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83

    只要心里想着秦晚歌,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承受多么大的痛苦,他都能承受。

    即使是万不可能的事情,他也会达成。

    而日升国的军营中,黑暗中,狂风中,冰冷中,秦晚歌冻得瑟瑟发抖,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小腹,她要保护未出生的孩子。

    凤无殇,一定会好好的活着,一定会来寻她。

    凤无殇,我已经寻了你两次,从江南再追随你到战场。

    现在换你来寻我一次。不要让我等得太久,无论如何你要好好的活着。

    在迷迷糊糊之中沉沉的睡去,即使身子有多么的冷,只要心里想着那个念头,相信凤无殇一定会来救她,她就觉得心头暖暖的。

    惦记着一个人,而那个人同样想念着你,惺惺相惜的感觉,默契自然。

    嘴中呢喃着他的名字,梦里,看到他精神奕奕,神情还是那么冷峻,却是傲气浑然天成,骑着高大的骏马,伸出宽厚的手掌,云淡风轻的对她说,‘秦晚歌,本王来了。’

    天色放晴,是近几个月来天气最好的一天,白茫茫的大地依旧,但是天空却少了缭绕的雾气,天空是透明的蓝色,陪衬着白色雪地,干净的清澈。

    昆珏身在军营之中,琢磨着手中的地图,是金元王朝边防布局图,乃是太子凤清尘派人来送给他的,凤无殇尚在昏迷之中,此时进军攻打金元是最好的时机。

    忽然从帐外飞来一把尖刀,横横的插在他的案台上。

    昆珏并没有着急去看尖刀下方的插着的一封书信,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是谁如此神秘?”昆珏冷哼一声,出去前看,并没有任何的发现,连雪地上的脚印都没有留下。

    昆珏眼眸中闪过一丝狐疑,看来送信的人,武功在他之上,能做到如此谨慎,潜入日升军营,不留下一丝痕迹,还能安然离去,这样的人武功何其高。

    他打开书信,里面密密麻麻的很多纸张,当他看向其中一张,原本阴冷的眸子变得越发的阴鸷,布满狠毒的杀意。

    沉下心来,继续最后一张纸,其中的每一字每一句,他都生怕错过,阴冷的眸子中充满了惊喜,他像是见到了奇异珍宝似的,有种欣喜若狂之感。

    他潜心研究十几年,求而不得的东西,如今就放在他的眼前,他谋划的大计看来马上就要成功了。

    果然是他,也只有他能做到如此强大的地步,竟将他都不曾解决实现的事情,安排的如此谨慎缜密。

    昆珏,第一次这么佩服一个人。

    尤其是看到纸张最后的一行小字,傲气天成的字体,却是书写着如此骇人破天的话语。

    昆珏自认为他已经够狠毒,够残忍,却不像那人比之更甚。

    昆珏虽然心里多有不服气,心中傲气不愿听从他人建议,但是他却不得不信服。

    这桩买卖,他一点都不亏。

    那么就让他做的残忍,狠毒些,真是一场美伦绝幻的好戏,就好好看着那些人撕破丑陋面目的时刻吧。

    继而恢复了阴邪之意,眼角的疤痕越发的明显,显示出他的狰狞和狠毒。

    昆珏随后迈步前往秦晚歌所在的大帐中,入目就看到秦晚歌蜷缩着身子在角落,脸颊出贴着发丝,似乎还在沉睡。

    昆珏有些失去了耐心,最讨厌的就是等待,拔出寒光四射的长剑直接划过秦晚歌的脖颈,冰冷的触感瞬间让秦晚歌惊醒,秦晚歌睡眠本来浅,但是因为有身孕觉得非常乏困,因此便是沉沉入睡,饶是如此,秦晚歌也知道她身处的场合,多有警惕。

