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异世小萝莉

    出租车炸开的一瞬间,云笙没有失去意识。她只觉得身子被瞬间撕裂开,意识如同一张叶子那样轻飘飘地飞了出去,紧接着,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体如被碾压过般,疼痛无比。

    耳边是放肆的笑声:“砸死这个孽种,云沧海,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魔法师又如何,也救不了你的妻儿,”

    几十名黑衣蒙面男子放肆地大笑着。

    身体落地的那一瞬,身体疼痛的厉害,云笙发现,她变成了一个婴孩,还是个被摔死的婴孩?!

    这是小说里常说的穿越了!

    婴孩刚出生不久,被人用力摔在了地上,立时就断了气。

    云笙的灵魂就是趁此机会,进入了婴孩的身子。

    婴儿的身体,脆弱不堪,若是不救治,即便是活了,也只是一个残废。

    云笙留意到,婴孩的手上戴着个和她在现代一模一样的手镯。这是和家传玉镯一起穿了!

    好在有玉镯在,云笙神识一转,手镯里发出了一片微弱的光亮,钻入了婴孩的体内。

    手镯里残余的一丝神力迅速修补着婴孩的心脉。

    那十几名黑衣人,都没有留意婴孩身上发生的变化。

    “放开我的孩子,”愤怒的男人从天空降落,他手中挥舞着一根古怪的骨杖,

    云笙从未见过那样的骨杖,权杖上,五颗猫眼石大小的玉石如滴血的红玛瑙,同时亮起。

    刹那间,昏沉天空变得火红一片,像是一口炼钢的大炉子,无数的火焰如烧开的铁水沸泡。

    男人挥舞着骨杖,有到处都是火,无数的火球,如暴雨般砸落。

    天地化为幽冥狱海,烈火熊熊。

    滚落的火球砸在行凶者们的身上,数十人同时化成了燃烧的尸体。

    那火厉害无比,黑衣蒙面人们甚至没来得及哀嚎求饶就化成了一堆焦土。

    骨杖男人痛苦地跪在了地上,犹如困兽般发出了悲啼声,双眼空洞,他高高地举起了骨杖,对准了自己天灵盖,用力地击下。

    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已经死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微弱的呼吸声,中断了男人的动作。

    他僵硬地转过了身来,颤抖着抱起了奄奄一息的孩童。

    云笙睁大眼,乌黑的眼眸中,倒映出了男人的模样。

    那是个刚成为父亲不久的年轻男人。

    他本该是喜悦的,可眼前的男人蓬头散发,脸上布满了伤口,可即便如此,依旧掩盖不了男人曾经英挺的轮廓和一身的锋芒。

    男人必是经历了很大的磨难,他黯淡的眼底,只剩了绝望和悲哀,就如身患绝症的病人,那种悲哀深深地刺痛了身为医生的云笙。

    他,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欲*望。

    她,要救他,让他重新找回生的意愿。

    云笙挥舞着手,憋足了身上最后一丝气力,哭了出来。

    “哇---”

    听到了那声哭叫声,男人死灰般的眼底划过了抹异彩,他的眼眸逐渐恢复了明亮,抱起了婴孩,往前方的一座小村落蹒跚着走去。

    男人的身后,漆黑的黎明悄然结束,新升起的太阳照亮了整个大地。

    时间荏苒而过,六年过去了,当火红色的止血花开满了蕉叶村的药田时,一场魔法启蒙仪式正在蕉叶村的法庙中进行着。

    “魔法元素感知力,无。”须发皆白的魔法士看了眼漆黑一片的测魔水晶,摇了摇头

    已经是第三次了,云笙这孩子从三岁开始参加蕉叶村的魔法启蒙,没有一次能够感觉到魔法元素。

    “谢谢魔法士爷爷,明年,我再来试,”云笙抬起了头来,她不过五六岁,鹅蛋脸,眼睛很大,一身衣服虽是破旧却很干净,由于家境贫寒,缺乏营养,使得她比同龄人要瘦弱矮小些。

    在得知魔法启蒙的结果后,云笙稚嫩的脸上,表露出与她的年龄全然不符的淡然。

    “不要脸的家伙,冒牌魔法师的女儿还敢来法庙,就不怕法神惩罚。”

