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我的给你吃

    偏偏她还觉得这是人间美味,人在饥饿状态时,只要是能吃的都觉得是美食。

    再看床上的男人,他手上还有小半个馍馍。

    “没吃饱我这里还有。”谭正宏示意乔朵儿自己过去拿。

    这傻媳妇儿是一顿能吃两碗面的人,半个馍馍怎么可能喂饱她?

    不管怎样,这小媳妇儿被他娶回来了,他不对她好还指望谁对她好?

    而且嫁给他,她已经很委屈了。

    其实他这辈子都没想娶妻,他娘不待见他,肯定更不待见自己媳妇儿。

    明知道结果是什么,他何必让人家姑娘来受罪?

    可他没想到,他娘花了一两银子买了个又傻又丑的女人回来,她说,你娶了媳妇儿就对得起我生养你一场了。

    没错,这就是他娘,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亲娘。

    乔朵儿将最后一口馍馍咽进肚子,虽然还饿,不过还是拒绝了:“我饱了,你自己吃吧。”

    这男人才断了腿,营养跟不上怎么行?

    乔朵儿又给谭正宏倒了一杯水:“你一个人好好待着,我去山上转转。”

    以前特训时,他们经常被扔进深山老林,整整一个月全凭自己本事,如果撑不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她不去特训,只去山里找点吃点应该不成问题吧。

    才走了几步乔朵儿又折了回来。

    “把刀给我。”乔朵儿看着谭正宏。

    这货是打猎从山上滚下来才断了腿,都是猎人了,能没刀吗?

    男人下意识地摇摇头,傻姐儿才从河里捞上来,给了她刀,她又去自尽了怎么办?

    乔朵儿烦躁地说道:“让拿就就拿,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我要是想死,没刀就死不成了啊?”

    谭正宏咬咬牙,不得不从枕头下摸出了匕首。

    现在这傻女人怎么这么凶了?

    乔朵儿拿到了刀就迅速地走了出去。

    此时谭正宏还没想明白,他怎么就听了傻姐儿的话呢?

    要知道他的匕首是他师父给他的,他这辈子都没外借过啊!

    乔朵儿刚走出家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乔朵儿咬咬牙,还是走了出去,为了有尊严地活着,她不能退缩。

    谭家其实不算穷,可谭老四不受待见,到他们这里连吃饱了都是奢望。

    这里是大柳村,大柳村三面环山,另一面是出村的道路,乔朵儿觉得这大柳村是块风水宝地。

    至少那连绵起伏的大山在她看来就是一座座宝藏。

    原身体弱,再加上骄阳似火,原本乔朵儿以为一刻钟就能到的路程,她走走停停,愣是花了大半个时辰。

    唉,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得先养好身体。

    不过,不管多艰难,乔朵儿都没想过退缩,在特工的字典里,从没有畏惧和认输。

    山脚下一条小溪潺潺流过,乔朵儿冲过去捧了一捧水喝了,又洗了手和脸,这才凉快了许多。

    她坐在一块石头上,准备休息会儿再上山寻宝。

    溪水清澈,河里的小鱼游得欢快,乔朵儿不由起了心思。

    她找来一根有一人高的硬质树干,再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将匕首固定在树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