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九章 没看到我老公在这儿?!

    “一杯苏打水。”郁晚也对调酒师开口。

    她就坐在他旁边,铁了心地跟着他。她有的是时间陪他周.旋。

    “程先生,你怎么不跟你朋友一起去跟女人喝酒啊?”郁晚瞧了一眼在舞池中一脸兴奋的季邵,打趣道。

    “你再跟着我,我会立刻让你变成黑户。”程祁东的话里面带着一丝威胁和嘲弄。

    郁晚心底顿了顿,他竟然用她的身份证威胁她,也太不绅士了。

    她从调酒师手中接过苏打水酣畅地喝了一口:“我成了黑户不要紧,程先生有的是办法让未来的程太太有身份。是不是?”

    郁晚觉得自己为了倒贴程祁东真的是脸皮越来越厚了。

    她咬咬牙,暗自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为了阻止陆一浓的婚姻。

    “程太太必须身家清白,没有案底。”

    一句“没有案底”让郁晚的心底沉了沉,她的鼻尖略微酸了一下。

    她吸了吸鼻子,脸上仍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来程先生调查过我了?”

    “礼尚往来。”他指的是她调查他的事。程祁东这个男人用斯文败类这个词来形容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

    表面上一副绅士做派,但是骨子里就是个“败类”。

    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伏特加,喉结滚动,从郁晚这个角度看侧脸深邃沉稳。

    “啊切!”郁晚打了一个喷嚏,她因为淋了雨之后去了医院也没来得及换上干衣服,大概是感冒了。

    她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伸手正准备去扯张纸巾擦一下鼻子的时候,手刚伸出去,下一秒就被一只男人的手握住了纤细的手腕。

    郁晚顿了一下,一抬头,看到了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

    “小姐,今晚一个人?”?郁晚皱眉,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来搭讪的。她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但是却被紧握住,动弹不得。

    “放手。”她冷冷开口,睨了一眼男人。

    “哟,性子还挺烈的。衣服湿成这样,是想湿.身.诱.惑?”男人伸手碰了一下郁晚的肩膀,郁晚瑟缩了一下身体,很反感这样的触碰。

    “你哪只眼看到我一个人?!我老公在这儿你没看到?”郁晚咬牙,余光瞥到身旁的程祁东无动于衷。仍旧拿着酒杯在喝酒。淡定如常。

    一句“老公”说出口,男人看了一眼郁晚身旁的程祁东,手略微松了一下,程祁东身上自带着一股子在商场上沉淀下来的气场,让人觉得怵然生寒。

    这种原本属于四五十岁男人独有的魅力,安在程祁东这个年龄上面竟一点都不违和。男人最难得的就是这股子气场。

    这个男人见程祁东自始至终都没有理会郁晚,一下子将郁晚从吧台的椅子上面拽了下来。

    “老公?哼,随便拉个男人就说是你老公?要不今晚我当你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