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见第一面就跟他接吻了?

    生命中的缘分,向来是由许多的不经意拼凑而成,也让模糊的印象逐渐镌镂上心头,鲜明得不能忽视。

    ……

    既然他以为她是皇宫的服务员,不如将计就计,反正她一点也不想嫁给他,如果早知道回苏家的代价就是要嫁给陆奕辰,她宁愿永远也不回苏家。

    “你以为我想?”陆奕辰哧笑道,上次在皇宫见她还比较清纯,虽然是个服务员,却很难得。

    哪知道今天摇身一变居然是苏家大小姐,跟他要结婚的哪位?

    之前是装的还是现在是装的,不论她有什么目的,他都会将她脸上的那张皮撕下来。

    “彼此彼此。”苏晚情冷哼道。

    虽然陆奕辰没有再赶苏晚情坐到前面去,但却紧挨着车门坐,好像她是洪水猛兽一样离她远远的。

    看着他的举动,苏晚情想笑,现在好像陆奕辰成了小媳妇,她成了调戏良家妇女的痞子一样。

    眼珠转了转,苏晚情慢慢往陆奕辰边上挪了挪,甚至小手还碰到他的腿。

    下一秒“碰”的一声,苏晚情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个冰块居然将他一把推开,害她撞到车门上,挨着车门的胳膊像是要断掉一样。

    “你个神经病,是不是忘记吃药就出门了。”苏晚情气的抬脚踹了一脚陆奕辰。

    尖尖的鞋跟踹在小腿上,陆奕辰闷哼一声。

    防止他再踹回来,苏晚情大喊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只是太疼了所以下意识踢了你。”

    陆奕辰的脸黑成锅底,如果他还手的话就说明他不是君子是小人了?

    本来他就没想对她动手,刚才推她只是下意识动作,不想她靠自己太近。

    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黑眸闪过一丝狡黠,长臂一伸将她的脑袋扳过来,不由分说的对着她的红唇吻了下去。

    苏晚情脑中一片空白,什么情况,他居然吻她?这可是她的初吻。

    正想张口骂他,却给了陆奕辰攻占城池的机会,舌头趁机钻了进去。

    苏晚情双手拼命推着,一丝疼痛让她使出全力推开了陆奕辰。

    “流氓。”苏晚情气的都疯了,她保持了二十二年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陆奕辰擦了擦嘴角的血,冷冷的说,“刚才谁说的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只是动口而已。”

    “你……”苏晚情伸出手背擦了一下嘴唇,“嘶”疼的她忍不住叫出了声,还真是动口不动手,不用说她的嘴肯定破了。

    “停车。”苏晚情对前面的司机喊道。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面的陆奕辰,见他没有说话,就将车停在了路边,沉默就是同意。

    苏晚情提着裙子下了车,看着一眼坐在车里冷着脸看也不看她的陆奕辰,伸出小手扯住他的西装外套,将他扯到车门边,对着他的嘴狠狠的咬了下去,尝到血腥味时忙放开他,撒腿就跑。

    司机都傻眼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陆少这样狼狈,居然被一个女人给咬了?

    陆奕辰看着已经跑远的苏晚情,摸了摸破皮的嘴唇,嘴角翘了翘,这个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开车。”

    司机忙发动车子,大气都不敢出,害怕陆少将火发到他的身上。

    苏晚情跑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后面并没有车子追上来时,才喘着气站在路边休息。

    想到刚才陆奕辰一脸惊愕的样子,她就想笑,也真的大笑起来。

    庄惟仁开车正往回走,看到路边一个女人在大笑,刚开始没在意,后来看着挺面熟的又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是上次在皇宫将自己摔到地上的女人时,他将车停在了路边。

    看着面前停下的黑色轿车,苏晚情脑子有些懵,难道陆奕辰那个家伙追上来了,可不对啊,车不一样。

    庄惟仁摇下车窗,对着苏晚情吹了声口哨,“美女,去哪?我送你吧。”

    苏晚情眯着眼看着车子里的男人,一件淡蓝色的衬衣,他跟陆奕辰是两种类型,陆奕辰给人一种惊艳,而眼前的男人则是一种阳光的帅气。

    见苏晚情没有说话,庄惟仁以为她没想起自己,“美女,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

    “上次挨揍不够?这次又找上门来?”苏晚情淡淡的说着,她当然认出了他,虽然当时的灯光很暗。

    庄惟仁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对方不仅认出他了,还以为他欠揍来揍的。

    一辆出租车正好经过,苏晚情招了招手,直接坐进车里走了。

    看着冒着尾气的出租车,庄惟仁摸着下巴笑了,这个小妞还真是特别,别的女人见了他都会发花痴,想方设法跟他套近乎。

    这个女人看向他的目光很清淡,甚至可以说是冷,一点也没有因为他帅气的外表有何不同。

    难道他今天脸上有脏东西?庄惟仁对着后视镜左看右看,脸上很干净,还是很帅气啊。

    伸手敲了下后视镜,他就是闲的蛋疼,不过这个女人挺有趣的。

    苏晚情回到苏家的时候,苏康夫妇,苏澜,唐南肃都坐在客厅。

    看到她进来,眼睛都看了过来。

    苏晚情忍住想捂嘴的手,心里将陆奕辰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丫的,吻她还要咬她,不过她也咬回来了,不算吃亏。

    唐素眉看到苏晚情红肿的嘴唇,眼眸笑了笑,看样子刚才陆奕辰吻她了,只要陆家满意她就行,这样澜澜既不用嫁过去,苏氏也能得到陆氏的帮助。

    眼睛瞄到她手腕上的玉镯,眼神暗了暗,她一定要想办法将这镯子纳为己有。

    “哟,大小姐回来了,看这嘴唇,刚才一定很激烈吧?”苏澜嘲笑道,果然像妈妈说的是个狐媚子,这才见第一面就成这样,说不定刚才已经献身了。

    苏康咳了咳,瞪了一眼女儿,一点也不懂事,如果不是苏晚情,不就换她嫁过去了嘛。

    看到爸爸瞪自己,苏澜瘪瘪嘴,一脸的不乐意。

    苏晚情看了众人一眼,点点头朝厨房走去,刚好嘴破了,也不用打招呼了。

    “喂,你都不跟爸妈打招呼吗?一点家教也没有。”苏澜在身后叫道。

    苏晚情回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苏澜,“我嘴破了。”既然刚才已经被她说出来了,她就脸皮厚到底了。

    苏澜气的瞪圆了眼睛,唐素眉扯了她一把,朝她摇摇头。

    苏晚情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冰袋按到嘴唇上。

    “晚情,你跟陆奕辰见第一面就跟他接吻了?”唐南肃跟到厨房生气的说道。

    ------题外话------

    如果点进来的美妞们,本文还入你眼的话就抱走收藏,荷子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