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他绝对是只狐狸

    秦晚歌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皮肤白皙,容貌清丽,虽不似秦千羽那般精致魅惑的面容,但也算是五官端正。

    突然,她瞥见镜子后闪过一丝人影。

    还没来得及开口眼睛就被一双手蒙住了。

    带着轻茧的触感……是凤清尘。

    他虽常年习武,身上却无一丝戾气,反而面上和煦,且文采甚佳,勤政爱民。

    可现在秦晚歌只觉得恶心无比。

    “晚歌,有没有想我?”他如翩翩公子,疼爱的关怀着晚歌。

    “二皇子,你,先放开我。”晚歌忍下心中作呕,还要装作有些害羞。

    “晚歌,害羞了。怎么不叫我清尘?难道今日生气了,嫌我刚刚在你祖母前没有多关注你吗?傻丫头,等你嫁给我后,我会好好爱你的。”

    凤清尘的话,让她心中一阵作呕。

    “晚歌,真的生气了?”

    “我没有,二皇子刚才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秦晚歌刻意让自己语气平稳下来,可依然装不出对凤清尘的娇羞小女人样。

    “看你现在这生气的样子,我怎么放心走,偷偷留下来看看你。”这时候的凤清尘犹如一个完美地恋人,他不再是那个高贵傲气的二皇子。

    可秦晚歌知道,眼前一切温柔的假象不过都是假的。

    “二皇子公务繁忙,晚歌就不打扰了。”她极力克制自己的厌恶和痛恨。

    凤清尘骨子里是个自傲的人,决不允许秦晚歌这么三言两语打发他走。

    “晚歌,不久我就会请父皇下旨把你赐给我做妃。对了,昨日在十里亭,你怎么没有等我来,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凤清尘嘴角温暖的笑意,实则隐藏极深的阴谋。

    “我只是一个庶女,要嫁给二皇子做妃,那肯定也是秦家的嫡女。”

    “晚歌说的什么胡话,我只喜欢你一个,相信我,你会是我的二皇子妃。”

    秦晚歌心中鄙夷,此刻的她绝不会相信凤清尘说的话。

    未料到,凤清尘竟然趁着她沉默之际,故作温柔的抱起她,就要走到她的榻边。

    秦晚歌心中冷哼道,凤清尘,绝对是只狐狸,竟然想着这时候就要破了她的身子,要她义无反顾绝对留在他身边。

    想必这如此张扬大胆的行径,无惧秦府的耳目,就是要毁了秦晚歌的贞洁,要秦晚歌被众人痛骂,天下人耻笑,让她走投无路彻底归顺与他。

    真是狠毒,上一世可怜的秦晚歌还当是二皇子的恩典,死心塌地,珠胎暗结,背负天下恶名,最后只做了一个没有名分的侍妾。

    今日,她秦晚歌要逆天改命,彻底弄垮凤清尘。

    “二皇子,不要,这是秦家。”

    “你早晚都会是我的人。”凤清尘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狠戾。

    眼看着凤清尘要得逞了。

    秦晚歌忽然小脸微红,推着凤清尘的胸膛。“我……今日来了葵水。”

    秦晚歌的话,让凤清尘的火彻底熄灭。

    他温柔勾唇,“那就等到和晚歌的新婚夜。”

    秦晚歌眼眸中闪过一丝讥笑,看着凤清尘一副急切离开的模样。

    那个时候的她,怎么没发现所谓的儒雅的二皇子,分明就是一头无耻下作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