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药童考核(一)

    蕉叶村是个世外小山村,村里法庙里来了个大魔导早几天就传遍了整个村落。

    村里的村民大多是药农,对于他们而言,法庙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蕉叶村太小,那些能开药治疗疾病的药师根本不愿意留下来,所以法庙的魔法士就充当起了基础治疗的职责来。

    前一任在蕉叶法庙驻守的魔法士,由于年龄老迈,不得不告老还乡去了,由新来的大魔导接手蕉叶法庙。

    大魔导来的当天,就对外宣布,要招收一名采药童子。

    法庙的采药童子,可是个大肥差,不仅能接触到各类草药甚至是炼药知识,还能侍奉新来的大魔导,一个月更能拿到二十个铜币也就是两个银币的报酬。

    在质朴的村民们眼中,要是自家的孩子能被选中,那真是祖宗坟上冒青烟的事了。

    村长爷爷虽是推荐了云笙,可耐不住村民们的热情太高了,一个个都削尖了脑袋,想将自家的孩子送进法庙。

    到了最后,村长爷爷不得不和法庙方面商量,贴出了个选拔采药童子的布告,张贴在了村口的布告栏下。

    布告的内容如下:蕉叶法庙现招收采药童子一名,年龄范围从六岁到十三岁,性别不限,要求具有药草鉴别能力和采药经验,有意参加选拔的孩童,一律于考核日当天,在蕉叶法庙外集合,统一由新来的法庙杨大魔导筛选。

    考核日当天,云笙起了个大早,煮好了早饭后,她走到了云沧海的榻前。

    “父亲,今日我要去法庙参加丹药童子选拔,”云笙带着几分希翼,这一次的采药童子的考核,让她有种当年参加高考的感觉,意义重大。

    云沧海似是没听到般,顾自睡着。

    虽是早知道结果会如此,云笙的眼底还是不免划过了一丝失望,“那笙儿先去了,我一定会成为采药童子的。”

    听着云笙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屋内恢复了平静。

    云沧海霍地坐了起来,若有所思着。

    云笙到了蕉叶法庙前,法庙此刻热闹得很,那情形比起一年一度的魔法启蒙也是毫不逊色。

    蕉叶村是个中等规模的村落,村落共有三百多户人,今个儿,至少有一百来户人都拥到法庙前。

    其中一部分人是来看热闹的,还有大部分人,都是带着自家的小孩来参加采药童子的选拔的。

    造成了这番景象的原因,就在法庙里新来的那名大魔导。

    一辈子也不见得离开村落几次的村民们眼中,魔法士级别的村长和法庙老魔法士都已经很了不得了,这会儿一下子来了名大魔导,围观的人自是不少。

    但让云笙诧异的是,她看到的等候的队伍中,还有不少面孔是陌生的,显然是邻近村落的人。

    蕉叶村法庙采药童子选拔,怎么会有外村人前来?

    那几名邻村人竟还是火岩村的人。

    村长爷爷也留意到了有外村人前来的参加选拔。

    他贴布告时,一不留神竟是忘记写明必须是本村的村民才能参加本次的采药童子选拔。

    肥水不流外人田,蕉叶法庙的采药童子的选拔,自是要选本村的人。

    更不用说,火岩村还是蕉叶村的死对头。

    火岩村毗邻蕉叶村,两个村落都以种植止血花为生。

    与民风质朴的蕉叶村不同,火岩村民风彪悍,且蛮不讲理,火岩村的村长也是一名精通火系魔法的魔法士,他们村前些年出过一名相当于大魔导的武师,就更加有肆无恐了。

    在药市上,就时常打压蕉叶村的药草买卖。

    “几位,蕉叶村法庙的选拔,只面向本村孩童,还请几位离开这里,”村长爷爷礼貌地请几名十岁上下的孩童离开。

    其中一名女童,年约七八岁,长得颇为伶俐,她的身旁,还簇着几名火岩村的村民。

    她是火岩村村长的小孙女,丁蕾。

    “你们的布告中可没有写明不招收外村的人,我们几人,一大早就出门,翻过了两座山,才来到了蕉叶村,这会儿要赶我们走,我们才不走,”丁蕾年纪虽小,可因为自小受宠,又仗着自己是火岩村村长的女儿,更是有恃无恐。

    笑话,她早已打听过,蕉叶法庙的这名杨大魔导,不仅魔法了的,还会炼制各种药剂。

    只可惜他不知何故,主动要求前来蕉叶村,否则,她也不需要劳师动众,带着一干村民来蕉叶村了。

    丁蕾话音才落,身旁的火岩村村民和孩童们就跟着喧闹了起来。

    丁蕾趁机嚷道:“一定是你们蕉叶村输不起。我家世代种植药草,我还是一名魔法学徒,你们要想赶我走,就找个人与我比比,谁要是比我强,我们就走人,否则,谁也别想赶我们走。”

    一听说丁蕾家中世代种植药草,又还是名魔法学徒,蕉叶村那些村民立时就没了气。

    一个精通药草的魔法学徒,又还只有七八岁,这样的孩童,就算两个村落加在一起,十年也出不了一个。

    再说了火岩村村长出了名的爱记仇,惹上了丁蕾,准没有好果子吃,如此一来,就更没有人敢站出来了。

    村长爷爷见了,不由眉头蹙紧。

    “怎么?没人敢站出来和我比试一番?蕉叶村不过如此,全都是些藏头缩尾的货色,我看今日也不用比了,这采药童子非我莫属,”丁蕾倨傲着,环顾着四周。

    “谁说蕉叶村没人,比试药草而已,我就与你比上一比,”只听得一个脆生生的童音,倏地闯入了丁蕾的耳中。

    只见一个衣着简朴的六岁女童,走出了人群。

    她个头不高,相貌清秀,一双乌漆漆的眼珠子,衬得她很是灵气。

    是云笙!

    村长爷爷一见,老脸上不由一松,他还真怕没人敢站出来和丁蕾比试。

    “你?”丁蕾打量着眼前的女童,见她年纪比自己还小,衣着寒酸,可神情却不似一般的孩童那般畏畏缩缩。

    一时之间,丁蕾也辨不清云笙究竟是什么身份。

    她身旁的一名火岩村的村民立时附耳在丁蕾的耳边说了几句。

    丁蕾听完之后,神情倨傲,“原来是一个冒牌魔法师的女儿,一个无法感悟魔法元素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跟我比,滚开。”

    “今日招得是采药童子,可不是魔法学徒,”慵懒的男音,从了法庙方向传来。

    众村民往前一看,只见法庙的大门已经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个墨衣少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