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戳人心窝才爽

    高兴?那就说说让大家都开心的事情。

    夜旭然是夜家唯一的男丁,自然被宠得无法无天。

    夜老夫人当初养的鹦鹉,可是老安乐侯送的,而且,在那之后,老安乐侯没过多久就去世,鹦鹉却还能说一些老安乐侯教给它讨老夫人欢喜的话。

    后来的几年,老夫人撑着夜家,寄情于鹦鹉,有非常深厚的感情。

    若是自然死亡还好说,老夫人最多就是伤心一阵,可被夜旭然用那么残忍的方式拆肉入腹,便是夜老夫人最不能释怀的,虽然没人明确警告,可从那以后很少有人会再提及。

    夜旭然的地位和独一无二决定了他最终不会受到什么严重的惩罚,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彻底成为老夫人心中永远拔不掉的一根刺。

    果然,夜老夫人原本还带着的笑意瞬间僵在嘴角,眼神闪了闪,眯着眸子犀利的打量了夜秋澜好几眼,这才淡淡的说道:“天下第一书院人杰地灵,十届状元,八届出自其中,我这做祖母的,不求他能考个状元回来,三榜能上便是夜家的荣耀。”

    闻言,夜秋澜挑了挑眉,才知道一向对夜旭然寄予厚望的夜老夫人要求竟然可以这样低。

    三榜么?同进士出身,对于没考上的人来说,自然羡慕嫉妒不已,可对上流社会和仕子圈来说,真心不入眼。

    想想,一榜就三个,状元,榜眼,探花。

    二榜则是进士及第。

    三榜称之为同进士出身,那明显分了层次。

    夜姿纤没有察觉到不妥,那只鹦鹉的存在,她完全没印象,更加别说来历和老夫人的想法,所以这会儿是不谙世事的孺慕表情:“那什么鹦鹉吃了就吃了,等弟弟给祖母考个进士回来,多买些鸟儿回来让祖母开心,再……”

    夜姿纤还没有说完,夜秋澜无比满意的看到老夫人瞬间脸青,努力了好半天,终于是提高了声音打断了夜姿纤后面肯定不入耳的话。

    “好了,纤儿今天的功课做完了?上次绣的那副牡丹图,怎么看配色都没有选好,女夫子都是如何教你的?如今不认真学习,将来有什么能拿得出手?”老夫人虽然最后声音也放缓了,可依旧严厉,把夜姿纤说得一愣一愣的,好不委屈。

    夜姿纤张了张嘴想反驳,祖母昨天还说她的牡丹图绣得不错,看着就有一种富贵逼人的感觉,怎么今天就被批得一无是处,连带女红都没学好了?

    抬头一对上老夫人眼中的警告,还瞧见夜秋澜在一边似笑非笑,夜姿纤就算再傻,也不敢在这时候耍小性子,只能咽下这口气,委屈不已的行礼告退。

    见状,夜秋澜连忙表明了目的:“祖母,过两天是母亲的忌日,澜儿想去净尘寺祭拜,再为母亲做一场法事,也算是出了孝期。”

    老夫人被夜姿纤的话气得不轻,这会儿又被夜秋澜说的事情弄得有些恍惚,心情起伏有些大,只愣愣的点了点头,心里已经不知道作何想法。

    她不待见夜秋澜的生母,也已经三年没怎么想起那个女人了,如今陡然被这么明确的提及,让老夫人有些心惊。

    老夫人当年的一番算计落空,对夜秋澜的母亲积怨很深,平日里几乎都没人在老夫人面前提及侯府的主母。

    夜秋澜笑了笑,从善如流的退出了主屋,嘴角勾起惯有的笑意。

    最期待关注的孙子么?以前那些痛不如多拉出来溜溜,狗改不了****,去了天下第一书院,夜家大少爷不仅没学好,反而会变本加厉。

    最向着自己的祖母么?被呵斥了一顿还不知道为什么,夜秋澜就不信夜姿纤能咽得下这委屈,就算现在压住了,将来也会爆发的。

    对于这个家没有了任何的留恋,报备了之后,夜秋澜立刻收拾东西,带着董嬷嬷和奚春出门了,留下念夏在家看着,免得出点什么措手不及,这个院子的人,可都不太安分。

    而夜秋澜走得及时又干脆,这让本来气不过想来她身上找平衡的夜姿纤得到消息更是郁结,直接摔了几件瓷器才缓过气来。

    自在轩

    等两位小姐走后,老夫人保持那个姿势已经很久了,丫鬟们都轻手轻脚的,若非必要绝对不进屋伺候。

    直到老夫人身边的心腹,金嬷嬷的回来,只有她才敢这种时候进屋。

    金嬷嬷是老夫人的陪嫁丫头,一直跟随这么多年了,感情自然不一般。

    给老夫人换了一杯热茶,金嬷嬷叹了一口气:“老夫人,二小姐那么说只怕是无心的,那个时候她才多大?哪能知道鹦鹉的事?而且,当时夫人管她管的严厉,哪有那么多心思打听其他?”

    金嬷嬷刚才办事儿去了,倒是没有听到夜秋澜如何说,只听丫鬟简单说了一遍。

    闻言,老夫人明显平和了不少,叹了一口气说道:“桂儿,你说,我是不是老了?澜儿好歹是侯府的嫡女,平日里是不是做得太过?”

    她那么对夜姿纤,自然是有意让夜秋澜看着的,当年夜秋澜的母亲给她添了多少堵?以至于现在她看着夜秋澜就来气,那是各种不顺眼。

    金嬷嬷心下暗自叹了一口气,老夫人何止是老了?还有些老糊涂了,放着好好的嫡女不宠,偏要这么折腾,二小姐可不是个简单,将来只怕要作茧自缚啊!

    只可惜,这些话就算她是老夫人的心腹也不能说,她太了解老夫人了,别看老夫人现在这么感叹,实际上心里并没有觉得自己有错,更不会想着要改。

    想到这,金嬷嬷转口说道:“老夫人是二小姐的亲祖母,那怎么做都该她孝顺,对了老夫人,您让奴婢办的那件事情,都差不多了。”

    果然,老夫人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身子坐正,面带笑容,哪里还有刚才的阴郁和伤感?

    “那边怎么说?”老夫人似乎很关心这个。

    “已经打点好了,两位小姐入宫选秀的事情,万无一失。”金嬷嬷给了确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