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药童考核(三)

    一见齐民药典,丁蕾面上一喜,而村长的老脸上,露出了抹焦色。

    齐民药典,乃是无极大陆最广为流传的一部草药典籍,只有在城镇一级的药店才有出售。

    像是蕉叶村这种小地方,除了法庙外找遍全村都不见得找到一本。

    云笙自来到无极大陆后,从未离开过蕉叶村,又从未经过正式的医药训练,更不用说熟读齐民药典了。

    火岩村的丁蕾则不同,她的家中,恰好就有一部齐民药典。

    杨大魔导将两名孩童的神情变化看在了眼里,他斜睨了一眼云笙,“怎么,你连齐民药典都没读过?那就不用参加考核了,我这里不收睁眼瞎。”

    “听到了没有,大魔导叫你走,齐民药典都没读过,你还想当采药童子。你说是不是,夜大哥?”丁蕾得意洋洋着,还亲昵地朝着夜姓少年示好着。

    夜姓少年也略有几分诧异,他没有想到云笙竟连基础的草药典籍都没读过,就来参加采药童子考核。

    “我不是睁眼瞎,齐民药典而已,给我一刻钟的时间,”云笙微一诧异后,就恢复了常态,她无惧杨大魔导阴冷的目光,径直接过了齐民药典。

    齐民药典比起云家的药典,薄很多,但也有数百页。

    夜姓少年在内的众人,全都不明云笙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云笙接过药典,垂下了眼睫,纤细的指,翻过了药典,粉色的唇微微蠕动着,她初时的动作不快,可越到后面,口中念念有词越来越快,手指间,纸张翻动更快。

    众人这才明白,她竟是要在一刻钟内,通读整本齐民药典。

    “读了也没用,临时抱佛脚,还想跟我比试,做梦去吧,”丁蕾在旁不屑道。

    一个六岁大的孩童,没接受过系统的医药培训,读懂药典都很困难,更何况是在一刻钟内记住齐民药典。

    正想着,云笙已经读完了药典,“请杨大魔导考核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杨大魔导目光闪烁,云笙自信的口吻,让人不禁信服,“云英藤。”

    “云英藤,草本药草,叶紫色,高三寸。味甘,性寒,可治耳聋,明目。常年服用,可延年益寿。”丁蕾忙抢着说道,说罢还得意地瞟了云笙一眼。

    “你忘记了它的习性,喜阳光,湿漉,多长于近水的河谷中,”云笙淡淡地加了一句。

    杨大魔导听罢,再看药典,果然在云英藤资料下方,记载着一行。

    如此不显眼的角落,她也留意到了。

    杨大魔导又问了几种药草,每一次都是丁蕾抢着回答,云笙说的不多,可都会适当地补上一两句丁蕾的遗漏之处。

    她对答之间,口齿清晰,不疾不徐,完全不像是一名孩童。

    这让杨大魔导很是意外,一旁的夜姓少年嘴角也不由微微扬起,这小野猫,果然有几分门道。

    考到了最后,杨大魔导合上了药典,沉声说道:“齐民药典第一百零九页。”

    丁蕾霍地一愣,她没想到,杨大魔导会一下子换了考核方式。

    她虽学过齐民药典,可远未到倒背如流的地步,不过她也不担心,她就不信云笙能说得出来。

    “血犀石,药用晶体,外形如六方菱石,柱面有血丝分布,多采集自海边。提炼该石时,需置于无烟炉中,烧至红透,取出制成粉状即可服用。可纳气坠痰,止血敛疮。”云笙声如银铃,话音才落,杨大魔导枯黄的脸上,涌起了一丝激赏之色。

    他打开了齐民药典,一字不漏,当真是一字不漏。

    丁蕾的脸扭曲了起来,“怎么可能,你……这不可能,你你作弊,你不可能知道那一页的内容。”

    “齐民药典第十页,龟涎草,第两百四十页,蛇息斛,第三百二十一页……还需要我继续背嘛?丁蕾,记得你的承诺,跪着爬出去,”那一刻,云笙清秀的脸上,两个小梨涡异常生动。

    齐民药典里的药草种类比云家的那本药典里的少了许多,在结合万草纲要的基础上,她甚至能将齐民药典倒过来背一遍。

    一旁的夜姓少年,眉头好看地挑了起来,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云笙脸上小恶魔般的笑容。

    “你!你……你,”丁蕾憋红着脸,让她从蕉叶村爬出去,那不仅仅是丢了自己的脸,还关系到整个火岩村的面子,她绝不能让这个小废物这般得意。

    她手中豁地冒出了一道火苗,火光熊熊,直冲向云笙小小的身体。

    在场几人都没料到,一个魔法学徒竟能不经吟唱,瞬间使出火系魔法。

    云笙还是第一次对战魔法师,尽管对方还只是一名魔法学徒,可魔法瞬息万变,几乎没有规律可循,眼看火苗就要窜上。

    云笙身子倏得一轻,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抱了起来。

    “记住,你欠我一次,”夜姓少年带了几分慵懒的声音轻轻落入耳间,云笙只看到了一弯优美的脸弧。

    少年的唇间几乎没有动,他朦胧的眼眸闪烁着,那扑向了两人的火苗在半空中停滞住了。

    一抹火元素膨胀开,化成了一头凶狠的火狼,那火狼身形庞大,通红的狼眼中,带着森然的杀戮之意。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火海,吞没了丁蕾的释放的火苗,返身扑向了丁蕾。

    这是,魔法拟物,火系中级魔法。

    村长张大着嘴,这名少年,竟然不用魔法杖,也不用魔法吟唱,就直接发出了中级魔法。

    “不--”丁蕾惨呼出声。

    火光窜起,包围住了她的全身。

    村长这才反应了过来,丁蕾不能死。

    他取出了魔法杖,挥舞着魔法杖,魔法杖上,两颗蓝绿相间的魔法魂石,蓝色的一颗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一道水汽氤氲散开,扑灭了丁蕾身上的火。

    可火狼已经将丁蕾烧得面目全非,一身都是伤痕,她的身上,跌出了一个烧裂的低级魔法器。

    丁蕾这次也是有备而来,她的身上还携带了一个可以储存一次魔法攻击的魔法法器。

    瞬息之间,就造成了这样的伤害?这就是魔法?!

    云笙心中发冷,看着全身烧伤,痛苦不已的丁蕾。

    云笙不同情她,可也没有感激少年,她试图挣脱了少年的臂膀。

    可少年的臂膀,却犹如钢筋水泥浇筑的那样,固如山岳,他没有半分放开她的意思。

    在无极大陆这样的医疗条件下,丁蕾这样的大面积烧伤,一旦处理不当,等待她的只有死。

    “记住小野猫,面对敌人,任何轻敌都是愚蠢的,”夜姓少年话语间,如寒冰般刺骨,提醒着云笙。

    强者生,弱者死!

    可下一刻,他的嘴边漾起了一抹惑人的笑容:“欢迎加入蕉叶法庙。小野猫,记住我的名字,夜北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