    还没等秦晚歌质问昆珏,那昆珏嘴角一丝冷笑,轻轻的一划,抵在秦晚歌脖子上的长剑抹过了一丝,瞬间秦晚歌的白希的脖颈中,一道血痕显现,那血丝便不断的往外涌出。

    秦晚歌感觉到脖子间的刺痛,赶紧捂着自己的脖子,不能失血过多。

    “昆将军,想要干什么?在战场上不能取胜,就要伤害妇孺了吗?如此卑劣的做法,实在不耻。”秦晚歌语气威严,凌厉,脖颈的血丝不断的溢出。

    “本将卑劣吗?卑鄙无耻都可以,只要战场能获胜,还在乎什么卑鄙?倒是凤将军如今醒来了没有,本将没有耐心等他了,若不然你的利用价值到底该是结束了。”昆珏丝毫不掩饰浓浓的杀意,嘴角的阴冷嗜血笑容。

    秦晚歌现在只关心凤无殇醒来与否,听昆珏话里的意思是凤无殇到现在依然生死不知。她的眼眸黯淡了不少,凤无殇,快些好起来吧。

    “怎么不说话了?是在担心凤无殇,还是担心自己的死活,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战王妃,倒是可以跟本将说说,你自己还有什么利用价值?”昆珏目光寒彻,嘴角戏谑。

    秦晚歌怎么会听不出昆珏话里的意思,问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就是逼她将有关军营部署或有关于金元的事情告诉于他。

    “本王妃如今成了你们日升的俘虏,利用价值与否,是要看昆将军何意?”秦晚歌不会那么傲气的拒绝,或是直接说要杀要剐随便,她不会透漏一句,这无疑是激怒昆珏,一时的逞强只会将自己陷入危险境地,她还有未出生的孩子要守护。

    昆珏不置可否,倒是个聪明的人,将问题抛给了他。

    “那很简单,将战王妃绑好,本将带你去金元军营处,看看凤将军对战王妃的爱有多么的伟大,不是说惺惺相惜吗?不知道昏迷中的凤将军能否感应到战王妃的危险,突然就醒来了,哈哈。”昆珏丝毫不掩饰对秦晚歌的讥讽,充满着邪气。

    秦晚歌紧紧瞪着他,从未遇到过像昆珏这种油盐不进的人,不能对他曲意附和,也不能对他忤逆,他行事全凭兴趣,手段邪妄。

    昆珏不知道从哪拿来一圈粗长的绳子,将秦晚歌全身绑得紧紧的,手臂上都有了淤青。秦晚歌不挣扎,怕伤着孩子,心中却是慢慢的担忧。

    秦晚歌马上就要被昆珏带出大帐外,却听到帐外一声响动,脚步声踩着雪地上,沉稳有力,好似熟悉。

    抬起眼眸的那一刻,映入眼帘就是那张日思夜想的冷峻的脸庞,双唇还泛着白色,皮肤是不健康的白希,可那硬朗的五官却让整个脸庞,平添了无限的冷静和冷酷。

    一双幽深的眸子,透过空气,毫无障碍,直直的望到了秦晚歌的心里。

    他高大的身形紧紧的将她包裹,微凉的手指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多少次魂牵梦绕,却没有想过会是如此的见面场景,凤无殇的眸子中的担忧和愤怒交织,迅速扯碎自己的衣袖,给秦晚歌脖子上的伤口包扎好,将秦晚歌身上的绳子一刀隔开,带着凌厉和愤怒。

    片刻的转身,回眸,眼眸中的冰冷和愤怒满满盛载,他手中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直接飞向昆珏的喉咙处。

    他的秦晚歌,谁都不能动。

    昆珏有些吃力的躲开那匕首,若不是凤无殇现在还深受重伤,没有十足的内力,刚才那一刀,昆珏定然是躲不过的,而昆珏也不气恼,整暇以待,看着两个人你侬我侬。

    “你醒了?”秦晚歌的声音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她素手抬起摸着凤无殇尖瘦的下巴,能感受到温度,他真的醒来了。

    “本王来了。”凤无殇的语气饶是多么的镇定平静,那眼眸中的情意却不丝毫不能掩饰的。

    “这次,你终于没有骗我,你还活着。”秦晚歌的眼泪无法抑制的流出,双手紧紧的环着凤无殇的腰身,能够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那种感觉让她有种失而复得激动和喜悦。

    凤无殇也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他的秦晚歌终于见面了,再也不想她受到任何的委屈和伤害。

    望着她的眉眼,苍白的脸色,凤无殇心底里泛起一丝伤痛,她到底是受了多少的苦痛,手指轻轻的临摹着她的五官,真想好好的记住,永远都不忘记。

    忽然这时候不合宜的响起鼓掌声,“真是佩服,如此情难自禁。在本将的地盘上,如此放肆。凤将军真是厉害,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本将的军营,竟然如此,倒是不用本将费心去找你了,凤将军,来这里是送死的吗?”

