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传世奇功

    能让他产生痛楚感的武器?

    难道是用什么极品矿金或者是百年兽骨打制而成的?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这只小野猫的彪悍程度了。

    少年的唇间,绽出了抹邪佞的笑意,他本是不喜言笑之人,偶一笑,恍若春风吹皱的湖面,绚烂容光,竟是让人眼中一恍。

    少年并不知道,云笙手中的只是一枚很普通的五年生兽骨骨针,只是因为她认穴奇准,才能一击得手。

    这时,云笙手中的骨针犹如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

    抵住了少年喉间喉骨骨针诡异地陷入了少年的喉咙里,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云笙大惊,她明白,眼前的少年尽管是瞎子,可一身听音辨位的本事已经是练得炉火纯青,比起一般人来,反应更敏锐,他的修为远非雷虎那样的武生所能比的,以她如今这样的废物体质,绝非对方的对手。

    云笙嘴边,多了抹狡猾的笑容,她会的,可不仅仅是一般的针灸点穴。

    少年身上某处穴道里没来由一痹,如被雷电击中般,紧接着一阵难以抑制的困意袭来,下一秒,他就失去了意识,昏倒在了地上。

    云笙踢了昏迷在地的少年一脚,做了个鬼脸,“算你运气好,若非这具身体年幼,才只打通了第一根脉络,这一枚暗针,已经足以让你致残。”

    上辈子,云笙号称炎一针,说的是她能用一枚金针起死回生。

    很少有人知道,包括刘明朗,也不知道云笙真正的家族传承。

    别说是一个区区的市卫生局局长,就连国内的几个不能说名字的老领导人,也都曾是炎家的座上客。

    只因为,炎家以及炎家的针法,乃是华夏最古老神秘的神医家族,神农炎氏的针法医魄神针。

    炎云笙的爷爷是华夏国神农氏的第三百八九十代传人,炎家数代人都英年早逝,云笙的父母,早年就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去世了。

    云笙是由爷爷一人抚养长大的,在她医科大学毕业那一年,爷爷也过世了。

    云笙的玉镯就是家传之物,自小就戴在了她的手上,据说是用上古神玉轩辕九龙玉打制而成,能延年益寿。

    戴着它,云笙从小到大,无论是遇到了多重的伤势,几乎都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若非是前一世遇到了那场致命的车祸,她绝不会如此英年早逝。

    除了神农医镯,炎家还留有四部祖传功法,分别是髓玉功、神农瞳、延龄手和医魄神针。

    这四部功法,练得分别是内力、眼力、手法和针法,前一世,炎云笙也就是凭了这几部功法,明里是医药大学的高材生,暗地里却是让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炎一针。

    前世之事渺如尘,这一世,由于婴儿时受得重创,云笙这些年靠着神农医镯恢复体内的筋络肺腑,同时又修炼四部功法,终于逐渐恢复了前世一成左右的功力。

    今日打通了阳维脉,象征着她正式将体内的旧伤清除了,也顺带让她用内里形成了医魄神针的第一枚阴针,内力之针。

    医魄神针,分为阴针和阳针,阳针为有形之针,以手发力,阴针却是用无形之针,以内力发力。

    只可惜以云笙现在的内力,一日也只能使用一次阴针。

    今日,她冲破阳维脉,内力见涨,体内生出第一枚内力暗针,方才,她就是以内力冲穴,击中少年的昏睡穴,才能一击得手。

    云笙并不是个嗜杀的人,少年也并没有对她做出过分的举动,况且他还是个瞎子,云笙料定他即便是醒过来,也未必能认出自己,就姑且决定饶他一命。

    天色已经不早了,父亲就快回家了,云笙也就不再多做逗留,径直往家中走去。

    云笙本以为她以暗针气冲少年的昏睡穴,至少也能让他昏睡六七个时辰,哪知道不过一个时辰之后,少年就醒了过来。

    倒不是云笙的医魄神针失灵了,而是由于她这一世,年纪还小,髓玉功功力不足,加之少年又是个精通武道之人,阴针冲穴,只是发挥了三成的作用。

    少年醒来之后,摸了摸隐隐作痛的昏睡穴,“能让我一日之内吃了两次亏的,也就只有你了。小野猫,下次再让我遇到,我一定要拔光你的爪牙。”

    少年悻悻然着,走下山坡,往村中法庙的方向走去。

    云笙匆匆下了山坡后,朝蕉叶村东北跑去。

    几间向阳的茅草屋,三四亩药田,一排参差不齐的矮篱笆,入目的这一切,这就是云笙这一世的家了。

    见父亲还没回家,云笙先淘米洗菜,很快茅草屋里就飘出来一阵饭菜的香味。

    云笙取出了那十一个铜币,将其中的十个放在了桌子上那个破了个口子的大瓷碗里。

    止血花比她预料的多赚了一个铜币,她收起了那个铜币,找到了床底下的一口大木箱,打开了木箱,将铜板放在了一个小布袋里。

    布袋里,已经积攒了十三个铜板了,这是云笙的秘密小金库了,连酒鬼父亲都不知道这个小金库的存在。

    “只要攒够了十五个铜币,就能托村长爷爷买回一份止血剂了。一百株止血花才能卖十个铜币,两株止血花就能做一份止血剂,最差的一份普通止血剂却能卖十五个铜币。如果能够研究出止血剂的成分,就能够大大改善家里的生活了,”云笙数了数袋子里的铜钱,面露喜色。

    将布袋放回木箱时,她留意到,箱子的最底端,压着一个破旧的骨戒。

    戒指很简陋,看上去年份已经很久了,看着戒指的尺寸也不像是父亲的。

    云笙取出了戒指,顺手放在了桌子上。

    父亲还未回来,饭也快熟了,想起了今日因为参加魔法启蒙的缘故,药田还没来得及除草浇水,云笙就拎着木桶走出了门。

    她个头瘦小,木桶有她半人多高。

    往日她提水来,都会晃晃悠悠的,可今日打通了第一根奇经八脉,她提水桶时,脚步已经稳了不少。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云笙心里上也早已是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了,这些家务活,对于她而言,却是稀疏平常的。

    前一世,她还是个婴孩时,父母就已过世,这一世,她不想再体会一次,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楚。

    不管村民们怎样看待酒鬼父亲,云笙始终不会忘记,六年前,那一场漫天大火。

    尽管对这个世界的魔法体系,并不那么清楚,但云笙隐隐知道,她的父亲不是冒牌魔法师,他是个比村长爷爷都要厉害的多的魔法师。

    矮篱笆外,不知何时,站了个身形高大的男子。

    男子看到了犹如小鹌鹑般的云笙,没有出声,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九妹,我们的孩子已经六岁了。她本该是天之骄女,却因为我……”男子思绪一断,篱笆的那一头,云笙的某个动作,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