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姬无双vs暖暖】

    司徒琏和墨衣成亲之后没几天,南宫暖突然过来找靳辰,说她想回家去了。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暖暖是在这里住得不开心吗?”

    南宫暖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只是我出来很久了,很想念父兄,也该回家去了。”

    靳辰微微点头:“你说得倒也没错,但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南宫暖微微点头:“你问吧。”

    “你对小姬,是怎么想的?”靳辰看着南宫暖问。南宫暖一个姑娘家,出来这么久了,想要回家,是天经地义的。但靳辰很想知道,南宫暖是不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姬无双,就此决定各走各路了?

    南宫暖对于靳辰的问题,似乎并不意外,她微微一笑摇着头说:“我和姬无双并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你是介意他的过去吗?”靳辰看着南宫暖问。她只是想知道南宫暖是怎么想的,如果南宫暖执意要离开的话,靳辰也可以把南宫暖拒绝姬无双的理由告诉姬无双,让他死心。

    南宫暖微微摇头:“跟过去无关,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坏人,现在的他也很好,我希望我们永远都是很好的朋友。”

    南宫暖知道姬无双喜欢她,所有人都知道。南宫暖并不在意姬无双的过去,即便她曾经因为那些心中并不喜欢姬无双这个人,觉得他是个风流浪荡子,但那都是在姬无双和南宫暖产生交集之前的事情,而人总归是会改变的。

    姬无双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游戏人间的姬圣子了,他现在很好,即便他容貌和武功都不如墨青,但这也没有比较的必要。跟墨青靳辰齐皓诚北堂豪秦骁这些人在一起,姬无双很少有做主的机会,也很少有展露实力的机会,这并不代表他不出色。他只是喜欢这些朋友,愿意追随他们。

    南宫暖是个很善良很从容的姑娘,她对很多事情看得都很开,言行举止都让人如沐春风。她对身边的所有人都很好,相较之下,在这群朋友里面,南宫暖对姬无双相对来说更冷淡一些,但这并不代表她现在还讨厌姬无双,她是认可现在的姬无双的,但感情的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南宫暖话落,感觉靳辰的神色微微有些怪异,她回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愣在了那里,因为姬无双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刚刚靳辰和南宫暖的对话,想必他都已经听到了。

    看到南宫暖看过来,姬无双神色有些狼狈,猛然转身,就从门口消失了人影。

    南宫暖微微蹙眉,并没有追出去。

    靳辰心中微叹,看着南宫暖笑了笑说:“如此,我明白了。暖暖不必介怀,小姬一开始就知道他自己配不上你,你会找到一个更好的人。”

    南宫暖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情绪,再抬头的时候,神色如常地对靳辰说:“我想赶回家中过年,所以打算过两日就走。”

    靳辰微微点头:“当然可以,我去送你回家。”

    南宫暖愣了一下:“不用,我知道路,可以自己走的。”

    “那怎么行呢?”靳辰摇头,“这么远,让你一个人回去,万一路上出事了怎么办?正好我想去看看苏苏和新月,和你顺路。”

    如今天下安定,虽然还没有统一,但这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秦骁现在一门心思和东方云沁过二人世界,啥事都不管,靳辰打算等明年开春,让他们师兄弟三个人坐一起,好好商议一下未来的事情,如果真定不下来的话,反正他们仨都不想当皇帝,正好用抽签来决定,很公平。

    所以靳辰其实没什么事情,身边除了北堂豪这个光棍儿之外,靳辰最关心的南宫暖和姬无双这一对儿,眼看就要吹了,靳辰觉得……那就这样吧!缘分的事情也不能强求,南宫暖不喜欢姬无双,靳辰不会勉强她,也不会让任何人勉强她。

    如今南宫暖想回家,靳辰准备亲自去送她,正好顺路去看看冷肃和冷新月。

    “那好吧。”南宫暖微微点头,她知道靳辰决定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她不想麻烦靳辰,但这样一来也没有什么不好,她路上就有伴儿了。

    南宫暖话落就离开了,离开之前和靳辰说好后日一早就出发。南宫暖在千叶城交了不少朋友,还有一群小姐妹,都要一一去告别。

    南宫暖走了之后,靳辰出门,就看到北堂豪从不远处路过。

    “阿豪,过来。”靳辰叫了北堂豪一声。

    北堂豪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看着靳辰问:“怎么了?”

