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诸奶奶亲自出手

    “熊刚,你应该知道花家昨天晚上起火了吧?那就是你的宝贝孙女引起的!”诸奶奶看着熊刚霸气冷笑道。

    “什么?”熊刚身体轻震了震,自家妹妹家里那片大火是自家的宝贝孙女引起的?是自家的宝贝孙女烧了自家妹妹的那片心爱的花海?

    “熊明绯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我们诸祁的救命恩人,厚颜无耻的说我们诸祁是她熊明绯的男人,要我们诸祁抛弃我的孙媳妇与她在一起!”诸奶奶继续霸气的冷笑道。

    “可惜,我们诸祁就只爱我的孙媳妇一人,无论熊明绯如何诋毁我的孙媳妇,如何自吹自擂都毫无反应,并且一再的向熊明绯表明,他爱的人只有我们家小瑜儿一人!”

    “可是熊明绯却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坚定的认定了自己就是诸祁的救命恩人,诸祁必须对她以身相许!诸祁不愿意,带着我们小瑜儿就要离开,熊明绯却说什么都不让他们离开,最后就引发了那场大火,势要得到我们诸祁!”诸奶奶半真半假的开口,脸上的愤怒、冷笑、火爆演绎得恰到好处。

    “最后这场大火不但烧了大半个花家,也让我那还未出世的曾孙子……”诸奶奶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她的愤怒、伤心、难过、悲愤!

    “……”熊刚紧紧抿紧嘴唇,说不出反驳的话,他知道自家宝贝孙女的性格,她就是一根筋,一旦认定了就不会回头,她既然认定了诸祁,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将诸祁得到手!

    诸奶奶见状,脸上的愤怒悲愤更浓,“熊刚,将熊明绯交出来,我要她给我孙媳妇,给我那还未出世的曾孙子一个交代!”

    熊刚虽然被诸奶奶打击得不轻,不过他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明绯昨天到我妹妹家做客后,至今还没有回来。不如这样吧,你们随我一同到我妹妹家,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真是明绯的错,我一定不会姑息她!”

    诸奶奶微眯了眯眼,冷笑出声,“熊老不愧是模范高官,想的就是周到!好,今天我们就陪你走一趟,如果你再一次包庇熊明绯,我们诸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算是死,我都要拉着你们熊家所有人陪葬!”

    熊刚被气得够呛,这些年来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还从未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踩到他的头上!不过对上这个火爆的金疯子,他只能硬生生的将心底的气压下去压下去再压下去!

    年轻时的诸奶奶在圈子里非常有名,出了名的火爆,出了名的疯狂,每次抓到了一个道理之后就紧抓住不放,势要对方低头,对方不愿意低头,就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偏偏道理都站在她那一边,她不是无理取闹的,让人又恨又无奈!

    熊刚年轻的时候就见识过诸奶奶的疯狂,真切的领略过那个火爆的金疯子,所以他知道,这个疯婆子真是说得出做得到!

    如果他真的包庇明绯,这个疯婆子真的会拉着他们熊家所有人一起陪葬!

    熊刚撇过头去,不再看诸奶奶一眼,让人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出行,心底却将熊明绯臭骂了一顿,国外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你一个都看不上,怎么就看上了这个金疯子的孙子?

    熊刚手下的人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了车子,熊刚压下心底的怒气,略带心平气静的与诸奶奶与诸爷爷打了声招呼,然后一行人一起前往花家。

    诸奶奶和诸爷爷坐在他们自己的车上,许叔做司机,憨厚认真的目视前方,认真开车,不急不缓的跟在熊刚的车后。

    诸奶奶看了看熊刚的车尾,眼底划过一片凌厉的冷霸,对许叔开口道,“老许,准备好了吗?”

    许叔脸上的憨厚不变,身上却似乎多出了一股铁汉般的犀利气场,“夫人,你放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行动!”

    “很好!”诸奶奶冷冷的勾了勾唇,“敢欺负我的宝贝孙子和宝贝孙媳妇?我就让他们知道我这个火爆的金疯子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悠着点!你家的宝贝孙子和宝贝孙媳妇都喜欢自己的事自己动手!”诸天霸声音冷沉威严,看向诸奶奶的眸光却带着几分肉眼可见的温柔宠溺。

    “他们想要自己出手我自然不会阻止,可是我再不出手就要憋死自己了!”诸奶奶火爆的冷哼出声,“那些人都以为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已经死了,我就让他们知道我们到底死了没有!”

