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天狗吞日

    云笙早听村里的猎户说,碧风蛇无毒,但它口中,会吐出一种锋利如刀芒的柳风刃。

    这是云笙第一次直面魔兽。

    尽管她前世加今世,也是年纪一大把了,可毕竟前世没有魔兽那玩意。

    好在云笙见惯了生死,心理素质是杠杠的,惊慌不过一瞬,立时就恢复了冷静。

    医者,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必须保持绝对冷静。

    她的指间,多了几根骨针,和早前使用的骨针不同,这几根骨针都是淬过曼陀莲汁的,骨针的尾端还绑着一根根小手指粗细的兽筋。

    瞳孔微缩,云笙看准了风刃的来势,身子轻巧地在草丛间跳动着,躲开了那一道风刃。

    一阶的柳叶青蛇,在吐出了一道风刃后,想要再喷出第二道风刃,需要重新积蓄风元素。

    趁着柳叶青蛇眼发绿,积蓄风元素之时,云笙手中的骨针对着蛇的七寸,“嗤”的一声,兽筋绷紧如一条钢筋,骨针闪着寒光。

    本是昂首着的柳叶青蛇被几根骨针钉在了地上,针尖入体,麻醉药立时发挥了作用,它挣扎了几下,针上的麻醉剂已经发挥了作用,不过一会儿,柳叶青蛇就昏迷了过去。

    云笙手腕一抖,将昏迷的小蛇拎了起来,收起了骨针。

    她看准了蛇胆处,手术刀一抖,锋利的刀锋划开,一颗完好的蛇胆被挖了出来。

    云笙将蛇胆用随身携带的水囊里的清水洗了洗,直接吞入了肚子。

    蛇胆入体,一股似热似凉之感从腹中腾起。

    蛇胆滋阴固元,对于如今身体虚弱,缺乏营养的云笙而言,不失为一剂补药。

    挖出了蛇胆后,云笙又剥去了蛇皮,蛇肚里空空如也。

    “看来这只是一头一年生的柳叶青,可惜了,没有猎户大叔他们所说的魂石,”云笙小脸垮了下来。

    在蕉叶村,猎户比起药农富裕多了,猎户们住得多是瓦石修葺的石屋瓦房。

    原因就在于猎户可以进山猎杀野兽甚至是一些低级的魔兽。

    魔兽一身都是宝,除了魔兽皮可以用来制做各种衣甲,魔兽肉可以贩卖,魔兽身上最值钱的还要数魔兽骨和魔兽魂石。

    魔兽骨是用来制作魔法骨杖和武器的最好材料,至于魔兽魂石的用途就更多了。

    它既可以镶嵌在魔法骨杖上增加魔法元素的凝聚和使用,也可以用来替魔法师补充耗损掉的魔法元素,甚至传说,运气好的话,一些魔兽的魂石还携带有魔法技和武技。

    这种魂石的价格可就高了。

    只可惜魔兽骨和魔兽魂石都是不可多得之物,只有十年生以上的魔兽才能长成可以制成魔法杖和武器的兽骨,十年的兽骨可用来制作最低等的魔法杖和武器。

    至于魔兽魂石,更是需要魔兽的兽龄达到数十年以上,才有一定机率能获得。

    一阶魔兽大多是五年左右的魔兽,二阶甚至是三阶以上的魔兽,才能达到十年乃至几十年的兽龄。

    云笙今日的实力,击杀一阶魔兽是没问题,若是遇到了一群一阶魔兽或者是二阶魔兽,就要吃亏了。

    云笙又如法炮制,在千兽坟山上找了一圈,击杀了几头柳叶青蛇,又找到了些常用的强身健体的草药。

    可惜的是,她一直没有找到传说能改变魔法体质的月光草。

    “快晌午了,还是先回家吧,若是父亲到村长家找不到人,可就麻烦了,”云笙往山下走去,这时,天空暗了下来。

    云笙抬头看天空,发现天空飘来了一朵色彩艳丽的红云。

    那云红艳艳的,盘踞在前兽坟山一带久久不肯散去。

    天就像是要塌下来般,云在空中不停地翻滚着。

    就如暴风席卷而来的海面,空气变得很沉闷,一种夏日暴雨前才有的压抑感。

    莫不是要变天了?

    云笙不由加快了步伐,天越来越暗,前方昏暗一片。

    即便是靠着入微之境的神农瞳,云笙也只能勉强看清楚前方的路。

    太阳上,出现了一个黑影,黑影一点点扩大,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吞噬太阳那样。

    就在太阳被吞噬时,空中的那朵红云诡异地往天边移去,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似的。

    蕉叶村里,村民们见了如此的天地异象,吓得全都躲在了家中。

    “天狗吞日,是天狗吞日,快躲起来,被天狗发现了,是会被吃掉的,”蕉叶村里,家家户户都躲进了屋子里。

    云笙在山间行走着,她也目睹了天狗吞日的奇异景观。

    不过是日全食而已,具备了现代科学知识的云笙看到了这一幕,倒不惊慌。

    她勉强辨认着道路,往山下小跑而去。

    脚下突然打了个踉跄,似是踩上了绊脚的树根,云笙连人带着药篓从山上滚了下去。

    她偏离了山路,一路摔滚着,也不知落到了哪个山旮旯里,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

    云笙的脑袋砸在了什么硬物上。

    一阵头晕目眩后,待到云笙再张开眼,看清四周的景象时,发现自己的眼前,是一片莹莹的光亮。

    “这是?月光草!”不远处,一片柔和犹如月光的细嫩青草,在黑暗中,发出了萤火般的光芒。

    这片规模不小的月光草,长在了一片隆起的土坡上,土坡上隐约可见坟墓的形状。

    云笙的脑袋就砸在了不知名的坟墓的墓碑上。

    整块墓碑都被撞裂了,云笙的脑袋上冒出了丝血迹。

    想来这就是那片无名氏的兽坟了。

    兽坟荒凉,像是很久没有人来了。

    云笙前世是医生,和死人打过无数次交道,倒也不避讳什么坟墓。

    难怪村民进山,从来没有发现过月光草。

    月光草,只有在夜晚无光的情况下才会显出形貌来。

    有了月光草,就能改善魔法体质。

    云笙窃喜不已,有了神农医手镯护体,她也不担心额头上的伤口,潦草用手摸了摸,确定没事后,就开始采集成熟的月光草和月光草幼苗。

    直到将这一带的月光草采了个七七八八,装满了药篓子,才收了手。

    这时,天空的黑云逐渐散去,天狗吞日天象结束,天空又现出了太阳。

    云笙留意到手上的“兽语”戒,也沾了些鲜血,想来是刚才试探额头的血迹时,沾上的。

    “咦?怎么戒指上的污泥突然干净了,这是一个图腾?”云笙诧异着看着手上的戒指,戒指色泽古朴,变得很干净,上面雕刻着个类似兽首的标志,只是看不清具体是什么动物的兽首。

    不管了,先下山再说。

    云笙今日收获不小,喜滋滋地下山去了。

    在云笙离开后不久,她早前采集月光草的那片土坡坟地上,那块无名的兽坟前,墓碑轰然倒塌。

    从坡状的墓地里,发出了一阵微弱的吼叫声。

    一个小小的黑影摇晃着,从兽坟里艰难地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