    “你有看到小姬吗?”靳辰问北堂豪。

    北堂豪点头:“有啊!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在安平王府喝酒来着,那个林桓酒量不行还非要跟我们拼酒,最后喝得烂醉如泥,被他老爹扛走了,哈哈!”

    靳辰无语地看着北堂豪:“我说今天。”

    北堂豪摇头:“今天没有,小姬昨晚回来的时候还厚着脸皮问安平王妃要了他们府里最后一小坛梅子酒,说要送给暖暖做点心用,当时阿洵差点跟他打起来!怎么了,小姬不见了?”

    “暖暖要走了。”靳辰看着北堂豪说。

    北堂豪微微愣了一下:“暖暖要回家?回南宫城?”

    靳辰微微点头,北堂豪神色莫名:“所以他们俩这是没戏了?”

    “你觉得呢?”靳辰白了北堂豪一眼。

    北堂豪叹了一口气说:“虽然大家都觉得小姬配不上暖暖,但咱们还是希望小姬能够抱得美人归的。”

    南宫暖是个堪称完美的姑娘,样貌才学人品性格都好得没话说,大家都喜欢她。虽然周围的朋友心里都觉得姬无双其实配不上南宫暖,但总归感情的事情他们都是外人,而他们都是真心希望姬无双和南宫暖能够修成正果的。不过如今看来,显然是没戏了。

    “算了,暖暖既然想走就让她走吧。我要去送她,你也一起去吧,正好你可以回家看看你老爹和你弟弟,想回来的话再跟我们一起回来。”靳辰看着北堂豪说。

    北堂豪愣了一下说:“你要亲自去送啊?那我就不去了呗!有你在,各路牛鬼蛇神退散,用不上我。”

    靳辰看着北堂豪神色莫名:“你都出来两年了,竟然不想回去看看?你说,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

    北堂豪嘿嘿一笑:“这个嘛,我都这把年纪了,还不能看上个姑娘啊?”

    靳辰微微有些惊讶:“阿豪你真出息了啊!竟然瞒着我!小心我把你的好事给搅黄了!”

    北堂豪立刻对着靳辰作揖:“别别别!千万别!我这不就打算这两日告诉你呢!还要请你帮忙呢!”

    靳辰轻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说吧,是哪家小姐?难道是那个最近总是跟你偶遇的黄小姐?听小姬说那个小姐可是喜欢你喜欢得茶不思饭不想,说要非你不嫁呢!”

    “咳咳!”北堂豪连连摆手,“什么黄小姐红小姐的,我不认识!”最近当朝太傅的孙女黄小姐看上了北堂豪,天天派人在墨王府外面蹲守,然后制造和北堂豪的偶遇,一副非北堂豪不嫁的样子。姬无双昨天还跟靳辰说起这件事,说北堂豪对那位弱柳扶风娇娇柔柔的黄小姐很头疼,而他和齐皓诚看戏看得很开心。

    “那是哪家小姐?”靳辰对千叶城的大家小姐其实并不怎么了解,因为她交际圈子很固定,那些人也不敢往她身边凑。

    “是靳家小姐。”北堂豪嘿嘿一笑。

    靳辰愣了一下:“你看上我堂姐了?”

    北堂豪扶额:“你说什么呢?你堂姐靳萱都定亲了,下月就出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我家也没小姐了!”靳辰表示靳萱定亲的事情她还真的没怎么关注过,因为她最近一回来就在忙司徒琏成亲的事情。不过靳萱这次再嫁,有靳放把关,肯定是个好人家,这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我看上你妹了!”北堂豪看着靳辰说。

    靳辰微微蹙眉:“你说宛如?她也定亲了啊!”靳辰记得今年年初靳宛如就定亲了,对方是一个将军的嫡幼子,靳放对靳辰说那个小子特别好,很配靳宛如,婚期就在来年开春。

    北堂豪嘿嘿一笑:“你还不知道吧?你妹妹已经解除婚约了,现在是自由身。”

    靳辰看着北堂豪,神色莫名地说:“阿豪,我妹妹解除婚约这件事,是不是你在搞鬼?”