    “只不过几年没有出山,竟然就敢欺到我孙子和孙媳妇的头上!?一个两个倚老卖老,一个两个老谋心算的算计到我孙子和孙媳妇身上,真以为诸祁和小瑜儿身后没有依仗吗?”

    “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那些老家伙既然已经退了下来,就好好颐养天年,有事没事的出来蹦跶做什么?找死!”

    她之前一直没有出手,就是因为她不屑倚老卖老,而且也相信诸祁和傅瑜的本事,一般的年轻人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同时也想让他们两夫妻一同经历一些事情,加速和稳固他们之间的感情。

    可是那些早已经从舞台上退了下来,一只脚踏入棺材里的老家伙,竟然一个两个没事做一样走出来蹦跶,一个两个不要脸的倚老卖老,她再也忍不住了!

    “那就好好玩一场吧!”诸天霸脸上的冷沉威严不变,透着几分云淡风轻,好像说玩一场游戏一样,眸底深处却划过一片凌厉肃杀。

    诸奶奶不客气的揭穿他,“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老头子也忍不住了!”脸上绽放开一片肆意的笑容,这个老头子总是口硬心软,口里一套,心里另一套,一点都不可爱!

    诸天霸没有否认,脸上的线条似乎柔了柔。

    双方的车速都不慢,应该说熊刚非常心急,心急想知道花家的真相,心急想知道昨天晚上的宴席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熊刚带着诸奶奶和诸爷爷很快就来到了花家大门口。

    此时花家的大门口再次降下了闸门,这道坚固的闸门阻挡了外面所有人的视线,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情景,也阻挡了所有人的脚步。

    昨天花家起了那么大火,此时理应警察、消防齐齐出动,可是花家门口却非常冷清,一个人也没有,萧瑟、肃杀,拒绝所有人的好奇心,拒绝所有人的进入!

    “哼!”诸奶奶冷笑了笑,一点都不着急,坐在车里,淡淡的看着前方熊刚的车尾,前方的熊刚早在前来的路上就给自家妹妹打了个电话,不过依旧联系不上,现在再拨打了一次,依旧联系不上,无奈之下,只能让自己的手下亲自下车叫门。

    叫门之后,等了四五分钟,闸门依旧没有打开,熊刚的电话也没有半点回应。

    熊刚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那道闸门,眸底暗沉汹涌,好一会,他平静下来,看了看跟在自己车后的诸奶奶和诸爷爷,握了握手,抿了抿唇,亲自下车叫门。

    又过了三四分钟,闸门终于徐徐打开。

    熊刚似乎冷哼的甩了甩袖,转身对身后一直没有下车不知道什么反应的诸奶奶和诸爷爷点头打了声招呼,示意可以进去了,然后坐上自己的车,车子徐徐发动,慢慢的往闸门里面走。

    “这些人就是爱面子!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不喜欢不开心,却硬逼着自己装出一副绅士的模样,真是让人恶心!”诸奶奶冷笑了笑。

    转眼,看了看前方的车开始移动,脸上涌出了一片凌厉肃杀,“老许,出手!”

    “是!”许叔身上的憨厚再也不见,身上透出了一股浓烈的久经沙场的铁血锋芒,他的大手似乎大力握了握,似乎握碎了什么东西。

    紧接着,两辆黑色悍马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一辆强力的撞上熊刚的车尾,连人带车的将他狠狠撞入了闸门里,车尾凹进去了一大块。

    车里的熊刚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就是这是诸奶奶和诸爷爷的阴谋,一边稳住自己的身体,一边阴沉的回过头去,却看见另一辆悍马撞上诸奶奶和诸爷爷的车尾,大力的推着他们的车走进闸门里。

    “怎么回事?”熊刚这次真是震惊了,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刚刚打开的花家大闸门迅速关上,将他们以及那两辆悍马关在花家!

    熊刚瞳眸狠缩,握着扶手的手狠狠握了握扶手,脸色阴沉不定,“有琳?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算计不成诸祁和那个傅瑜,就算计金疯子和诸天霸?顺带算计了我一把?”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想法,撞在他车尾的那辆悍马好像撞错了人一样,抱歉的退后了一步,离开他的车尾,然后施施然的离开。

    而撞在诸奶奶和诸爷爷他们车尾的那辆悍马却继续凶狠的向前碾压,诸奶奶和诸爷爷所乘坐的小车不过是最普通的奥迪,完全不是那辆明显经过了特殊改造的悍马的对手,几个眨眼间,悍马已经强悍的碾进了奥迪的车尾!

