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章 她可真是太会演戏了。

    郁晚走出程宅的时候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现在是初冬,天气原本就冷的紧,她为了来程宅只穿了一件连衣裙,一出门冻地鼻尖都红了。

    她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当屏幕上跳动着“乔兰心”三个字的时候,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但是她还是冷静了下来,按下了接听键。

    “喂,郁晚,听管家说你两天前就刑满从纽约回B市了,怎么也不跟妈妈联系?”

    那头是她的亲生妈妈,乔兰心。同样也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陆一浓的亲生妈妈。

    现在乔郁晚只要想到这两个人,脑海当中就会浮现起两年前在纽约法庭上面的景象:当时陆一浓靠在她的父亲陆弘阳和妈妈乔兰心的身旁,左眼被一块纱布蒙着,含娇带泪地看着乔郁晚被警察从法庭带走送进监狱。

    而她的亲生妈妈,并没有开口帮她说一句话。

    “妈妈,如果你是帮陆一浓打听我出狱后的情况的,那么麻烦转告她,她可以开始紧张害怕了。”她踩着高跟鞋太久,脚后跟有些磨破了,但是还是必须要走,她不能够在程宅面前逗留太久。

    程祁东那样的男人,难免不会报警把她这个闯入者抓起来。

    “郁晚,妈不希望你这样看待你妹妹。浓浓因为你伤了一只眼,但这两年里面也没有说一句你不好。”

    “是吗?那她可真的是太会演戏了。”雨中她的黑色连衣裙被打湿,头发也紧紧贴在了额头上面。

    乔兰心的耐心似乎有些被磨光了:“不说以前的事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回家?哪个家?是妈妈你的家还是爸爸的家?”乔郁晚讪笑,眼底尽是凉意。

    在乔郁晚两岁还没开始记事的时候,乔兰心在家中父母的强逼下,抛弃了郁晚跟丈夫江颂年,嫁给了B市权贵陆弘阳,一年后生下一对龙凤胎。而她的爸爸江颂年也没有闲着,一转眼立刻就又娶了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

    乔家原本就是名门,二十几年里,乔兰心成了国内有名的女企业家和慈善家,而乔郁晚的爸爸江颂年也从当年的无名小子变成了赫赫有名的外交官。

    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乔郁晚,她被父母双方抛弃,谁都不愿意为这个本不该存在的女儿买单。

    “回妈妈这里来吧。以前的事情妈妈和你陆叔叔都不会责怪你的,就算承泽还在医院昏迷,浓浓的眼睛因为你受到了伤害,你仍旧是我的女儿。”陆承泽跟陆一浓是孪生姐弟,三年前因同郁晚一起车祸后成了植物人。

    乔兰心说的,比唱地还好听。

    “妈,你确定你不是在数落我的罪过?”她苦笑,“我不回你家也不回爸爸家了,我马上会有自己的家。我要嫁人了。”

    “你……你要嫁给谁?”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话落,郁晚直接挂断,没有给乔兰心追问的机会。

    因为她知道只要她跟乔兰心说一个字,下一秒,陆一浓就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