澜那天的表现,兰嬷嬷完全没放在心上,官家小姐平日里聚会看到一点东西学了,也正常得很。

    夜秋澜很是怀疑,这丫的真在宫里生存过?莫非作为杨贵妃的奶娘,她还是被贵妃给护着的,不然,怎么就还能活到现在呢?

    其实也是兰嬷嬷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又被侯府老夫人捧得很高,还有郁姨娘敬着,府里谁敢算计她,自然没了宫里的小心,反而越来越自大,总以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

    侯府嫡小姐折腾那么大功夫,不是依旧没事儿么?

    “二小姐怎的现在才用早饭?过些日子就是大选了,可不能怠慢,什么时候起,什么时候用饭,可都是有规矩的,这样子成什么体统……”一进门,兰嬷嬷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听得奚春和念夏,还有董嬷嬷一愣一愣的。

    内容有长进啊,终于跟选秀有关了,以前都是说什么中选之后的事情,好高骛远,一点不实际。

    夜秋澜则将她的表现当唱大戏听,不紧不慢、姿态优雅的喝着粥,心里还有空闲赞叹董嬷嬷这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怀念啊!

    自顾自的说了一通,兰嬷嬷终于发现夜秋澜的漠视,心中郁气顿时涌了上来,手臂一指,就愤愤的道:“二小姐,奴婢在给你讲规矩呢,你到底有没有在听?老夫人可说了,要好好教你一番,你若屡教不化,可不要怪奴婢用重刑……”

    品完碗里的最后一口粥,夜秋澜淡淡的看兰嬷嬷一眼,根本没把这丑角放在心上。

    那日若不是这恶婆子有意折磨她,让她在院子里站了一宿,又哪里会病那么严重?明显就是有人授意的。

    既可以让她生病,彰显某姨娘的贤惠,又可以让她一直病着,没时间再学规矩,若是能病到错过选秀就更好了,最后还能借此机会斩掉她左右手,一石好几鸟。

    瞧瞧这什么态度,就算教导之师,又哪是一个奴才对主子的表现?

    难怪前世尽教一些没用的,估计打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好好教她的吧!

    说来也搞笑,你一教导的嬷嬷进门就数落个不停,到底有什么规矩,不是要你“教”么?没教大家也知道了,那还要你来干嘛?

    董嬷嬷这下终于反应了过来,见自家姑娘用好了饭,便招呼奚春念夏将桌子收拾了,气得兰嬷嬷刚要发作。

    董嬷嬷趁路过她身边时,冷哼着低声说道:“杨蓝,别以为你把名字倒过来,再改了字,我就不认识你了,很不巧,我从小在将军府长大,当年杨贵妃那事儿到底是怎么样的,你自己掂量,不要欺负我家小姐,否则……”

    杨贵妃和她们家夫人,可是同父同母的嫡亲姐妹。

    闻言,兰嬷嬷一个哆嗦,陡然听到自己的真名,有股寒气从脚心直冲脑门,在那一瞬间,她甚至认为有一把冰冷的刀架在了脖子上,下一秒自己就会身首异处。

    不得不说,兰嬷嬷的确怕死,不然当初她就不会见杨将军的事件没有转机,就反咬贵妃一口,以求保命,如今过了好几年的舒适日子,她比以前还更怕死。

    所以,听董嬷嬷一说,兰嬷嬷整张脸一阵青一阵白,下意识的就想逃离这二小姐的院子,甚至,安乐侯府。

    “兰嬷嬷,兰嬷嬷?”夜秋澜叫了两声,见她神色恍惚的有点回神,才公事公办的说道:“你不是说现在开始学规矩吗?那开始吧,我会认真学的。”

    兰嬷嬷惊疑不定的看到夜秋澜脸上的似笑非笑,顿时一个冷战激灵,她明白,这二小姐也肯定知道了她那些事,好可怕……

    “是……是,二小姐……”兰嬷嬷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说话都有点结巴,那是被吓的。

    这个时候,她就算是想逃,也不敢走,不然的话,是没理由说得通的。

    转念,兰嬷嬷心下还懊恼不已,她怎么忘了,安乐侯府死去的嫡夫人可是将军府的姑娘,尽管死去多年,可难保没留下认识她的老人,一个疏忽,竟然在二小姐这里着了道。

    不过,兰嬷嬷本身是个心思坚挺的,很快她就想到,董嬷嬷既然这么久都没揭穿她,那也不会横加干涉,何况,现在真要闹大了,安乐侯府都讨不了好。

    估计这会儿警告她,也是为了二小姐,看起来,郁姨娘走她这步棋是没用了,兰嬷嬷可不会为了郁月贞的那点算计,将自己埋葬得最深的秘密给挑出来。

    何况,郁姨娘只是希望她给二小姐一点苦头吃,并不教导她什么有用的就可以,幸好她因为要整夜秋澜,就没带人过来,否则,这会儿她还不好办了。

    坐在上位拨弄了一下果盘,夜秋澜等着兰嬷嬷计较得失,过了一会儿,才挑眉说道:“兰嬷嬷,听说你以前也是将军府的?”

    闻言,兰嬷嬷就知道,自己该选择了,那是毫不留情的,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夜秋澜面前:“二小姐,二小姐,奴婢不是有心的,是郁姨娘让奴婢给小姐一点苦头吃,不然奴婢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呵斥二小姐啊!”

    兰嬷嬷对自己也是挺狠的,一点不留情的虐待自己膝盖,夜秋澜听得也有些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