    “有琳,你疯了吗?你真的想与这两个疯子撕破嘴脸?”熊刚坐在车里低咒出声,“这两个疯子虽然很多年没有出山,可是他们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解决?”

    他的低咒声还未完全落下,就看见诸天霸护着诸奶奶从车上冲出来,坐在驾驶席上的许叔也镇定的打开车门跳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他们刚刚跳下车,悍马凶狠强势的从奥迪上碾压而过,将奥迪碾成了渣渣!

    然后,然后扬长而去!

    “嘶!”熊刚曾经经历过大风大浪不少,也知道自家妹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妇人之仁,可是亲眼看见这强悍凶狠的作风,还是吓了一跳!

    诸天霸和金艳君都不是普通人,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她们前来花家,他的妹妹竟然不顾不理的要拿他们的命?

    她疯了吗?

    诸奶奶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推开护着她的诸天霸,火爆愤怒的瞪着熊刚的车,瞪着车内的熊刚,“熊刚,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我们的命就直接说,不需要玩这么多花招!”

    熊刚反应过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快速压下心底的烦躁,推门下车,快步走到诸天霸和诸奶奶身前,不太自然的开口,“诸老,诸老夫人,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不等他说完,诸奶奶冷笑的打断他的话,“这个误会真是好!看来我多年没有出山,已经落伍了!老许,去找一辆悍马过来让熊高官误会误会!”

    熊刚脸色讪讪的,身上再也没有了高官的气势,抿紧嘴唇,不敢反驳,他相信如果他敢再多说一句,这个金疯子真的敢找来一辆悍马让他“误会误会”!

    与此同时,他心底对熊有琳的怨气更浓了,将所有的怒火全部灌注在熊有琳身上。

    “舅爷爷!诸奶奶,诸爷爷,欢迎你们前来做客!”花琉璃从花家城堡里走出来迎接他们,沉静的开口。

    花琉璃今天一身裤装,少了几分甜美,多了几分干练,她那头乌黑的直发利落的盘在脑后,唇瓣微抿,透着几分雷厉风行。

    “琉璃!”熊刚看见花琉璃,心底的怨气消了消,慈和的看向她,“琉璃,昨天晚上的洗尘宴还顺利吗?”没有发现眼眸深处透出了几分渴望,似乎渴望花琉璃能告诉她,昨天晚上一切顺利,只是出了一丁点的意外!

    花琉璃闻言,眸光微暗了暗,少见的透出了几分阴郁,熊刚心底咯噔了声,难道,难道一切都好像金疯子说的,明绯将一切都搞黄了?

    花琉璃沉默了一会,抬眸看向熊刚,“舅爷爷,奶奶她昨天晚上着凉了,你进去看看她吧!”

    “着凉了?”熊刚心底再咯噔了声,他妹妹一向非常注重身体保养,身体甚至比一般的中年人还要好,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生病了,却在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着凉了?

    这个着凉是什么意思?

    “嗯!”花琉璃沉沉的点了点头,看向熊刚的眼神深了深,熊刚心底再次咯噔了声,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哦?有琳着凉了?这事可不能小看啊!哎,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老了,不能与年轻人比啊,小小的着凉都能要人命!这绝对要重视!必须要重视!”诸奶奶关心的开口。

    随之不等花琉璃和熊刚开口,挽着诸天霸的手臂,冠冕堂皇的往花家城堡走,“老头子,走,我们进去关心关心一下有琳!她这些年来只有一个人,没有人在身边嘘寒问暖的,肯定不好受!尤其是生病的时候,人在这个时候是最脆弱的,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老家伙!”

    “这个时候啊,像我们这样的老家伙很容易胡思乱想,一个不好,说不定就想不开,什么都不管的跟着老伴一起去了!”

    诸天霸一脸冷沉威压,没有说话,偶尔落在诸奶奶身上的视线却肉眼可见的透着柔情。

    熊刚嘴角抽搐,脸色阴沉难看的瞪着诸奶奶的背影,什么叫很容易胡思乱想?什么叫一个不好,什么都不管就跟着老伴一起去了?

    她们这是去探病,还是去刺激病人?

