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瞎子美男

    六年过去了,可前一世遭遇了刘明朗的背叛和亲人的过早离世,云笙对人的戒备心很高。

    除去了那个生她养她的酒鬼男人,云笙总是刻意与人保持着距离。

    “上一次卖止血花的钱已经发下来了,你们家的止血花送到了镇上的药店后,被评为二等药草,比村子里其他药农的价格高出了一成,这里是十一个铜币,你收好了。这钱原本是该交给你父亲的,我怕他又拿去买酒喝了,就交到你手上了,”村长也习惯了云笙的反应,一脸如常,摸出了十一个铜币,交给了云笙。

    蕉叶村所在的大周国,是一个四季如春的国家,这里各种作物生长茂盛。

    蕉叶村的土壤和水质尤其适合种植草药,村落里家家户户都开辟有药田,云笙家也有几亩药田,种植的是一种用来炼制基础魔法药止血剂的原料,止血花。

    每逢药草成熟,村落里就会组织人统一采购,运送到镇上卖给药店。

    相同的水和土,云笙家的药田却总能种出品质高人一等的药草来。

    也有村民偷偷去云笙家的药田偷看过,想找出些秘诀来,可他们蹲点了好几天,也不见云家用什么特殊的肥料。

    “村长爷爷,怎样才能成为一名魔法师?”云笙想了想,询问了起来。

    “成为一名魔法师得先成为一名魔法学徒,而魔法学徒就必须在冥想状态下能感受到任一四大元素:土、水、风、火。土为黄色、水为蓝色、风为绿色,火为红色。”村长说到这里,话顿了顿,他想起了云笙魔法启蒙时的情景,不由叹了一声。

    “那有没有法子可以让一个无法感受魔法元素的人感受到魔法元素,”云笙不死心地追问着。

    “这……很困难,但如果你能找到月光草,兴许能感觉到一点点的魔法元素。月光草是珍品药草,只有城里的药庄才有培植。传说,我们村落后山里几十年前曾出现过野生的月光草,不过那也只是传说而已,一直没有人能遇到,”村长回忆着。

    能改变魔法体质的月光草嘛,云笙暗暗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不经意间,她看了眼村长的脸,见他面带黄气,气色不大好,“村长爷爷,你这几天是不是觉得腹部发涨,身子不适啊?”

    村长一听,咳了几声,心中暗道,这几****是觉得肚子不舒服,可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又恰好遇到了法庙负责医疗的魔法师告老还乡,就拖拉了下来,想不到却被云笙这小丫头知道了。

    云笙示意村长弯下身来,小手握住了村长的其中一只手掌,拇指用力,在他食指指甲角旁按了按。

    村长顿时觉得肠胃一阵蠕动,只觉得一股便意涌来。

    “村长爷爷,这里叫做商阳穴,你若是平日肠胃不适,就按按这里,一日两次,就能见效了,”云笙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村长爷爷对云家的照顾,她表面不说什么,可心里却是记着他的好。

    村长见云笙一本正经的模样,也是被逗乐了,“云笙啊,你这些小法子是从哪里学来的,我看你父亲懂得还不如你多呢。”

    “是从家里的药典上看来的,”云笙眼中,闪过丝黠色。

    人体经脉百****,前一世,她早就烂熟于心,哪还用学哦。无极大陆虽和现代有些不同,可人体构造是一样的。

    云笙的爹爹是六年前来到蕉叶村的,他来的时候手里抱着个女婴,还有带着几本厚厚的书籍,其中就有一本药典。

    云笙自小聪慧,自学了不少药典上的草药和医疗小知识,村长也是见怪不怪,也就没有再追问。

    村长闹起了肚子,也不好再多做逗留,离开前时,他还叮嘱了一句:“蕉叶法庙来了新的魔法师,他想招收个帮手的采药童子,不用懂魔法,只要会基本的药草采集和分类就可以了,一个月能有二十个铜币呢。我看你挺合适的,你回家问问,若是你父亲同意,我就推荐你过去。”

    说罢,村长只觉得腹中又咕咕叫了起来,忙运起了风力,步伐如风,消失在了山坡上。

    村长走后不久,云笙转过了身去,冲着那棵古榕树说道:“看够了吧,出来。”

    古榕树上,一道人影翩然落下。

    云笙的耳目聪敏,异于常人,她早就听到了榕树下那阵似有若无的呼吸声。

    见了来人,云笙微微一怔。

    黑衣如夜,高挺的鼻梁犹如刀刻斧凿,深邃的眼眉,只是站着,就有种让阳光黯然失色之感。

    虽是年纪还小,可那一身风华气度,却已初见端倪。

    他是谁?

    云笙可以肯定,他不是蕉叶村的人。

    危险,此人很危险。

    云笙警觉,本已藏入衣袖的骨针再次探出。

    云笙的动作很轻微,可出手时,衣袖免不得发出一阵空气摩擦的声音,陌生少年的耳朵微微一动。

    云笙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异样来。

    少年的相貌和身形近乎完美,五官精致却不会让人生出阴柔之感,身形颀长却不失阳刚之气。

    他的五官之中,那双勾魂目最是惹人注意,目若丹凰,可不知为何,他的双目上却蒙着一层水雾,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颜色。

    前世作为一名医生的云笙,立刻可以肯定,他,是个瞎子。

    见对方是个瞎子,云笙松了口气,手中的骨针就要收起。

    哪知道眼前一花,手腕已经被人牢牢抓住。

    少年和孩童,男女之间的体力差异,让云笙一个不提防被抱了个满怀。

    一股好闻的榕树叶香,伴随逼人的体热袭来,云笙的四肢被巧妙的制住了。

    “收起你的爪子来,小野猫,兵器对我不管用。我的眼是瞎的,可是我的心是明的,”少年的声音很好听,落在耳里,如同鸿羽般轻柔。

    他反手握住了云笙的手,下巴抵住了云笙的脑袋。

    感觉下巴传来的那阵让人心中舒坦的毛绒绒触感,同时又诧异于怀中的异常娇小的身形,少年的眉间划过了丝不悦,她怎么这么瘦这么小,抱起来还有些磕骨头。

    就在少年皱眉之时,他的喉咙间忽的一疼,恍如蚊咬的痛楚之感后,少年的身子僵了僵。

    虽是看不见,可他知道,这会儿抵住了他喉骨上的暗器-女童手中那根形状不明的武器就会刺入他的咽喉。

    ~芙子已经有完结老书《天才魔妃》,没看过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