    昆珏牙齿紧紧咬着‘送死’二字,眼眸中的讥讽和狠毒十分的明显。

    凤无殇冷眸寒光清冷,犹如匕首一般,威严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昆珏,周身散发的冰冷气息,带着霸道和凌厉,而昆珏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凤无殇身上强大的威慑力。

    “凤将军,很厉害,让本将深感佩服,本以为凤将军是定死无疑了,没想到只用了六日便醒了过来。不过也是回天乏术,本将敢断言不出几日,凤将军还是要死的。真是可惜了,金元王朝战神般的人物啊。”昆珏言辞非常的犀利,句句狠毒。

    秦晚歌只感觉到心底里蔓延的疼痛,她不想要听到关于凤无殇死亡的任何一句话,她的手紧紧的拉着凤无殇衣袖,祈求的眼神看着凤无殇,她要知道一个答案。

    而凤无殇只是宠溺的摸摸秦晚歌的额头,避开了秦晚歌眼眶中打转的泪水。

    他无法去面对秦晚歌的祈求,因为正如昆珏所说,他会死,这是逃不开的命运。

    “放人。”凤无殇似是下定了决心,眼眸中的坚定,隐藏在背后的痛苦,他该是多么艰难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

    秦晚歌,请不要怪本王,这一切都是为了好。就让本王再一次自私霸道些吧。

    “哦,凤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的清楚些。”昆珏依然的坐在一旁,似是看戏,那种悠闲地姿态,语气中的嘲讽,实在太过可恶。

    “放人,本王答应你一个要求。”

    凤无殇又一次为了秦晚歌接受别人的威胁,可他还是那么冷漠的神情,丝毫未有被受制的拘束感,这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傲气,只会让人臣服。

    昆珏不禁心中感叹,这样一个高傲强大的男人,如何才能在他面前屈服呢?这大概是世上最难解开的难题了。

    “一个将死之人,还能有什么令本将心动的要求?凤将军反正都要死了,如此本将攻打金元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少了凤将军这个阻碍,就是本将最想要的要求了。”昆珏话语尖利,丝毫不买账。

    “凤无殇,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苟活。”秦晚歌坚定的眼神看着凤无殇,她要告诉他,她不会同意,她爱他,所以坚决不要他用生命换取自己的生,她不想一辈子背负这样的伤痛,凤无殇,不要对我太残忍了。

    “本王自有安排,无须担心。”凤无殇强势霸道直接捂住秦晚歌的嘴巴,如果再让秦晚歌说下去,他一定会动摇心中的决定。他不想成为她口中残忍的人,罪孽深重的人。

    秦晚歌眼神中的痛苦难以平息,凤无殇越是这样说,说明他早已经下了决定,不容更改。

    她狠狠的咬破了凤无殇的手心,嘴中的血腥,让她痛苦的难以自我。

    “不要胡闹。”凤无殇的语气中包含着愤怒,狠狠地瞪着秦晚歌。

    “自作主张的人是你,你若真要独留下我一人在这世上,你会后悔的,我会随你一起黄泉路上,三生桥上,喝下孟婆汤,来世我们不要再见面,如此痛苦的爱,我承受不了。”秦晚歌的语气多是伤痛,无奈,一双晶莹的眸子盯着凤无殇,那般的决绝,刺痛了凤无殇的眼。

    “好了,你们似乎还忘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战王妃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办呢?人生真是纠结。”昆珏一番惋惜哀叹,似是早已看透人世间的种种。

    凤无殇和秦晚歌听到昆珏如此言语,竟然都沉默,静静的望着彼此,为何他们那么努力的想要靠近,却始终阻隔着生死,斩不断的情缘和牵绊,到底该如何?

