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论那只鹦鹉

    看了兰嬷嬷一眼,夜秋澜对她这么快就和盘托出,直接将郁姨娘供出来,还真有点不适应,前世在宫里,哪个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

    不是说那些奴才就怎么的忠心,而是他们知道,不招的话指不定还有一线转机,真说出来,就果断的死定了。

    非得证据确凿,或者再没有活路,那些人才肯松口的。

    “是吗?我看你胆子可大得很呢……”夜秋澜轻笑一声,吓得兰嬷嬷的脸色更白。

    兰嬷嬷知道自己投诚的话,暂时肯定会没事儿,可心里却咯嗒一下,有些纳闷,这二小姐,可没郁月贞说的那么纯白好糊弄啊!

    “还有呢?郁姨娘都说了什么?”夜秋澜淡淡的问起,却犹如鼓雷敲在了兰嬷嬷的心口,让她心慌不已。

    “姨娘只是这么交代的,并没有多说。”兰嬷嬷小心的回答,上次夜秋澜的反击,让她吃了郁姨娘好大一顿排头,以为她拿钱不办事儿。

    兰嬷嬷对郁姨娘有了怨气,如今这么一反转,有心想要讨好夜秋澜。

    看了跪地上,颤微微的兰嬷嬷一眼,夜秋澜沉默了一下,直到兰嬷嬷额间滴下了汗水,才重新开口:“那郁姨娘最近在干什么?”

    这就是说话的艺术,兰嬷嬷看似回答了她的话,其实并没有说什么有用的,这点小计俩还是别在她面前现了,夜秋澜懒得对付她,直接用沉默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表达了她的不满,并给予了兰嬷嬷很大的压力。

    这下,兰嬷嬷果然老实了下来,不敢再忽悠这精明之极的二小姐:“奴婢是偶然听说,老夫人跟侯爷商量,是要将姨娘扶正了,过几天就会请人宴客,好叫京城的贵妇提前知道知道,心里有底……”

    宴客?夜秋澜手一顿,嘴角勾起一抹讽刺,也是,郁月贞是忍不住了吧!

    前世也有过这么一场宴客,只不过她一直卧病在床,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外在的名声就臭了一点,虽然不影响大局,可要说跟郁姨娘无关?她才不信呢!

    又跟兰嬷嬷说了几句,夜秋澜就让她开始教规矩了,最重要的还是,奚落骂人的话要大声,不管如何,得保证静秋轩有人听见。

    喝了口茶,看着兰嬷嬷对着空气骂得起劲,夜秋澜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冷笑,她现在能肯定了,当初这人在宫中,绝对是贵妃保护着她才一直有命在的。

    论心思,似乎还不如平常人家的后院女人。难怪那么容易就被郁月贞拿捏住,现在又落到了她手上。

    明明已经背叛了郁姨娘,投靠了她这边,却还不知道全心全意的投诚,表现自己的有用,反而还想着若是事情败露后,要在郁月贞面前卖好。

    夜秋澜勾起一抹淡淡的讽刺笑意,知道兰嬷嬷是在欺负她年纪小,又什么都不知道呢!

    真是可笑,一仆岂能二主?哪个主子会对这样摇摆不定的墙头草给予信任?兰嬷嬷想要两头讨好,她一定会让这老婆子两边都讨不了好。

    至于规矩,呵呵,前世她的皇后之位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她何须兰嬷嬷这半调子来教?

    这会儿兰嬷嬷也不敢再拿乔,那天夜秋澜露了一手,已经让她心虚无比,因为不知道夜秋澜到底知道多少,她只能战战兢兢的先应付着。

    过了几日舒心的日子,夜秋澜难得的一大早来跟夜老夫人请安。

    倒不是以前的夜秋澜不孝顺,而是夜老夫人恨她母亲的不近人情,连带着也不喜欢她。

    前世的夜秋澜倒是想跟老夫人亲近,可惜这个祖母总是看她不顺眼,请安这种事情也让逢三六九才去。

    一开始夜秋澜也以为老夫人是对孙女的体恤,毕竟这个年龄段,正是睡不醒的时候。

    后来夜姿纤经常在她面前炫耀,并且天天按时在自在轩报道,夜秋澜才知,老夫人只是不想见她而已。

    如今,夜秋澜也不想在老夫人面前晃,不喜欢的终究不会喜欢,强求不来。

    果不其然,夜秋澜到的时候,夜姿纤已经在了,院外便能听到主屋传来的老人豪笑,女子娇俏,还没有进去,就能猜到那是多么和谐的一幕祖母孙女慈爱孝顺图。

    曾经看得太多了,夜秋澜完全能够勾勒出那样美好的画面,经历了一世之后,竟然也是记忆犹新。

    并没有停顿的进了主屋,夜秋澜脸上的笑容还更加灿烂了一分:“澜儿拜见祖母,远远的就听见主母爽朗的笑声,不知道姐姐都说了什么开心的事,让祖母这么乐呵?”

    夜家大小姐夜姿纤,闻声站了起来,面若皎月,明眸皓齿,气质温柔大方,打扮得体,妆容精致,说话柔柔的又带有一分风骨,若是不刻意打听,绝对看不出来,这位只是个庶长女。

    “妹妹来了么?姐姐在跟祖母说弟弟在家时的调皮事儿,倒是没想到,祖母竟然记得比纤儿都清楚。”

    夜姿纤温柔的看着自己这无论长相还是气质都越渐完美的妹妹,嘴角的笑意不易察觉的清浅了一分,最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夜老夫人,仿佛针对自己记性没辙了一般。

    夜秋澜美眸一闪,打心底的觉得好笑。

    对,没错,就是这个气度,夜姿纤虽然是郁姨娘生的庶女,但是郁姨娘是夜老夫人做主抬进来的,跟夜老夫人的娘家有亲戚关系,而且,跟她爹安乐侯还有青梅竹马的情分,感情向来很好的。

    所以,夜姿纤打小就是按照嫡女培养成长的,那份心思可不低。

    只可惜,这样的夜姿纤却因为想攀富贵走错了一步,就成为了整个京城,乃至她看了好多年的笑话。

    “妹妹在笑什么?”夜姿纤娥眉一皱,有些疑惑的问道。

    她怎么就觉得夜秋澜在笑话她什么?是看错了么?

    夜秋澜眯了眯眼:“姐姐不是在说弟弟吗?祖母,澜儿也想到,弟弟当年是何等的调皮,父亲罚他不许吃肉,他却将祖母养的鹦鹉给偷偷烤来吃了解馋,也不知道如今在天下第一书院,有没有收敛一些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