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百零一章 以后没人再会欺负你。【全文完结】

    纪姿雅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自己回到了小时候,被杜悦刚刚领养的时候。

    梦里面杜悦把小小的她拎到了墙角里罚站,一一叮嘱她不允许做这,不允许做那。当时她害怕,只是拼命点头,对杜悦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凶巴巴的。

    再后来发生了杜悦丈夫要欺辱她的事情,她就彻底地对这个家死心了,梦里都是杜悦的谩骂声,砸东西的声音,乒乒乓乓在她耳边骤响。

    她从睡梦中醒来,浑身都是冷汗,她猛地从床上起身,背后湿透了一大片……

    纪姿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灯,她太怕了,总觉得杜悦随时随地会像小时候那样将她拎起来,灯光一打开,四周的环境顿时亮了起来。

    她环视了一眼四周,脑中顿时有些糊涂,做梦梦地太久了,竟然忘记今晚她没有睡在自己家,而是在季宅……

    昨晚她到了季捷这边,晚上太晚了就没有回去,而且外面忽然开始下雪,大晚上回去也不安全。

    纪姿雅浑身难受,她下床床上棉拖走到了窗户旁边,看了一眼窗外朦朦胧胧的大雪。

    B市是南方城市,冬季下大雪的几率也很小,今天是难得的大雪……

    南方不供暖,室内的中央空调开着,但是纪姿雅仍旧觉得浑身冰冷,她根本没有办法睡觉,或是认床,又或是因为这段时间跟季捷太顺风顺水,导致她开始忧心忡忡杜悦那边的事情……

    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两点半,她竟然在这样的时间醒了……

    纪姿雅想了想,离开客房,关上门,走向了主卧。

    季宅一共有三层楼,二楼的主卧是季邵的,三楼的主卧是季捷的。

    昨晚她住下,季捷很绅士地给她安排了客房,并没有让她跟他一起睡在主卧,这一点纪姿雅觉得心里很暖,但是同时也很想笑。

    季捷到底是装正经还是真的正经?

    不过那种念头在脑中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她现在只觉得恐惧,刚才漫长的噩梦让她根本不敢一个人入睡了。

    她匆匆走到了主卧前面,没有敲门,这个时间点敲门也未免显得太过奇怪了。

    纪姿雅直接推开门,房间内是静谧的昏暗,季捷已经熟睡。

    她很不好意思吵醒他,但是她是真的很怕一个人睡,如果让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的话,她宁可不睡觉,坐一晚上了。

    但是眼皮子正在打架,她很困了。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床边上,轻轻掀开了被子躺在了季捷身侧,她自以为动作已经很轻很轻了,但是没想到还是惊扰了身边人。

    季捷侧身翻了过来,迷迷糊糊当中感觉到了一个身影在他身边躺下。

    “季捷?”她低声开口,伸手轻轻地扯了扯季捷的手臂。

    季捷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当他模模糊糊当中看到一张人脸的时候应该是被吓了一跳。

    “你不会以为我是女鬼吧?”纪姿雅低声问道,声音里面带着一点点笑意。

    季捷起身,擦了一下眼睛,打开了灯。

    他睡眼朦胧,而且上半身没有穿衣服,让纪姿雅看的脸庞微微一红。

    “几点了?”

    “凌晨两点半。”纪姿雅老老实实说道。

    “你不睡觉?”季捷可以说是非常耿直了。

    纪姿雅钻进了被窝才觉得暖和了一些:“我刚才做噩梦了,有点怕。”

    她觉得自己表达的意思已经够明确了,季捷应该能够听明白。

    “你来这个房间睡,就不会做噩梦了?”

    纪姿雅略有些无语,季捷的话将他的直男本性暴露无遗……

    “没有,你在我旁边我可能就不会做噩梦了。”她真的觉得很尴尬,让一个女生提出一起睡觉的提议。

    虽然他们今晚肯定也只是盖着被子纯睡觉而已,但是她仍旧觉得面颊滚烫。

    季捷怔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他是真的没有睡醒。

    “你这样忽然出现到我身边,我晚上可能会做噩梦。”季捷开了一个玩笑,睡意稍微清醒了一些。

    纪姿雅伸手轻轻推了推他,季捷附身过去,在她耳边轻轻印下了一个吻:“睡吧。”

    纪姿雅陷入了季捷的怀中,睡意立刻袭来,她伸手轻轻环住了季捷的窄腰:“我刚才做梦梦见杜悦把我拎了起来。”

    “以你现在的体重,她拎不起你。”他声音沙哑困乏。

    纪姿雅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笑:“能不能说句好听的?”

    季捷笑了,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沉默片刻,沉声在她耳边开口。

    “以后没人再会欺负你。”

    纪姿雅闻言,心底微湿。

    是啊,以后没有人再会欺负她了。

    她愈发靠近了一些季捷,沉浸在他的怀中,呼吸着他身上独特的味道,沉沉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