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魔兽肉

    云笙准备了一些粥水,来到了杂物间。

    双头犬刚动过分体手术,这个世界没有补血剂,也没有营养液,尽管云笙处理得当,当双头犬还是面临着大量失血后的体虚脱力,云笙本以为,它还没醒来。

    哪知,才一进门,就听到了一阵吠声。

    那不是双头犬嘛?

    少了个脑袋的小犬长得虎头虎脑的,右边的脑袋稍有点歪,一双玻璃球似的眼珠子。

    因为手术而剔除的毛发,不过是一夜,就又长出了毛茸茸的一层短毛,虽是瘦弱了点,但看上去很像是现代的腊肠犬。

    “你醒了,生命力好顽强的小家伙,”许是因为云笙救过它的缘故,小犬对云笙的敌意少了许多,但当云笙放下粥盆时,它不肯吃。

    “不喜欢吃?不吃你的伤势是不会好的,”云笙叹了口气。

    也许,她呆会得去村中的猎户那里,买一些生碎肉回来。

    “糟糕,只记得召唤的事,忘记了要到法庙去报道了,”成为法庙的采药童子后,云笙每天都必须有四个时辰前往法庙,帮助杨大魔法师分类、采集药草。

    云笙匆忙离开了家,在它走后,小犬狐疑地看着那一盆粥。

    刚才那个人类说的话,还犹然在耳,不吃,伤势不会好。

    它犹豫着,嗅了嗅那个粥盆,露出了嫌弃之色。

    云笙赶到法庙时,已经是晌午时分,杨大魔法师阴沉着脸,将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通。

    “去将药房整理一遍,日落之前,将所有的药草都整理出来,若是整理不好,这个月的工钱不用拿了。还有,最里面的储藏室,不要进去,否则……”这名新来的大魔法师面容冷酷,光是他那一身阴冷的气质,寻常的孩童见了,只怕连近身都不愿意。

    他说话间,阴沉的眼底,一阵冷光。

    云笙被他双眼一盯,心头一凌,忙假装乖巧地点了点头。

    不知事的小鬼,药房里有近千种药,看她四个时辰怎么整理的好。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竟然让他堂堂大魔导等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待到杨素离开后,夜北溟从一旁走了出来。

    云笙看着法庙药房里,多达近千种的药草,皱了皱眉头,这一个月一个银币的工钱,果然是不好拿的。

    好在云笙对药草管理方面,颇有经验。

    她按照自己的常识,先细细分辨了每一种药草的种类,再记在小册子上。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下来,云笙的鼻尖下飘来了一股香气。

    肚子很是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云笙这才想起来,她早上出来的匆忙,连早饭都没吃。

    香气的来源,却是窗户旁,不知何时坐下来的夜北溟。

    他的手上,捏着个蓬松软绵绵的大白面馒头。

    “小野猫,饿了没,要不要吃--啊,”夜北溟冲着云笙眨了眨眼,那双朦着雾气的眼里带着几分不怀好意的笑意。

    云笙心里默念着,士可杀不可辱,不吃嗟来食。

    又过了一刻钟,那番话已经变成了,尊严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吃饭故,两者皆可抛。

    就在她挥舞着手,准备抢过夜北溟手上的食物时。

    后者很是优雅地在馒头上咬了一口。

    “你!”云笙气得差点没岔过气去。

    “动作太慢了,就你这速度,对上那个火岩村的女娃娃,遇上一百次,死上一百次,不是每一次你都会那么好运的,”夜北溟变戏法似的,手上多了一只烤好的兽腿,丢给了云笙。

    云笙迟疑了下,看着手中的兽腿,她认得出来,那是魔兽腿,一只的价格不菲,就连村长家,都不见得能吃上几次。

    “就你着小身子板,不吃点魔兽肉,体力根本无法提高,”魔兽的肉,具有强身健体的作用,云笙以前也没吃过魔兽肉。

    食物的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云笙也不顾斯文,啃起了兽腿来,想到了家中的那只小犬,云笙不由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

    “是得快点吃,这兽腿是我从杨大魔法师那里偷来的,要是被他发现了可就糟糕了,”夜北溟话音才落,云笙一阵猛烈的咳嗽,黑溜溜的眼珠子,几乎脱眶而出。

    “不用瞪我,你要担心被发现,上山猎几只魔兽回来就成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谁吃的谁负责,我可不会出手帮你,”夜北溟说罢,翻身一跃,人已经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只留了个气急败坏的云笙在那干瞪眼。

    这该死的的瞎子,比狐狸还狡猾!

    云笙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兽腿,就好像夜北溟就是她口下的兽腿。

    不过话说回来,那瞎子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

    云笙很快就发现,魔兽肉的作用下她体内感觉到一股热气在四肢间扩散。

    听说魔兽肉能增强体质,看来此言不虚,云笙决定,明日一早,就上山去猎杀些魔兽回来。

    日落前后,杨大魔导走近药房时,云笙已经恭敬地等候在那里。

    一本字迹清秀,各类药草整理分类清楚的药册子,呈了上来。

    “杨大师,法庙里共有九百八十八种药草,其中变质发霉的药草共有五十多种,我都已经清理过了,其余的九百三十八种已经分别摆放在不同的抽屉里,每个抽屉上都有对应的编号,您可以一一比对。”云笙将册子递了上去。

    杨大魔导一看,也不由一愣,他有意刁难云笙,哪知道她居然只用了数个时辰,就将药库整治得井井有条。

    再一一比对之后,发现药草竟是一个不错,杨大魔导神情稍缓了些。

    他心中暗忖道:“想不到这小小山村里,竟还有这样精通药理的孩子,可惜了,她出身贫贱,又是个不通魔法的,否则若是专修魔药师,兴许还能继承我的衣钵。”

    杨大魔导沉思了片刻,比对了药册子后,找不出什么纰漏,就云笙可以回去了。

    “杨大师,我发现药房里的防风草已经没有了,这是种常用的感冒药,村民们常用,后山就长了一大片。不如明日我去山上采摘些过来?”云笙一脸的乖巧。

    “也好,你年纪还小,一人入山多有不便,我让北溟陪着你去,”杨姓魔法师想了想,答应了云笙的要求。

    云笙回到了家中后,发现早上留下的粥盆还是满的,就将那条剩了大半的魔兽腿肉放在了小犬面前。

    小犬看了云笙一眼,终于忍不住,叼住了魔兽腿,啃食了起来。

    云笙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