    大概静默了半柱香的时间,昆珏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凤将军,可知道自己身体里的蛊毒是何?本将对此非常感兴趣,若凤将军不中蛊毒,本将还真是没机会打败金元啊,这大概就是天意。”昆珏的嗓音低沉含笑,透出他的张狂和嘲笑。

    “母子蛊。”凤无殇清冷的声音冷静的说道,紧抿着双唇,让人捉摸不透他此时心中的想法。

    秦晚歌微微有些惊讶,凤无殇这么直接的告诉昆珏蛊毒一事,凤无殇这般不忌讳,难道他也认为他命不久矣,不介意告诉昆珏此事。

    秦晚歌只觉得喉咙里压抑的痛苦,生疼的拉扯她的声带,完全没法发出声音。

    无论别人怎么说?说凤无殇命不久矣还是无力回天,她都不介意。

    因为他相信凤无殇的能力,他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

    可是她却接受不了凤无殇心中也认定自己会死这个事实。

    秦晚歌觉得自己没有了期望,之前的一切都是她的自我安慰。

    那种轰然倒塌的信念,让她的心很痛。

    却不想昆珏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秦晚歌犹如置于冰天雪地里,整个身子完全僵硬,摇摇欲坠。

    “母子蛊啊?还以为是什么旷世奇毒呢,本将能解,很简单,母子蛊,两者一生一死,母蛊有控制子蛊的能力,且母蛊吞噬后子蛊后,那母蛊就能活下来,战王妃肚子里不是有凤将军的血脉吗?挖出来,可以给它种下子蛊,凤将军体内的子蛊自行变成母蛊,然后凤将军将那孩子煮食吃掉,便可以完全解蛊毒,绝对可与战王妃白头到老,本将第一次做好事,凤将军快点考虑清楚,时间不多了。”

    昆珏嘴角带着肆意的嗜血笑容,他这次可真是想要做一件好事,帮助他们夫妻白头谐老。

    就让他好好看看,这一对有情人是否能经历过人性的考验,这该是多么纠结的选择啊。

    到底是选择牺牲孩子,延长凤无殇的寿命呢,还是选择眼睁睁看着凤无殇去死,而独自一人留下孩子。

    秦晚歌的身子忍不住的发抖,凤无殇眸中闪过的冷光狠狠刺向昆珏,将秦晚歌拉入怀中,昆珏的话对秦晚歌的打击有多么的大,看秦晚歌死死的咬着泛白的双唇,眼眸中的震惊和痛苦之色,单单望着她,看着她纠结的眉心,轻轻拂去,却如何也安慰不了她,凤无殇,感到了无奈和无力,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他果然很残忍。

    “快点决定。”昆珏不耐烦的说着。

    秦晚歌的身子一直在抖,身边的环抱着的人,是她许诺要他长命百岁,相守一生的人。

    凤无殇几次为她付出生命的代价,她多么想要努力的为他做一点事,可每次都是嘴上说说而已,这次她多么想要努力一把。

    她那么执着的要改变凤无殇的命运,延长他的寿命,她是真的想要那么做。

    可是为何偏偏是要拿腹中的孩子做代价。

    她的心抑制不住的生疼,撕扯开的的伤口再一次加深。

    上一世,秦千羽的话还萦绕在她的心头,‘小孩细肉煮食可驻颜’,她亲眼看着她的孩子被煮沸,餐桌上摆着他的小小的骸骨,她发誓再也不会经历上一世的悲哀,要好好的守护申身边的人。

    为何时至今日,这两者如此的冲突矛盾,她无法在承受孩子被挖掉,被心爱之人吃掉的场景,她会发疯,她会想死的。

    可她为何这么的自私,不是说好要守护在凤无殇身边,一次次冠冕堂皇的说着,要凤无殇好好的活着,可她却什么了做不了。

    泪水朦胧,毫不知觉,看着凤无殇冷峻的脸庞,眼眸中带着担忧,她突然觉得眼前的场景好模糊。

    “凤无殇,我该选择什么?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秦晚歌的情绪几近崩溃,勾起她上一世悲惨的记忆,要她如何平复,她到底该怎么办?