    北堂豪倒是一点儿都不否认:“没办法,我看上的女人,当然不能被别人娶了去!你妹妹根本不喜欢那小子,是因为你爹中意,才定的亲。”

    “你把人家腿打断了?”靳辰看着北堂豪问。

    北堂豪摇头:“那不能!我好心促成了那小子跟他青梅竹马的一段好姻缘,那小子下个月就成亲了。”

    靳辰一脸佩服地看着北堂豪:“你能耐,你的事儿也不用我管了,等着你给我敬茶叫姐姐。”

    “嘿嘿,这当然没有问题,你要走就走,没关系,我找你二姐帮我去跟你爹说。”北堂豪显然都打算好了。

    “得,你滚吧!”靳辰摆摆手让北堂豪滚蛋,她本来还以为北堂豪真的一点儿都不着急,准备继续打光棍儿呢,结果北堂豪不声不响地盯上了靳宛如,还暗戳戳地毁了靳宛如本来定的亲事,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靳辰觉得北堂豪也是挺能耐的,北堂豪要当她妹夫,她当然很欢迎。

    北堂豪很快就走了,靳辰看着昏沉的天,似乎要下雨,还不知道姬无双那小子跑哪儿去了。

    靳辰去了姬无双的院子,发现里面静悄悄的,她推开门,就看到姬无双就坐在桌边,正在一个人喝酒,根本没有出门。

    “这是昨晚你从齐皓诚手中抢的梅子酒?”靳辰走进去坐下,看着姬无双问。

    姬无双默默地给靳辰倒了一杯,推到了靳辰面前,微微点头“嗯”了一声。安平王府的梅子酒是安平王夫妇自己酿的,口味很独特,而且数量很少,靳辰也就当年给靳晚秋接生,安平王舍得送了她一坛。

    今年安平王府最后一坛自酿的梅子酒,昨天被姬无双软磨硬泡从安平王妃那里讨走了,齐皓诚还相当不爽,因为姬无双说要用这种梅子酒做点心,齐皓诚觉得简直是暴殄天物。

    不过姬无双很开心,他觉得南宫暖肯定会喜欢的,他准备今天送给南宫暖。他听说南宫暖在靳辰那里,就想过去看看,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到了南宫暖和靳辰的对话。南宫暖要走,而且很直白地说,她只希望和他做朋友……

    姬无双当时只有一种感觉,他该死心了……他本就配不上南宫暖,他自己一直都知道,南宫暖不喜欢他太正常了,是他自己活该。

    姬无双回来之后,打开了这坛本来要送给南宫暖的梅子酒,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喝。原本香醇的美酒,如今入口都化成了苦水。

    姬无双神色黯然地对靳辰说:“小姐姐,你说我要不要到寒月寺出家去?”

    靳辰刚入口的酒差点喷出去,她无语地看着姬无双:“你脑子进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到墨王府门口吆喝一声,大把的姑娘对你投怀送抱!”

    姬无双苦笑:“可我只想要她……”

    靳辰伸手拍了拍姬无双的肩膀说:“小姬,你还记得当年你发过的誓吗?”

    姬无双神色一僵:“小姐姐,你确定你是来安慰我的?”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初姬无双当着几个朋友的面,发誓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女人了,但那是因为他那个时候没有遇到南宫暖。

    不过如今也无所谓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了,南宫暖不喜欢他,如果不是南宫暖,他这辈子真的不会碰任何女人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

    “你需要安慰么?”靳辰看着姬无双说。

    姬无双愣了一下:“我当然需要。”

    靳辰似笑非笑地说:“小姬,你不需要安慰,因为你自己心里已经安慰好自己了,甚至你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难道不是么?”

    姬无双神色一僵,眼中的黯然之色更浓了,微微点头说:“你说得没错。”

    靳辰看着姬无双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甚至从来都没有对暖暖说过你喜欢她吧?”

    姬无双摇头:“没有,我不敢,我觉得她一定会拒绝我。”

    “小姬,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喜欢你的。”靳辰看着姬无双说,“不是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去,那些都过去了,是因为现在的你,太懦弱太消沉了。”

    姬无双神色一震,就听到靳辰说:“从一开始到现在,因为你过去那些破事儿耿耿于怀的人不是我们,也不是暖暖,是你自己!暖暖从来没有看不起你,但你一直看不起你自己,你一直觉得你配不上她,你觉得她一定会拒绝你,所以你根本就不敢把喜欢说出口,难道你等着某天暖暖主动对你投怀送抱吗?你凭什么?”

