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十章 一个小姑娘,不要随随便便叫人老公。

    郁晚一个踉跄差点跌入男人的怀中,幸好她另一只手扶住了吧台的桌子。?“不要脸。”郁晚的声音倔冷,心底有些怕,毕竟她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我老公很厉害的,你要是掉了一根头发,他不会放过你!”?郁晚这句话既是说给男人听的,又是在激程祁东。

    她背对着程祁东,手腕被男人拽着的地方原本就抱着纱布,因为男人太用力,纱布里面晕开了血迹。

    男人见程祁东根本不理会,丝毫没有畏惧:“你倒是叫几声他啊,看他理不理你。”?郁晚心底一衡,别过头去慌忙叫程祁东:“老公!他欺负我!”

    她的紧张隐没在娇嗔里面,程祁东略微斜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装模作样的本事还真的是不低。

    男人听到郁晚娇嗔的“老公”,顺手一下子将她抱在了怀中,笑着开口:“乖,再叫几声给我听听。一个晚上多少?我包了。”?郁晚一听被算计了,恼地脸色通红。男人附身,嘴唇都快要贴到她的脸颊了。

    “程祁东!”郁晚终于忍不住了,闭上眼睛叫了一声程祁东。

    “松手。”下一秒,郁晚觉得男人拽着她的手似乎松开了一些,她睁开眼,看到程祁东伸出长臂紧握住了男人的手腕。

    男人被抓地疼痛难忍,咬紧牙关瞪着程祁东:“别瞎管闲事!”

    郁晚见程祁东帮了她,连忙钻到了程祁东的身后,低声开口:“老公......”

    男人一慌,敢情这个男人还是真的是她老公?

    “对不住了,对不住了......”男人连忙赔笑。

    程祁东松开了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方手帕,像洁癖似地擦拭了一下修长的指节。

    他抬眸,瞳仁深邃。

    “让他滚。”程祁东开口,是对一旁的调酒师说的,调酒师闻言立刻去通知了暮色的几个保镖,保镖上前将男人直接“扔”了出去。

    郁晚见状,心才略微沉了沉。

    看来程祁东也并非是真的油盐不进,男人到底都是见不得女人柔弱的一面的。

    “谢谢程先生,你帮了我,看来我要以身相许了。”郁晚说的是俏皮话,她是故意在撩程祁东。她当然清楚程祁东不会理会她。

    程祁东被拂了喝酒的兴致,拿出一张卡递给服务员唔结账,等待结账的时候他看着郁晚心有余悸的眸子。

    “一个小姑娘,别动不动就随便叫男人老公。”他的声音磁厚,将原本那块擦过手的手帕扔到了一旁的纸篓里面,动作随意。

    郁晚含笑,她一笑眼角就略微弯了起来,是典型的笑眼:“程先生是要给我说教吗?但是我没有随便叫男人老公啊,我只叫你。”?郁晚觉得自己的脸皮真是刀枪不入,一切都是为了讨好程祁东。

    - - - 题外话 - - -

    明天双更,收藏呀北鼻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