    “不要说了。”凤无殇低声吼道,他无法看着秦晚歌这般失神落魄的样子,无动于衷,阻止她再说下去。

    他不想让自己变成那么残忍的人,但是秦晚歌,对不起。

    “看来,战王妃是不能做出选择了,凤将军可以代替。”昆珏说话依然凌厉,直接,根本不顾及如今的场合,说出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尖刀。

    “本王要你,放了秦晚歌。”凤无殇目视着昆珏,周身散发着的寒冷,又好似是一把燃烧的火焰,清楚的看到凤无殇眼眸里的火光。

    “放人?也不是不可以?”昆珏神秘一笑,嘴角勾勒的笑容嗜血的狂妄。

    “你的要求。”凤无殇冷冷的说道,没有看昆珏一眼,而是眼眸中带着怜惜和担忧,看着秦晚歌失神的样子,对不起了秦晚歌。

    “不要答应,凤无殇,不要答应。”秦晚歌不知道昆珏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但绝对会是残忍的条件,秦晚歌感觉自己好无奈,她除了会叫凤无殇不要轻易答应,她还能做什么?

    昆珏看着他们两个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就觉得刺眼,还轮不到他们选择,一切都由他说了算。

    “之前说过,本将最希望的就是要凤将军死,但是凤将军现在和死也差不多了,但是本将现在倒是有一个很好的提议,本将喜好研究毒药和蛊毒,凤将军身体被蛊毒浸染,是最好的实验人选。”昆珏说的云淡风轻,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一般。

    “什么试验?”秦晚歌直觉昆珏说的不会是好事,到底是多么险恶的实验?

    对此昆珏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别有深意的看了凤无殇一眼,继续说道。

    “炼制毒药的最好人选,不知道战王妃可否听过几百年前日升国所记载的一个传说,以巫蛊控制的‘暗灵部队’,杀人于无形,如黑夜鬼魅诡异,如地狱恶鬼般凶残,若是能够制造出‘暗灵部队’,日升国绝对会称霸一方,但制造‘暗灵部队’的方法据说是写成了一本秘籍,被日升国国师藏匿了起来,几百年来求而不得。”

    昆珏的语气多有些遗憾,而且语句是难得的认真,想来他也是对‘暗灵部队’研究颇深。

    秦晚歌可以敏锐的捕捉到昆珏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喜,好像马上就要接近他的目的,但是这和凤无殇有什么关系,她一定要问清楚。

    “昆将军,有话直说。”秦晚歌的语气多有严肃和冷静。

    “凤将军身中蛊毒,全身已经被毒素浸染,是最好的实验人选,本将想要研制出一种新型蛊毒,也许会接近‘暗灵部队’的制作方法,本将,已经非常明白的告知了,除此之外的要求,本将一点都不感兴趣,所以不要浪费时间快选择吧。”昆珏的语气颇为不耐,可却悠闲地倒了一杯热茶,整暇以待的看着秦晚歌和凤无殇。

    “你要制作的新型蛊毒,可以控制人心,将人变成行尸走肉,如暗灵部队,昆将军有自信可以比肩几百年前的国师吗?”凤无殇语气冷然,一双幽深的眸子汇集着冰冷。

    “所以要凤将军做试验品了,试毒是最好不过的,至于暗灵部队何时出世,凤将军,不必担心,本将有的是信心,也许就是明日,也许是几年之后。”昆珏说起这些,稍有耐心的解释完。

    秦晚歌却已经察觉出了这其中不同寻常的味道,“你野心勃勃,残忍冷血,你是想利用王爷,制成你所谓的暗灵部队,然后用其来对付金元王朝,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果然狠毒。”

    秦晚歌言辞犀利,狠狠的瞪着昆珏,昆珏狠毒的性子如何令人忌惮,丧心病狂的做法,他是要利用凤无殇,制造他杀人的工具。

    秦晚歌暗下决心,无论付出怎么样的代价,她都不能让凤无殇答应这个要求。

    不能让凤无殇毁了一世英名,他是金元王朝赫赫有名,保家卫国的战王大人,是金元百姓和士兵的神,怎么可以接受昆珏威胁,甘愿被昆珏利用,成为杀戮金元将士的工具呢。

    昆珏对秦晚歌的话不置可否,“战王妃,果然厉害,一针见血,本将的确是这样的打算,这是多么完美的计划啊,本将最讨厌完美的事物,想着能破灭凤将军这个金元王朝的神话,多么令人期待啊,凤将军和战王妃最好祝愿,本将尽早能够制造出‘暗灵部队’对抗金元,这样才会更有趣,若不然几十年后才制造成功,那就太没情趣了,希望凤将军这个实验体,不要让本将失望。”

