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九章 我就当是你邀请我再去程宅了。

    这个女人的脸皮还真是厚,浑身上下的一股子戾气。

    “你还打算在我身上打持久战?”程祁东从身旁拿过了几份文件翻开,拿过万宝龙的钢笔开始批阅文件。“我时间还是挺充裕的。”

    程祁东没有抬头,郁晚看到他拿着钢笔的手指骨节修长分明,浴袍的袖子略微被卷起了两褶,露出了手臂上分明的青筋,由于刚刚洗完澡,他的脖颈和手臂上还残留着一些细密的水珠没有擦干净。

    “乔小姐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恩?”这好像是程祁东头一次叫她。

    “强扭的瓜不甜。”

    郁晚略微拧眉:“但是能够扭下来我就会觉得很高兴。我扭不下来,起码也不能够让我妹妹扭下来,是不是?”

    程祁东拿捏着手中的钢笔,略微把玩了一会,抬头看她的时候眼底讳莫如深。

    “我有洁癖。喜欢干净的女人。”程祁东的话说的很直接。

    “现在处.女证明这东西不值钱也不可信了,程先生不会是想要我去医院开这么一张废纸吧?”郁晚的话更加直白。

    话落,她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下午三点半她约了山山在这家酒店喝下午茶,时间差不多了,她再在程祁东这边耗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程先生,我们的事情来日方长。现在能不能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昨晚我落在程宅了。”

    她伸出手来,修长白皙的手摊在他面前。

    “你觉得我会随身带着你的身份证出门?”程祁东的语调显得有些慵懒和不悦。

    对哦,他怎么可能带着她身份证。

    “那我就当做是程先生再次邀请我去程宅了。”郁晚自己都觉得自己很不要脸,但是她必须厚着脸皮,就像两年前她因为顾忌着自己的脸皮,没有死乞白赖地去求慕呈延帮她作证,入狱之后才悔地肠子都青了。

    她也不管程祁东如何看她,转身立刻离开了包间。

    一出包间,她觉得自己的腿都有些发软了。

    在程祁东面前假装什么都无所畏惧的样子,实际上她却是紧张地要命。但是她知道,哪怕程祁东不娶她,也绝对不能够让他娶了陆一浓。

    *

    槟城酒店的大堂是法式下午茶,郁晚拿着小银勺缓慢搅拌着咖啡,听着山山在念叨。

    “郁晚,你真的得想好,程祁东跟陆一浓是有婚约在身的,你要是真的嫁给了程祁东在外界看来你就是小.三。”

    山山叫做沈岑,因为“岑”字上面有个“山”,而幼儿园时候的郁晚又不认识“岑”,就一直“山山长山山短”地喊了十几年。

    的确,好多年前乔兰心跟程祁东的父亲是商场上的朋友,多年前就订下了两家的联姻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