    “姬无双,你确实配不上暖暖,我也不想安慰你,因为你活该!”靳辰看着姬无双说,“你自己不觉得难受吗?既不敢去追,又不肯放弃,暖暖如果喜欢你,才是眼神不好!”

    姬无双的脸色很难看,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垂着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而靳辰又喝了一杯酒之后,突然转移了话题:“阿豪要成亲了。”

    姬无双愣了一下,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靳辰看着姬无双神色淡淡地说:“很意外?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但我觉得好事将近了。他没有告诉我们,是因为他自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他自己想要的姑娘,他自己去追,他也相信自己可以娶得到。”

    姬无双沉默,靳辰接着说:“阿豪看上的是我六妹,他暗中毁掉了我六妹原本定下的亲事,这件事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恐怕他不说根本没有人会知道是他做的,因为他不会让人非议我六妹和他私相授受。”

    “他……一直都很好……”姬无双垂着头说。他心底一直都很羡慕北堂豪,北堂豪过得那么洒脱自在。

    “怎么?又自惭形秽了?”靳辰看着姬无双神色淡淡地说,“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就去寒月寺出家吧!既然你无法面对自己的过去,无法原谅自己,去佛祖面前忏悔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到时候我会把你介绍给圆慧大师,让你当他的弟子,你看如何?”

    姬无双沉默不语,靳辰站了起来,伸手把还剩下的大半坛梅子酒提了起来,然后径直出去了。

    姬无双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却因为靳辰的话,再也不复平静了。

    靳辰出门,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她远远地看到了司徒琏和墨衣,司徒琏用披风把墨衣裹在怀里,两人没有打伞,在雨中奔跑,欢笑声隔得老远传了过来。

    靳辰回头看了一眼姬无双紧闭的房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姬无双和南宫暖之间根本就不是南宫暖会不会喜欢姬无双的问题,而是姬无双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问题。他是个好人,他也很孝顺,而他父亲的死让他一直还沉浸在自责和愧疚之中,到现在都没有走出来。他无法原谅自己,他很自卑,认为自己不好,他又凭什么让别人喜欢他?

    姬无双和南宫暖之间的所有事情,靳辰都看在眼中。靳辰并不否认,姬无双是这个世界上对南宫暖最好的男人,南宫暖想要什么他都会想方设法满足,南宫暖的一颦一笑一个皱眉,他都懂那是什么意思,因为他眼中就只有南宫暖。如果危险来临,姬无双甚至会毫不犹豫地为了南宫暖死。南宫暖没有选择姬无双,她未来是否还能碰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男人是个未知数,但靳辰相信,没有其他男人会比姬无双对南宫暖更好。

    但这又如何呢?无关过去,是现在的姬无双还有很大的问题,如果他自己想不通的话,一切都是枉然。靳辰始终都没有劝过南宫暖接受姬无双,一句也没有,是因为她知道她不该劝,南宫暖的选择没有错。姬无双首先要自爱,要放下过去,释怀曾经,珍惜现在和未来,他才有资格去追求南宫暖。

    靳辰和墨青说她要去送南宫暖回家,墨青没有意见,表示要和她同去,孩子们也带上。得知要故地重游,去看望苏苏叔叔和新月姑姑,几个孩子也都是喜欢的。靳辰要把秦骁和东方云沁的女儿也带上,反正秦骁摆明了只要媳妇儿不要闺女了。

    不过北堂豪是真的不打算回去,至少今年不打算回去,因为他都计划好了,这个月就托靳晚秋去靳家提亲,然后把婚期定在年底,等明年开春,如果他媳妇儿没有身孕的话,他就带她一起回家看望老爹和弟弟,如果明年媳妇儿就怀上了的话,就等孩子生了再回去,想必他家老爹会很高兴的。

    北堂豪根本没想过他娶不到靳宛如这种可能,不是因为身份和地位,而是因为他已经在靳放和靳夫人面前怒刷好感很长时间了,他自认为他这个女婿靳放肯定是很满意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一行人要出发的这天。

