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百九十八章 既然怕,就不要吹牛。

    “回家吧。”江牧霆的声音沉沉,沈岑以为他是不高兴了,紧张了一下。

    “怎么了?”

    “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是不是痛经?”

    痛经这样的词眼从江牧霆口中说出来,的确是略微有那么一点点奇怪,让沈岑听着都红了脸。

    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垂首:“没事的,我吃点热的就好了。我很想看那部电影。”

    “想看过几天也可以去。”江牧霆觉得她固执。

    “过几天你又没空了,而且……万一你反悔了怎么办……”她低声喃喃着,声音微弱,她就怕江牧霆后悔跟她过下半辈子。

    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

    “不会。”她不知道他这句不会指的是什么,但是心倒是安定了不少,“我找时间抽空陪你来看。”

    “不用不用,就今天,我真的好多了。我是昨晚没有睡好脸色才苍白的,待会儿我涂点口红气色就好了。”沈岑说的匆忙,话语都是磕磕绊绊的。

    江牧霆闻言,看着她紧张的脸庞:“你不用这么紧张。”

    “紧张?我有吗?”沈岑低声喃喃地说道,“我就是比较心急了。怕你不陪我去看电影。”

    “你确定吃点东西会缓和?”江牧霆有点不放心沈岑说的话,怕她撒谎。

    “恩,保证。”沈岑的肚子的确是已经稍微好点儿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改变身体的情况。

    “恩。”

    江牧霆开车带着沈岑去了一家粤菜餐厅,他给她点了一份粥和虾饺,沈岑吃了一点下肚之后就觉得胃和小腹都舒服多了。

    她夹起最后一个虾饺,看着对面没有怎么吃的江牧霆,心底有些愧疚:“你是不是不喜欢吃?”

    “没有,早饭刚吃没有多久。”

    “哦……”肚子舒服了一些之后,沈岑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

    “以后不用为了让我陪你勉强自己。我说过,来日方长。”

    婚姻是冗长的,长到最后会让人忘掉这些日子里的很多细节,所以沈岑觉得,所谓的来日方长,不如珍惜眼前。

    沈岑现在要的,就是眼前……

    “我觉得我们之间浪费了很多时间,所以在一起的每一分钟我都想要好好过。”沈岑朝着江牧霆淡淡笑了一下,她的笑意微讪,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她觉得自己说的话听上去怪尴尬的。好像****的十几岁小女孩才会说出口的……

    她以为江牧霆肯定会嘲笑她了,没想到江牧霆却是压了压唇,笑道:“我尽量抽时间,帮你完成这个愿望。”

    什么愿望不愿望的,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心愿而已。但是沈岑心底已经是高兴地不行了,像是有一只小兔子在心里头跳啊跳啊跳的。

    江牧霆自从答应了她之后变得很好说话啊。

    她心底藏着小小的疑问,她不知道江牧霆为什么忽然要答应她,但是她不敢问出口,想着,还是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问比较好。

    *

    电影院。

    这部欧美的恐怖片在国内上映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电影院里面几乎是爆满。

    沈岑说看电影的时候有一定要吃爆米花喝饮料的习惯,但是以她现在的状态不能够喝饮料,在她以为自己只能够干吃爆米花的时候,江牧霆却去旁边的咖啡店给她买了一杯生姜红糖水来。

    “你,从咖啡店里,怎么能买到这种东西?”沈岑好奇地问道,她从江牧霆手中接过了红糖水,握在手心里觉得暖融融的,暖意从手心传递到了浑身上下,舒服地紧。

    “麻烦他们帮忙做了一杯,生姜还是去隔壁的餐厅借的。”江牧霆的话语里面似乎是带着笑意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一些。

    “谢谢呐。”沈岑心底乐开了花儿,她也没有憋在心里,高兴全部都写在脸上了。

    等到电影开场的时候,沈岑的红糖水就已经喝地差不多了,喝完之后她将手贴到了江牧霆的手背上,她掌心温暖。

    “冷不冷?”沈岑的笑意都堆在眼角,笑道,“我手是热的。”

    江牧霆看着她笑地像是一个小孩子,脸色也很放松:“喝完了肚子有没有舒服一点?”

    沈岑听到这句话心里头简直暖爆炸了,像是有一颗温暖的炸弹砰砰砰地在心里头炸了开来,甜蜜极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一些。

    “恩,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可以看恐怖片了。”沈岑凑近江牧霆,“听说这部电影在北美很受欢迎的,就是特别恐怖,还是4D的,你敢不敢看?”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问你?”江牧霆在黑暗中看着她的眼睛,电影刚刚开始,还在放无聊的片头广告。

    “我?看来你之前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我,我从小看恐怖片长大的。最不怕的就是鬼了,不信你下次就去问问晚晚,我们念书的时候经常租了碟片躲在家里关灯看的。”

    “什么爱好。”江牧霆轻笑。

    电影开始,两个人都专注看电影了,没有再说话。

    *

    电影院门口。

    江牧霆看着沈岑吓白了的脸颊,有些忍不住轻笑,他握拳放在鼻下笑:“既然怕,就不要吹牛。”

    “谁……谁说的!我没有吹牛,是这部电影太可怕了,比我以前看的所有都怕。”她强行解释着,不知道自己是太久没过恐怖片了,还是生完孩子之后抗惊吓能力下降了,还是这部电影是真的太可怕了。

    总之她刚才看的时候,全程都紧紧拽着江牧霆的胳膊,如果不是江牧霆阻止,她都将手指甲都嵌进他胳膊里去了……

    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必须要为自己正名一下!

    她仰头看着江牧霆,目光炯炯,认真极了:“我刚才真的不是在你面前故意装柔弱的,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女人。我是真的……有点怕这部电影。我最近抗惊吓能力有点下降。你千万不要误会。”

    沈岑不想被江牧霆觉得她是一个喜欢在男人面前假装柔弱的女人,她是典型的工科程序猿,不擅长这一套的。

    “以你刚才的表情,我想我还不至于到分辨不出你是真的怕还是假的怕的地步。”江牧霆轻笑了一下,这笑意在沈岑看来,非常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