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7章 181:墨鱼夫妇

    第1877章 181:墨鱼夫妇

    “慕慕,不要这个样子!”

    席关关拦在乔俊鸣的面前。

    “关关,你还护着他!当初你为他挨了一刀的时候,就是这样站在他面前,为他挡下一刀吗?”乔俊鸣心痛地望着席关关。

    “够了!!不要说了!!”席关关怒了,抓起一侧的花篮,砸向乔俊鸣,“不要再干涉我的事!!”

    席关关回头,看向身后的陆千琪,“我们之间谁都不欠谁!你不欠我,我也不再欠你!而我自从十年前那件事之后,也不再喜欢你,不用总是对我道歉!”

    席关关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家听见席关关怒斥陆千琪,心下不禁唏嘘,果然是黑道第一千金,发起火来的样子,真真霸气又吓人!

    接下来,大家便在私底下议论,“陆千琪结婚了,娶了商界第一名媛,也不知道席关关这位黑道第一千金,将来会嫁给谁。”

    “关键是什么样身份的人,才适合这位第一千金!”

    乔俊鸣见席关关渐渐走远,眼底一片绝望。

    花花站在不远处,看到乔俊鸣眼底的伤心,咬住嘴唇,忍住心中的一丝轻疼,赶紧抱起一个花篮,补上方才席关关毁掉的那个花篮。

    花花从乔俊鸣的身边经过,没有说话。

    而在乔俊鸣的眼里,也没有花花,一直望着席关关离去的方向出神。

    董林卿和朵朵帮着花花布置宴会现场,因为现场大多装点都是新鲜的鲜花,会场需要在晚宴开始前一个小时准备好,不然鲜花会枯萎不鲜妍。

    董林卿很照顾朵朵,每次朵朵搬动重的东西,他都会跑过去帮忙。

    “身为女孩子,怎么能搬运重物。”

    朵朵羞涩一笑,小脸微红,美若刚刚绽放的玫瑰。

    麦亚琪笑着问董林卿,“林卿,花花朵朵长得那么像,我们大家都分不清楚,就连你若阳叔叔和美冰阿姨有的时候也会搞混,为什么你每次都能认出来朵朵?”

    董林卿笑得俊朗迷人,目光深深凝着朵朵,“因为她看我的眼神,和花花的眼神不一样。”

    朵朵的脸颊瞬间更红,娇艳欲滴。

    麦亚琪大概懂了自己儿子和朵朵之间的情愫暗生,给董天磊投去了一个眼神,董天磊点点头。

    “我对朵朵很满意。”董天磊轻声对麦亚琪说。

    麦亚琪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花花和朵朵对视一眼,并不知道董天磊和麦亚琪在说什么,也不太清楚明白董林卿对朵朵总是笑得那么灿烂,到底又代表了什么。

    董林卿从来没对朵朵说过类似爱情的话,朵朵也从来没有对他表白过。

    但在朵朵和董林卿的心里都明白,彼此已经认定了对方。

    花花忽然对朵朵说,“妹妹,我好羡慕你。”

    朵朵小脸红了又红,羞涩地低下头,“姐姐,你说什么呢?”

    花花握了握朵朵的小手,“一定要握紧本该属于你的幸福。今天婚礼上,我看到很多少女,对董林卿暗送秋波。”

    “真的吗?我怎么没看见。”

    “你的眼里只有他,能看见什么。”花花点了一下朵朵的脑门,“董林卿是市长的公子,董氏家族几代高官,这样的家族,多少名媛挤破脑袋想进去!你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份背景,自己多努努力。”

    朵朵忙不迭点头。

    晚宴即将开始的时候,董天磊终于等到了他的大礼,送给陆羿辰。

    董天磊的大礼,不是物件,而是一家人的到场。

    当陆羿辰看到模样没怎么变化的丽莎姐,看到已经长成高俊美男子的宋子麟,向来冷血冷情的他,这一瞬间红了眼眶。

    “丽莎姐……”陆羿辰轻轻呼唤了一声。

    丽莎这些年没怎么变化模样,倒是宋秉文苍老了不少,鬓角已经隐约泛白。

    宋秉文搀扶着丽莎,缓步走到陆羿辰的面前,二十年未见,多少在心里总是有些难以言表的激动。

    丽莎望着陆羿辰许久,也没认出来陆羿辰是谁,只是觉得格外的亲切。

    宋秉文赶紧出声解释,“丽莎这些年,虽然恢复了很多,但是大部分的记忆都已丧失,不过她经常念叨小辰辰。”

    接着,宋秉文温柔地对丽莎说,“丽莎,他就是你梦中的小辰辰。”

    丽莎望着陆羿辰,开心地笑起来,激动得声音微颤,“小辰辰,小辰辰,小辰辰……”

    陆羿辰一把抱住丽莎,顿时泪水涌了出来。

    “丽莎姐,丽莎姐!”陆羿辰真的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丽莎姐。

    他也想过去找丽莎姐见一面,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总是担心丽莎姐已经病逝,那样的话连点幻想都没有了,一直迟迟不敢去寻她。

    现在好了,宋秉文竟然带着丽莎回来了!

    “丽莎姐……”陆羿辰激动得,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顾若熙和安可馨也泪湿了眼眶,“没想到,这么多年,宋秉文将丽莎姐照顾的这么好。”

    “是啊,当年医生说,虽然丽莎姐苏醒过来了,但是她的情况最多也不过十年的寿命。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丽莎姐依旧很好很健康。”安可馨不住擦着眼泪,顾宇轩递给她一张纸巾。

    “可馨,你看,小泽在笑话你哭鼻子。”

    安可馨低头一眼,小泽正对她羞羞,安可馨噗哧笑了。

    “告诉你多少次,伤心伤心,最伤害心脏,怎么总是记不住。”顾宇轩老夫老妻一样的絮叨着。

    “我知道啦,不哭了不哭了。”安可馨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陆悠然端着一杯酒,站在不远处,望着顾宇轩和安可馨脸上幸福的笑容,欣慰地笑了笑,一杯红酒仰头而尽。

    赵默站在后台的路口,于奉天也站在后台的路口。

    他们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然后又各自目视前方。

    “十年了,你老了。”于奉天道。

    “十年了,你也老了。 ”赵默道。

    这十年,不仅仅陆千琪和殷梓瑜不曾见过,自从席家举家迁居去了国外,赵默和于奉天也有十年没见了。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于奉天嗤哼了一声,明明想要关心,却表现的满不在乎。

    “还好,你呢?”

    “我也还好!结婚了吧?”于奉天依旧一脸的漫不经心。

    “你结婚了吧?”赵默不答反问。

    “你结婚了吧!”于奉天反唇喝道。

    “你结婚了吧!”赵默也喝了一声。

    俩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不对劲起来,这个时候陆悠然有些微醉地走了过来,对赵默挥挥手。

    “过来,扶我回去!”

    于奉天看向醉酒后,脸颊透着迷人红晕的陆悠然,顿时火气翻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