    莫名的,熊刚有些后悔将这个疯子带过来。

    花琉璃眸光微沉了沉,沉静的看向熊刚,“舅爷爷,你为什么会与诸奶奶和诸爷爷一起过来?”

    熊刚恍然过来,阴沉的瞪着诸奶奶和诸天霸的背影,他中计了,这两个人一早去他家门口大吵大闹,为的就是让他亲自将她们带来花家!

    她们就是来花家找茬的!

    “她们……”

    熊刚正要对花琉璃说出他到来的前因后果,却再次被诸奶奶的大呼小叫打断了,“哎呀,不是说这花家城堡是花浩钦特意为熊有琳打造而成的吗?不是说花浩钦花了好几十个亿打造了一个童话般的城堡送给熊有琳的吗?不是说这花家城堡遍地都是花海,一进来就让人置身在花的海洋里,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再也不舍得走的吗?”

    “我还说这次过来看过之后,也让老头子也给我打造一座童话般的城堡,怎么,怎么这童话般的城堡竟然是这样的?”

    “老头子,这样的城堡我可不要,你可千万不要学,浪费钱财,还要污染眼睛,这样的地方我一天都不想住!”

    熊刚下意识的顺着诸奶奶的视线看去,发现花家城堡外面那一大片让人赏心悦目宛如童话般的花之海洋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黑漆漆一片,有的地方还冒着黑烟,一阵风吹来,一阵阵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刺鼻难闻。

    “阿嚏阿嚏阿嚏……”熊刚忍不住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惊愕的看向那一片废墟,不敢相信的看向花琉璃,“琉璃,那……”

    听见的远远没有亲眼看见那么震撼!

    真的没有了!

    那片唯美漂亮,童话般的花之海洋,真的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连一片花瓣都没有留下!

    花琉璃脸上的阴郁越发明显,阴郁的垂下眼眸,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指尖发白,青筋隐隐冒起。

    熊刚明白过来,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他的妹妹,也真是病了!

    诸奶奶看见这片废墟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底的笑意清晰可见,在心底对傅瑜高高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小瑜儿,做得好!

    她以前是见过花家那片花之海洋的,诸祁的父母还未出事之前,她经常会带着诸祁参加一些家族的聚会,当时那片花之海洋确实震撼了她,甚至为此向诸天霸抱怨过,说他不如花浩钦浪漫。

    不得不说,那片花之海洋真的很漂亮很浪漫,是所有女人童话般的梦想,当时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嫉妒熊有琳,认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现在,那片花之海洋被一把火烧成了渣渣,确实有点可惜!

    不过想起花家是怎么对待诸祁和傅瑜,诸奶奶心底的遗憾瞬间变成痛快,哼,让她的宝贝孙子和孙媳妇痛,她就让花家所有人一起痛!

    快速掠了眼身后的熊刚和花琉璃,将他们的神情一一看在眼内,眼底划过一片冷笑,挽着诸天霸的手臂继续走进花家城堡,口中的大呼小叫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迹象。

    “哎呀,有琳的品味真是独特,竟然喜欢在墙上打洞!”诸奶奶看见的正是昨天晚上许乐直接撞出来的墙洞,明晃晃的出现在墙中间,想让人看不见都不行。

    熊刚闻声看去,看见那个打洞,吓了一跳,询问的看向花琉璃,“琉璃,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花琉璃身上的阴郁更浓了,唇瓣紧紧抿在一起,抿成了一条直线,抬眸看了看那一个个明晃晃的大洞,脸色阴郁难看。

    熊刚心下沉了又沉,等了一会,不见花琉璃开口,抿了抿唇瓣,紧跟在诸奶奶和诸爷爷身后快速往里走,双眼好像探射灯一样四处扫射,将花家城堡里面的情况一一看在眼内,心下越沉越深,呼吸渐渐急促。

    “听说昨天晚上有琳开了一个狂欢派对来招呼诸祁和小瑜儿,原来是真的,看来玩得很激烈啊!我很久没有参加过狂欢派对了,怎么不邀请我参加?”诸奶奶越看现场的混乱眼底的光芒越冷。

    环视了混乱的大厅一圈,诸奶奶热情的邀请诸爷爷,“老头子,你也很久没有参加过狂欢派对了吧?我们这两把老骨头已经很久没有动了,再不动动就生锈,再也动不了了,听说有琳这里的狂欢派对非常好玩,我们也来玩一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