    离开法庙时,几个同样来参加魔法启蒙的孩童中,有人冲着她吐了口口水。

    云笙机敏的一闪,避开了。

    她眼神冰冷,就如一头桀骜的小野猫,瞪着那名发难的孩童。

    云笙的双眼像有了魔力般,那个吐口水的小孩被她这么一盯,脑海中跳入了双妖冶的眼眸,漆黑的眼眸,就如深不见底的星空,像是能将人的意识完全吞没。

    那名孩童忽觉得脑中嗡嗡作响,脚下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孩童的异样惊动了四周围观的村民,村民们立刻围了上去。

    云笙收回了视线,趁机溜出了法庙。

    沿着小路,一直走到了村落最高的一处小山坡上。

    蕉叶村的风景很美,春日的太阳明晃晃的,和煦的春风吹过山坡上的狗尾巴草,几只红尾蜻蜓停在了尖尖的草叶上,山坡下,一条玉带般的小河潺潺流过。

    云笙躺了下来,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望着瓦蓝的天。

    她,炎云笙,一名具有现代灵魂的女医生,穿越来到以魔法和武技为尊的无极大陆已经六年了。

    从一个孤儿变成了一名和酒鬼父亲相依为命的山村幼女,相同的名字,只差一个姓氏,资质却是天差地别。

    出生时的那场劫难,让云笙自小筋脉羸弱,不能练武,无法感知魔法元素,不能习练魔法。

    从一名让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女医生沦为一名魔武双不修的双料废物?

    云笙坐了起来,嘴角多了抹自信的笑容。

    废物,荒谬!

    她绝不会是废物,只要有神农医镯在,她终有一天,会重新登上大陆之巅。

    云笙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镯,这个玉镯是随同她一同穿越而来的,从出生时,就佩戴在了云笙的手上,也是她身上所剩的唯一和前世有关的东西。

    云笙的酒鬼父亲也纳闷了一阵子,在尝试了多次都无法从女儿的手上拿下来后,玉镯才躲过了被酒鬼父亲拿去典当换酒喝的噩运。

    正午十二点,一日之中,天地间阳气最足的时候。

    云笙盘腿而坐,手指结印,做出了个标准的道家打坐的姿势。

    玉镯发出了莹莹的光色,阳光似被分离开了般,大量的五彩光点被吸入了手镯之中。

    随着玉镯吸收的光芒越来越多,云笙的体表,浮动着一层宛若珍珠母贝的色泽,光芒中,她的五官变得更加精致,身形也如杨柳般,舒展开了些。

    额头,冒出了一片细腻的汗。

    早年受损的筋络里,内里如潺潺流动的溪水,丰盈起来。

    那溪水越积越多,汇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条金色的脉络。

    只听得“轰”的一声,习练了六年的内力犹如决堤的洪水。

    人体奇经八脉之一,阳维脉被打通了。

    三年一坎,自云笙三岁开始修炼髓玉功后,终于用体内的内力打通了第一条奇经。

    云笙沉浸在修炼之中,她不知道的是,这时候,同处在山坡上的一棵枝叶繁茂的古榕树上,一双深邃的眼将这一幕“看”在了眼底。

    少年吊儿郎当地躺在了树干上,那是个和蕉叶村质朴氛围格格不入的少年。

    少年的年龄不大,不过十岁上下,虽是身着普通的粗布衣,可一身麦色的肌肤以及健壮的身躯表露出一股不逊色沙场老将的霸气。

    “吸收日精?有趣,想不到在这样的小山村里,竟然会有人懂得如此高明的功法,”少年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云笙。

    倏地,云笙睁开了眼。

    (魔法师等级:魔法学徒、魔法士、大魔导、魔法大师、圣魔导师、天空魔导师、圣域法王、法皇、神诰法神。

    召唤师等级:兽语者、战兽召唤师、权杖召唤师、巫兽师、圣兽师、十三*大主召、红衣召皇。

    武者等级:武生、武士、武师、武尊、武侯、武宗、武圣、武帝、武神。

    新书上阵,大家的各种支持是大芙子码字的动力,看书滴记得票子和收藏哦,官粉群:304625216,进群口号,任一角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