    “昆将军,想多了,你的要求,我们不会同意。”秦晚歌生怕凤无殇会答应,赶紧抢先说出。

    无论是之前昆珏提议用孩子换凤无殇一命,还是用凤无殇换秦晚歌一命,这都是太残忍的决定,对凤无殇都很不公平。

    秦晚歌和凤无殇相处那么久,深刻得明白凤无殇的性子,他不会甘愿被威胁,绝不会伤害金元王朝的将士。

    “不同意也行啊,本将可没逼着你们,凤将军可以一个人走出这大帐外,但本将绝对保证,凤将军今日会死,凭着那残破的身子,就算武功再高强也无法施展,这就是凤将军的命,如此死了,正好省的本将麻烦,但战王妃,你是绝对带不走的,至于她的下场如何,凤将军死了也不必关心。”

    昆珏张嘴闭口都是在嘲讽凤无殇如何将死,满是恶毒的话语。

    昆珏说的是一阵爽快,憋屈不服气的心气完全打开,这就是选择和他合作的代价,他不过是想拿回点利息而已。

    “凤无殇,你快走,不要管我。”秦晚歌知道,和昆珏继续周旋下去,不会有好的结果,昆珏太过邪恶,算计狠毒。

    秦晚歌现在心里,念着的只有凤无殇,一双潜含着泪水的眸子祈求的看着凤无殇,手掌狠狠的推开凤无殇,不要再管她了,凤无殇,快走。

    凤无殇心底里泛起的疼痛,硬生生的压下去,看着秦晚歌那满含泪光,令人疼惜的眼眸。

    不容秦晚歌抗拒,就让他再霸道,再自私一回,紧紧的将秦晚歌抱着,拥入怀中,感受到她的体温就够了。

    “凤将军自恃能力强大,这是要带着战王妃私奔了,嗯,应该是逃跑。还是不要浪费精力了。战王妃脖颈上的伤口,现在溢出的血应该是黑紫色了吧,本将已经给她中了蛊毒,解蛊之法只有本将有,若凤将军强行带离,绝对是一尸两命的下场,而本将知道,凤将军武功高强,忍耐力有那么的强大,发狠起来,本将还真是担忧制服不了凤将军啊,世人都说凤将军聪明谨慎,却还是因为战王妃着了道,刚才凤将军帮战王妃包扎好脖颈上的伤口,沾染了带有毒素的血液,这毒正好可以加速凤将军体内的蛊毒,若聪明的话,就答应本将的要求,放走战王妃。”

    昆珏慢条斯理的说了十几句话,嘴角的嗜血的笑容越发的明显,看到秦晚歌微变的脸色,很是满意,而反观凤无殇,依然那么冷漠和镇定,倒真是大将风范,丝毫未因为他的话而露出异样。遇上这样的对手该说是幸还是不幸。

    “本王答应你。”凤无殇的话万份沉重,狠狠地压在秦晚歌的心头。

    “凤无殇,不要那样做,为了我不值得。”秦晚歌的泪水满目,痛苦的看着凤无殇,秦晚歌好后悔,好后悔被凤无殇爱上,如果不是因为她,不会给凤无殇带来如此的痛苦。

    “值得,一切都值得,秦晚歌,照顾好本王的孩子,好好活下去。”凤无殇的语气依然冷淡,可那掩藏在平静下的不忍和爱意却是无法完全显露。他不想要太过悲伤的和秦晚歌说这些残忍的话,一切都该是云淡风轻,秦晚歌,再等等,本王不会让你再难过了。

    “凤无殇,你不能离开我。”秦晚歌几番重复着这一句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挽回如今糟糕残忍的场面。

