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中毒事件

    村长的家离云家并不远,只要绕过两个小山坡就到了。

    云笙近日体力见长,不过一刻钟,就已看到了村长家的石屋。

    她过去时,赶巧村长不在家,村长的妻子刘婆婆倒是在,她告诉云笙村长去法庙迎接新来的魔法师去了。

    “大魔导?蕉叶村不是一直只有魔法士嘛?”云笙见刘婆婆正在忙农活,就帮她边做着农活,边询问起了新来的魔法师的事情来。

    尽管无法感知魔法元素,可云笙进出法庙多次,或多或少也知道些魔法体系的事情。

    像蕉叶村这种偏僻的小村落,驻扎在村级法庙里的,大多是魔法士。这一次来法庙的竟是个大魔导,也难怪云笙要好奇。

    刘婆婆慈祥地笑道:“按照国内的规矩,我们的法庙能请到一名懂得简单医疗技能的魔法士就不错了。我们的运气不错,村镇一级的魔法士人手,恰好从水岸城调来的一名杨大魔导。他喜欢山明水秀的地方,就选了我们的村落。据说,他还懂得光明系魔法。”

    云笙听罢,心头一惊。

    无极大陆的魔法,根据属性不同,分为四大自然魔法,分别为土、风、火、水,但在四大自然魔法之上,又还有其他次生魔法,其中光明系魔法又是其中最晦涩难学的变异魔法之一。

    它又被称为圣魔法,是超乎现代医术理解的一种神奇治愈术。

    光明魔法听上去,是和现代医学相悖的,但对云笙的诱惑力也是最大的。

    看来,她必须想法子获得这一次采药童子的资格,得知了对方是个厉害的大魔导后,云笙更加坚定了自己成为采药童子的决心。

    云笙本还要再多问些关于新来的大魔导的事,可哪知道还没问,身旁的刘婆婆忽的脸色发青,矮墩墩的身子往前扑去。

    好在云笙眼明手快,将她搀住了。

    刘婆婆不过六十岁,山里人,身子健壮,怎么会无端端地晕倒。

    “刘婆婆你怎么了?”云笙看清了刘婆婆的脸色,只见她面色惨白,汗如雨下,嘴唇轻微发紫。

    她忙将刘婆婆扶着靠树坐下,查看着她的舌苔以及瞳孔。

    舌苔正常,瞳孔有轻微扩散迹象,刘婆婆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这迹象像是中毒,可又不是中毒。

    云笙仔细一看,发现刘婆婆的脚踝位置,有一个小小的伤口,伤口上的血还未干,血的颜色是红色的。

    将刘婆婆平放在阴凉的树荫下,伤口是新伤,血也是鲜红的,不是毒蛇蜜蜂之类蛰过的伤口,必须找清楚造成伤口的具体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云笙低头找了一圈,在早前刘婆婆站着的方向,云笙发现了造成刘婆婆中毒的罪魁祸首。

    一簇矮小的野花,叶片呈针形,茎干上长满倒刺,每一颗植株上开着莲形的小花。

    “三瓣曼陀莲?”云笙发现了毒花的同时,面上还露出了几分喜色。

    三瓣曼陀莲,是一种稀罕的药草,无极大陆上,大部分人都不认得这种野花。

    可云笙前一世的医药知识记忆却告诉她,这种花是古时候游牧民族用来研制麻沸散一类的植物麻醉剂的绝佳原料。

    刘婆婆方才一定是在清理野草时,不小心被曼陀莲满是荆棘的茎干勾到,曼陀莲的麻醉毒入体,才会头晕。

    治疗曼陀莲的麻醉药效并不难,它的花瓣含有麻醉毒,可它叶片却是最好的解药。

    云笙小心地采下了叶片,将汁液挤在了刘婆婆的伤口上。

    在替刘婆婆清理过伤口后,云笙将那一簇曼陀莲连根挖了起来,这药草对她可是大有用处。

    刘婆婆过了一会儿,就清醒了过来,云笙这孩子,知道些偏门的医药知识,有时候就是比法庙的魔法士还管用。

    不顾云笙的再三推脱,刘婆婆从家里取出了一双做工精致的草鞋,“小笙啊,这双草鞋本来是替你秀秀姐做的,可惜做小了,婆婆看给你穿正合适,你就收着吧。”

    秀秀是村长的小孙女,比云笙年长三四岁。

    云笙看看那双鞋,也不再推脱,接过了鞋,恰好村长爷爷这时候也回家了,听云笙说了去法庙的事情后,二话不说,就让云笙五天后到法庙门口等着。

    云笙谢过了村长夫妇,带着草鞋和那一簇刚挖下来的曼陀莲往村的那一头走去。

    云沧海留了五个铜币给云笙买草鞋,云笙既然白得了草鞋,也就等于省下了五个铜币,小山村物价低,五个铜币可不是笔小数目,有了这五个铜币,云笙研制止血剂的时间倒是可以提早了。

    云笙发现小小的曼陀莲能麻醉身强力壮的刘婆婆后,心中萌生了一个主意。

    雷虎兄弟以及那名陌生少年的出现,让她意识到,在魔法和武道横行的大陆上,她这么一介废材,想要靠着骨针自保,显然是靠不住的,她必须找到更加的自保方法。

    村头是一家铁匠铺,才刚走近,就听到了一阵叮叮当当的敲打声。

    一名围着粗布兜子,全身的肌肉如同小山丘般的铁匠正挥舞着大铁锤,不停地捶打着烧得火红的烙铁,那是蕉叶村唯一的铁匠铁刚。

    铁匠铺的铁刚和云沧海是酒友,平儿没事还会到云笙家喝几杯,他只有一个调皮的儿子,一直很眼红云沧海养了个乖巧懂事的女儿。

    见云笙独自上门,铁刚豁开了大嘴,高声说道:“小笙啊,你来拿骨针啊?”

    “是啊,铁叔叔,我上次让你帮我做的骨针做好了嘛?”云笙前世针灸用的全都是金、银一类的针具,可到了无极大陆后,这个时代的冶炼技术远远落后于现代,更不用说蕉叶村这样的小山村。

    即便是村里最好的铁匠铁刚也很难打制出那么高纯度的针灸针,好在这个时代有一种骨针,这种针用兽骨制成,虽是比不上金针、银针灵巧,可很坚实耐用。

    村民大多用来缝补衣物,云笙却用它来做其他的用途。

    云笙接过了骨针,查看了一番,大大小小,共有十枚,铁刚的手艺很好,骨针磨得光滑耐用。

    云笙刚要感谢铁刚,忽瞥见了铁刚身旁的打铁台上,放着把不起眼的小刀。

    见了那把小刀的形状时,云笙的眉心一跳,差点脱口而出:“手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