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是一颗蛋

    兽语戒,封印解除。

    尽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多年尘封未动的兽语戒会突然自动解开封印,但就在云笙解开封印的那一刻,脑海中,多了一个全新的概念,那就是战兽召唤师。

    原来大陆上,不仅仅只有魔法师和武者这两种强大的职业,在这两者之上,还有一种让魔法师和武者都讳莫如深的职业,那就是召唤师。

    召唤师指得是能够契约魔兽,使之成为战兽伙伴的人。

    召唤师必定是魔法师,但并非所有的魔法师都能成为召唤师,根据狐九笙的记忆,大陆上,魔法师和召唤师的比例,达到了惊人的数十万比一。

    无极大陆上,召唤师本就稀少,蕉叶村所在的大周国,召唤师的数量更是屈指可数。

    也就是因为如此,一名新召唤师的出现,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都是一笔天大的财富。

    云笙的娘亲,至少也是一名权杖召唤师,但由于某些未知的原因,她不容于召唤师这个实力惊人的群体,不停地被追杀,连带着云沧海也跟着被世人所不容。

    为了保护即将出生的女儿,狐九笙留下了这枚兽语戒,只等云笙有一天能力苏醒后,才解开上面的封印。

    封印解除,意味着兽语戒的功能也重新开启了。

    兽语,是狐九笙封印云笙能力之用的特殊法器,它同时也是一枚储物戒,里面留着一些狐九笙留下来的召唤师相关的资料。

    让兽语戒认主的方法,既是滴血认主。

    想来之前,云笙就是无意中让兽语戒沾上了自己的血,戒指已经自动认了主。

    云笙是一个天生的兽语者,只不过早前,她的这部分天赋被一起封印在兽语戒中。

    随着戒指上封印的解除,云笙能感觉得到魔兽的情绪波动甚至是听懂魔兽的语言,尤其是面对高级魔兽时,效果更明显。

    过去的六年里,云笙的能力一直没有苏醒,直到近日,她才感知到魔兽的情绪波动,想来早前她无端端察觉到双头犬的情绪波动,就是因为兽语者能力苏醒的缘故。

    兽语者,只要达到一定修为,就能绘制召唤魔法阵,召唤出初级战兽。

    云笙跃跃欲试着,立刻按照戒指里留下来的资料,绘制出了一个基础的魔法阵。

    初级召唤魔法阵的绘制并不难,云笙绘制好后,站在了魔法阵内。

    她很期待,自己的第一头战兽,到底会是怎样的战兽。

    当精神力通过魔法阵,悄然扩散开,召唤波动,在方圆数十里内悄无声息地扩散开。

    蕉叶村附近的山岭里,那些低级的魔兽躁动了起来、

    云沧海又不在家,杂物间的角落里,还未彻底摆脱麻醉剂作用的小犬,在感觉到了那股魔法召唤力时。

    它虽是虚弱,但警觉性很高,本还耷拉着的脑袋立刻昂了起来,淡褐色的兽瞳内露出了一丝警觉。

    云笙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魔法波动。

    “成功了,”云笙低头一看,却是一愣。

    只见魔法阵中,蹦出了一个蛋。

    一个带着两只翅膀的蛋,约莫鸡蛋大小,蛋身呈粉嫩的粉红色。

    “啵啵---亲耐的小主人,乃终于能力觉醒了,”那颗蛋不知有多久没有见过天日了,今天一被召唤出来了,激动地上蹦下跳,在房间里直打滚。

    “鸡……鸡蛋”云笙目瞪口呆着,她没想到自己的第一只召唤兽竟然是只鸡蛋。

    “吐艳,啵啵不是鸡蛋,乃有见过带翅膀的鸡蛋嘛?啵啵只是还未孵化,孵化后的啵啵可是人家人爱,兽见兽逃的哟,”翅膀鸡蛋在云笙附近转悠着。

    原来是颗魔兽蛋,还未孵化,云笙松了口气,听说战兽召唤师都是牛叉轰轰的,带着各种拉风的战兽,带着一颗蛋的召唤师,光是想都觉得惨不忍睹。

    “那么啵啵,”见魔兽蛋一直啵啵个不停,云笙干脆叫它啵啵得了,“你要过多久才能孵化,还有,你会不会什么战技或者是魔法?”

    狐九笙留给云笙的资料中,可是写明了,凡是魔兽哪怕是一阶魔兽,也是会战技或者是魔法的。

    就是不知道她的这头魔兽是魔法战兽还是战技战兽。

    “战技魔法,那是什么?可以吃嘛,主人蹭蹭。啵啵不懂什么那些玩意,啵啵喜欢晒太阳,啵啵喜欢吃魔法元素,”啵啵说罢,一个飞扑,往云笙扑来。

    云笙只觉得一股怪力袭来,蛋还没靠近,她整个小身板已经飞了出去,摔了个四脚朝天。

    “啵啵不是故意的,主人,”那颗蛋不过鸡蛋大小,气力却是惊人,刚才一个撞击,居然把云笙直接给撞飞了。

    “别,你别靠过来。等等,吃魔法元素,你别告诉我,我早前服食月光草积蓄的魔法元素不能凝聚,全都是你搞的鬼!”云笙狼狈地爬了起来,悲愤不已。

    “吐艳,亲亲主人,啵啵在兽语戒里呆了这么久,肚子好饿,就不小心贪吃了……主人,你是在怪啵啵嘛?”长着翅膀的啵啵蛋发出了一阵嚎啕声。

    刹那间,整个屋顶都像是要被掀翻了一样。

    那哭声一波接着一波,屋子里的杯具碗具立时破碎开。

    云笙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真要哭,也得是她哭啊。

    这可是她的处*女召唤啊。

    化悲愤为速度,云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啵啵蛋捂得严严实实。

    这才干嚎几声,声势就如此惊人,这玩意真的是自家娘亲留给自己的?

    那确定是自己的亲妈?不是移动充值送的?

    最是凄惨的是,云笙很快就发现,这颗魔兽蛋在兽语戒中,和戒指一起沾染了自己的鲜血,竟不知不觉中和云笙签订了生命契约。

    战兽契约分为了三种,一种为主仆契约,一种是平等契约,还有一种是生命契约。

    这三者中,生命契约最是重要,与召唤师的关联也最大。

    平等契约和主仆契约的限制稍小些,解除契约也更加方便。

    这颗魔兽蛋是狐就笙早年为了女儿特意保留下来的,天生对云笙有好感,所以只用滴血契约即可。

    云笙只得接受了这个事实。

    啵啵被送回了兽语戒,云笙只觉得一身气力都被抽空了,她想了想,决定先去看看那头手术后的双头犬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