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章 陆一浓跟她,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坐了两年牢名声早就臭了,还怕背个小.三的名声?陆一浓毁了我的名声,我也不会让她好过。”郁晚比山山想的要冷静的多,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况且,陆一浓见过程祁东吗?”

    她嘴角勾了一下,含着讽刺。

    山山摇头:“应该是没见过,别说是陆一浓了,你妈妈恐怕都没过他吧?”

    程祁东为人低调,几乎从来不在外界露脸。传闻是他性格古怪,不喜与人交际。

    “那不就得了。我就做一回搅屎棍,搅了他们的婚约。况且,我是真的需要傍上程祁东,否则的话我的未来就全毁了。”郁晚低头,看了一眼被她搅拌地都凉了的咖啡。

    她出狱之后身无分文,因为有案底也根本无法去做回设计师,而她那对爸妈,从小到大就没有管过她,如果不是靠着那点可怜的救济金的话,她恐怕都活不到这么大。

    陆一浓跟她,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此时,酒店的服务员走了过来,满脸歉意:“两位小姐抱歉,今天我们一楼的下午茶就开放到四点半。”

    “平时不都是到六点半吗?”山山皱眉,她是这里的常客。

    “今天慕氏集团开酒会,包下了一楼所有的场地。”

    “慕氏集团?”山山看向了郁晚,倒抽了一口凉气,慕氏,慕呈延……

    郁晚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拎包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不远处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的江牧霆。

    江牧霆一身正装,整个人身上都是沉稳温和的气息。他看到郁晚的时候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她已经回去了,而当看到郁晚身边的山山的时候,江牧霆的脸色略微僵持了一下,但是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便敛了神色。

    “哥。”郁晚上前,山山在看到江牧霆的时候慌了一下,打翻了桌子上的水杯,服务员连忙去帮她擦衣服,但是她却紧张地连忙拿出几张百元钞票放在了桌上:“买单。”

    她走到了郁晚身旁,仰头看着江牧霆的时候眼光有掩饰不了的灼热。

    “今晚是慕氏酒会,快开始了,要不要一起参加?”江牧霆的目光停留在郁晚身上,连余光都没有瞥向山山。

    “哥,你觉得我想见慕呈延吗?”郁晚的声音听上含着淡淡嘲讽,慕呈延和江牧霆是至交,当年郁晚追求慕呈延还是江牧霆一手促成的。

    “酒会人那么多,不一定会见到。”江牧霆是希望郁晚能够跟这个社会走近一点,她“与世隔绝”了两年,需要重新融入B市。

    郁晚明白他的意思,看了一眼身旁的山山,山山的眼神一直在江牧霆的身上,郁晚知道山山很想跟江牧霆相处,最终还是答应了。

    *

    宴场内,到处都是觥筹交错。慕氏大换水,今天是庆祝慕呈延担任新总裁的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