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魔兽魔法

    云笙对战魔兽的经验少的可怜。

    她在进山前,还特地询问了村里的老猎户,打听到了一些遇到魔兽时的经验。

    遇到了一阶魔兽,可以用捕猎器捕捉。

    若是遇到二阶魔兽,配合捕猎器和个人能力捕捉。

    若是遇到了三阶魔兽,除非有魔法士或者是武师级别的强者在,否则什么都不用想,三个字,死命跑。

    好在山中的魔兽并不多,金犀猪算得上是最难缠的一种了。

    雌性金犀猪和雄性金犀猪不同,雄性金犀猪就好比人类中的武者,擅长暴力冲撞。

    雌性金犀猪和雄性金犀猪不同,它体型小巧些,可却很擅长魔法,尤其擅长土系魔法,震荡波。

    云笙做事,历来准备周全。

    她早前打听魔兽的信息时,也没指望能靠这番经验来冒险,只是有备无患,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背运到要面对两头三阶的金犀猪。

    她生性谨慎,不是冒进鲁莽之人,折身去救那几名村中少年,倒不是因为逞强,而是她知道,小山猪是中了自己的埋伏,必定是它身上的血味引来了那两头山猪,若是那几名村落少年因此而死,就等同于因她而死。

    云笙赶回来时,就见了一头牛犊子大小的山猪,堵住了山道。

    两只金犀猪一雌一雄,体型和村落里的成年水牛差不多大小,浑身披着乌黑发亮的长毛,两根长长的獠牙,从猪嘴里拱了出来,四肢浑厚有力,踩踏过地方留下了一串深深的印子。

    这两头山猪也是狡猾,它们似也知道,眼前的几名少年不堪一击。

    雌山猪守在了受伤后昏迷不醒的小山猪身旁,小山猪无端端昏迷不醒,雌山猪很是焦虑,在旁不停地舔着小山猪。

    那头雄猪的獠牙上,还淌着血,想来刚才阿猛腿上的窟窿就是拜这头公猪所赐。

    这几人都只是猎户家的子弟,身手比不上雷虎,好在只有一头山猪,他们虽是不敌,但联合了几人之力,还能留下一口气,可眼看着众人气力耗尽,雷虎又是迟迟不赶回来,几人都已经是精疲力尽。

    金犀猪不愧是山中的霸王,气力就如用之不尽那般。

    它瞅准了一名少年,两根獠牙插入了少年的腹下,将人高高地挑了起来。

    眼看少年就要落地,胸肋处露出了个破绽,若是砸下,必定被两根獠牙刺了透胸。

    “畜生,”云笙见状,咬了咬牙,手中撒出了一把骨针,甩向了金犀猪。

    金犀猪出了名的皮粗肉厚,几根骨针根本无法刺入它厚重的皮肤,但云笙认准奇准,几根针虽是没伤到筋骨,却有几分疼痛,顺利地将那头山猪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山猪没想到还有条漏网之鱼,眼珠子一转,恶狠狠地瞅着瘦弱的云笙。

    云笙故技重施,引了雄山猪往了设有捕猎器的山道跑去。

    可双腿难敌四脚,金犀猪常年出没在山林间,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就如一驾坦克,碾压而过,一些小型的灌木丛更是被它强横的身子直接碾断。

    云笙看准了方向,假意从两个捕猎器晃过。

    哪知山猪一脚踩在了捕猎器上,瞬间就将捕猎器踩得变了形。

    糟糕,这种常规的捕猎器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云笙暗叫不妙,心知已经没有了退路。

    云笙听着耳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连回头都不敢。

    前方出现了一片陡峭的下坡路,眼看云笙就要冲下去,她忽的变幻了步伐,如同一只小猴子似的,哧溜溜爬上了树去。

    那山猪横冲直撞,直接滚下了山去。

    山猪笨重的身子一路往下滚,发出了一阵暴怒的嚎叫声。

    那头体重不下三百多斤的山猪,试图从一片枯叶中爬出着。

    哪知就在这时,它的身下,泥土往下塌陷,冒出了一个个泥泞的气泡。

    山坡下,竟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沼气池。

    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枯叶堆积在一起,终年不见阳光,枯叶烂枝腐烂,很容易就形成致命的沼泽。

    蕉叶村的猎户,靠着几百年的狩猎积累,摸索出了千兽坟山一带,最危险的几处沼泽,这几处,也是云笙牢记在心的,一路上必须避开的险地。

    金犀猪也是被愤怒冲晕了脑,才会一股脑地跟着云笙乱窜。

    山猪挣扎的越厉害,下沉地越快,不过一会儿功夫,整头山猪就没顶沉了下去,再也没有了动静,只留了几个气泡。

    云笙待到金犀猪彻底沉了下去,才大口喘着粗气,从树上爬了下来。

    好在,她机灵,早就探明了这一片山坡下,是一块沼泽。

    即便是三阶魔兽,在遇到了一大片沼泽,在没有翅膀的情况下,只有一条死路。

    解决了一头,还有一头。

    云笙摸了摸身上的骨针,方才她慌乱之下,用去了不少骨针,剩下的带有麻醉药的骨针已经不多了。

    云笙有些后悔,麻醉药虽然具有短暂的麻痹效果,可对于金犀猪这种体型庞大的魔兽而言,兽骨针显然是太脆弱了。

    那头雌性金犀猪守着小山猪,绝不可能被引走,要想击杀它,也只能是智取了。

    云笙掏出了那把小巧的手术刀,咬在了嘴里,悄然潜了回去。

    几名猎户少年躺在地上,早已失去了意识。

    雌性金犀猪狐疑着,往了云笙和雄性金犀猪消失的方向看去。

    时间过去很久了,即便是雌性金犀猪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难道说一个看着屁点大的女童,比起几名十余岁的少年还要难缠些。

    这时,从树丛的一方,传来了阵索索的响声。

    雌性金犀猪警觉着,它撒开了四肢,眼中精光一闪,脚下出现了一个土黄色的魔法阵,四肢一阵蹬踏。

    一阵尘土飞扬,坚硬的山地地面瞬间发生了变化,就好像一潭平静的湖水被搅乱了。

    地面瞬间成了风浪迭起的湖面,兴起了一道波浪震动,哗地一声,袭向了灌木丛。

    就在雌性金犀猪使出第一道魔法攻击时。

    树上窜下了一个不起眼的人影,就如一头俯身猎杀的苍鹰,倏地落到了雌性金犀猪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