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一章 一句一时糊涂就能抹去两年牢狱之灾?【一更】

    江牧霆将她们带进会场之后就去同人应酬了,山山坐在那边满眼都是江牧霆的背影。

    郁晚伸手在山山面前晃了晃:“要看怎么不光明正大的看?他好歹是你的未婚夫,你见了他就跟小学生见了班主任一样。”

    山山凝眸,讪讪笑了一下:“我们约好了在人前装作不认识的,等到我今年生日,我们的婚约就解除了。”

    “我哥还真是会挑日子,在你生日的时候送你这么大一份礼。”郁晚不想劝山山,微微皱眉,“我去拿杯喝的。”

    郁晚起身,走到了一旁的食品区域,准备拿一杯热牛奶。

    当她伸手要触碰到玻璃杯的时候,下一秒一双手抢在她前面拿过了玻璃杯,递到了她面前。

    “郁晚。”慕呈延的声音在上方响起的时候,郁晚浑身震颤了一下,她抬头,对上慕呈延干净的眸子。

    以前啊,她就是被这双眼睛迷得七晕八素的。

    “慕学长,不,现在是不是该叫你慕总了?”郁晚淡淡抬眸,轻嗤。

    “郁晚,别阴阳怪气地说话。”慕呈延原本是她在S大念书时候的学长,念的是金融,但是因为又高又帅,所以经常会被服装设计系的学生抢来当模特,郁晚跟他也是这么认识的。两年前在纽约设计师大赛的后台,他是她的模特,但是还没上场,她就因为故意伤人被夺去了参赛资格。

    郁晚喝了一口牛奶,心底隐隐有些酸胀难受,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

    “让我哥把我骗到酒会来,你很得意是不是?”郁晚在遇到他了之后才明白,江牧霆就是帮着他来见她。

    她的眸光里面带着隐约的恨意。

    “我们去安静的地方说话,行吗?”慕呈延长着一张温和的脸,五官俊逸。

    郁晚没有拒绝,她想听听看慕呈延能说出什么鬼话来。

    *

    酒店走廊尽头,郁晚淡定站在角落里面,仰头看着慕呈延。

    “郁晚,两年前的事情是我不对。”

    “是啊。”郁晚不按套路出牌。

    慕呈延一脸愧疚:“我以为陆一浓不至于会把你送到监狱里去。”

    “你不是都跟她在床.上交流过了吗?怎么还这么不了解她?”郁晚狠狠地讽刺了慕呈延一把,但是心底却像是被揪了一把一般地疼。

    两年前陆一浓在她入狱之前去监狱里面看过她,殷红的嘴唇里面吐出来的话让她至今都记得清晰:“你追了八年的慕呈延,我只是勾勾手指就跟着我上.床了。他当然不会帮你作证了。”

    想到这里,郁晚的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当中。

    “当时,是我一时糊涂。”慕呈延承认了。

    郁晚咬牙,眼眶略微有些通红地看着他:“你一句一时糊涂就能够抹掉我两年的牢狱之灾?那也太轻松了吧?以后你还是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免得我一生气就把你跟我妹妹睡.过的事情说出去,大家面子都不好看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