    昆珏轻皱了一下眉头,他非常看不惯如今这生离死别的画面,只见他手中弹了一个小石子,打中了秦晚歌的穴道。

    秦晚歌瞬间感觉到身子无法动弹,而且怒气的想要说话,张张嘴却是说不出来,昆珏点了她的哑穴。

    “凤将军,该感谢本将,避免凤将军心神不定。”昆珏若有所思的看了凤无殇一眼。直接给凤无殇扔过一把剑。

    语气冷漠的说道,“凤将军,自杀割喉吧,割喉可以阻断凤将军的静脉,便于本将实验研究,只要凤将军死在本将面前,战王妃一定安然无恙送还回去金元军营,若凤将军不把握此次机会,你和战王妃,以及你们未出生的孩子都得死。”

    昆珏残忍阴冷的目光如炬,低沉的嗓音越发的邪妄。

    凤无殇似是早已预料到会是现在的情形,无视昆珏。

    一双幽深的眸子望着秦晚歌凄美的脸庞,晶莹剔透的泪水打湿了她的眼圈,蒙上了一层水雾汽,她无声的话语,似是撕心裂肺的吼叫,苍白的双唇被泪水打湿,却是无法发声。

    凤无殇冲着她微微一笑,冷峻的嘴角弧度,包含了太多的情谊,却是一切尽在不言之中,说不清,道不明。

    “放心,暗灵部队没有那么容易制造出的,不要担心本王会变成行尸走肉,不要辜负本王的心,和孩子好好活着,不要胡闹了。”凤无殇对于秦晚歌非常的了解,知道她最担心的是自己变成昆珏控制的死尸,其实暗灵部队是不存在的,永远都不会存在。

    秦晚歌只感觉喉咙火辣辣的疼,肆意留下的泪水好冰冷,心中的疼痛无法言语,喉咙处的血色再次溢出,原本白玉般的脖颈完全被鲜血染红。

    在她的眼眸里定格在那一瞬间,凤无殇抬起手中的长剑,只是一秒,一秒而已,割喉的鲜血完全无法的抑制的喷洒,火热的鲜血溅到了秦晚歌的脸上,秦晚歌的表情是惊恐,是崩溃,沾染了最爱之人的鲜血,她的整个脸都僵硬了,犹如被恶鬼舔舐过的脸庞。

    她完全不敢相信,那个拥他入怀,宠溺的摸着她额头的男人,被世人所敬仰,拥有强大力量,神秘莫测的男人,终有一天,会是这样的结局,在她面前结束生命。

    凤无殇,你不是最厉害的嘛,你不是运筹帷幄,神秘强大的战王吗?为什么遇上我的问题,你就甘愿被威胁,为什么?

    你快起来啊,不要吓我。这一切都是骗人的,对不对,我肯定是眼睛花了。

    可是无论秦晚歌有多么努力的闭着眼睛,强迫自己不去看场面,然后再睁开眼睛,想着凤无殇会站起来,将她拥入怀中,可是再也不会有了,凤无殇的怀抱。

    秦晚歌整个人都崩溃了,看着最爱的人死在她的面前,他脖颈处的鲜血一直往外流,一直流个不停,他原本高大的身子,竟然缓缓坠落,终跌倒在地,他死时没有看她一眼,为何不肯看她一眼,是不忍心吗?

    怎么可能,那个高高在上,浑然傲气,神秘强大的凤无殇,为何会这样死去。

    她没有想到这样的结局,眼角的泪水早已经浸染了脖间伤口,血红色的像是妖娆的花,开在黄泉路上,奈何桥下,三生石旁的曼珠沙华,妖冶的红色。

    她再也忍受不住如此的打击,身子摇摇欲坠,沉沉的昏了过去。

    昆珏轻笑了一声,意味不明,不知是终于打败了对手的喜悦感,还是看到如此虐心的场面少有触动。

    看着躺在地上自刎而死的凤无殇,依然冷峻的脸庞,淡漠的神情,丝毫让人无法将他和死亡拉上关系,即使是跌落在地,已然死去,可那风度和气势依然存在,昆珏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走过去,将沾染凤无殇鲜血的长剑,似是认真的拿起手帕轻轻的擦拭干净,帕子上染着黑紫色的鲜血,他随意扔到了一旁。

    手指尖轻轻按在凤无殇的脉搏上,果然是停止了跳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