    靳辰只准备了一辆马车,给南宫暖和孩子们准备的,她和墨青决定一路骑马过去。如今他们对于去那边的路已经很熟悉了,速度快的话,有望在过年之前到达冷星城。

    至于墨青这个魏国皇帝,不仅当了皇帝之后很快就溜了,这都很久了都没有回过魏国,不过魏国百官对此都很淡定了,没有皇帝也能处理事情,反正如今内忧外患都没有了,天下很安定,他们家皇帝的存在就是魏国的一个定海神针,这就够了。

    而这两天,靳辰没有再见到姬无双,南宫暖也没有再见到姬无双。

    小夜自己骑了马,墨小贝坐在他身前,兄妹俩对于要出门去玩儿可开心了。上次他们俩是被司徒琏带过去的,那会儿墨小贝还得司徒琏抱着,如今司徒琏娶了媳妇儿,专注造人,靳辰觉得他们可能最后真的会生十个八个的。

    马车里面就只有南宫暖和墨问小包子,以及吃饱了正睡得香甜的秦慕云小姑娘。

    “暖暖姑姑,你是不是回家以后就不会再回来了?”墨问看着南宫暖神色认真地问。

    南宫暖微笑摇头:“会的,以后有机会我会回来的。”

    墨问微微点头说:“那就好,我们都喜欢暖暖姑姑,如果姑姑不回来的话,我们会想你的。”

    南宫暖笑着说:“小宝这样说姑姑真的很开心。”墨问是个很高冷的孩子,很少表达对人的喜欢,南宫暖是真的开心。

    刚出了千叶城,一人一骑快马加鞭追了上来。墨问小包子掀开车帘回头看了一眼,对南宫暖说:“是小姬叔叔。”

    南宫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靳辰回头,就看到一眨眼的功夫,姬无双已经到了附近。今天的姬无双跟之前有些不一样。曾经姬无双喜欢穿着大红色的衣服招摇过市,后来他的父亲死了之后,他就再没穿过红色,衣服颜色不是黑就是灰,很暗沉,似乎也代表着他自己的心情。

    今天姬无双穿了一身藏蓝色的劲装,看起来干净利落,背上还背了一个相当大的包袱,里面似乎有不止一口锅……

    没等靳辰开口,姬无双看着她说:“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靳辰唇角微勾:“如果我不答应呢?”

    “反正我要去,小姐姐不答应我也跟着。”姬无双说。

    “小青青,好像赶不走,要不要带上?”靳辰煞有介事地问了墨青一句。

    墨青很随意地说:“带着吧,就当带了个厨子,给我们做饭。”姬无双的厨艺现在已经相当不错了。

    “那就走吧,姬大厨。”靳辰微微一笑说。

    队伍再次开始行进,姬无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马车,默默地收回了视线。

    靳辰之前专门找人定做了几顶帐篷,这次带着上路了。孩子们都很喜欢露营,刚开始也不是很冷,第一天晚上他们就决定露宿郊外。

    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南宫暖抱着墨问小包子要下车,一双修长的大手伸了过来,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给我吧。”

    南宫暖把墨问递给了姬无双,姬无双接住了墨问,然后就站在那里,看着南宫暖从马车上面稳稳当当地跳了下来,他才抱着墨问往旁边走去。

    此时他们在距离河边不远的一个树林旁边,天色已经黑了,墨小贝闹着要去采蘑菇,靳辰敲了一下她的脑门儿说:“采什么蘑菇?再闹揍你啊!”

    墨小贝一脸委屈巴巴地去找小夜哥哥求安慰了,墨问小包子神色无奈地低头,秦慕云小姑娘一脸呆萌地仰头看着墨问,娇娇地说:“哥哥,采蘑菇。”

    墨问扶额,他家姐姐真的是,把这个傻乎乎的小丫头都带坏了!

    靳辰说要搭帐篷的时候,姬无双已经生好了火,在地上铺了毛毡,让孩子们坐好了,还给孩子们拿了两盒点心让他们先充饥,水也烧上了,就用他自己背来的其中一口锅。

    南宫暖准备去帮靳辰和墨青的时候,姬无双已经接过了靳辰手中的活,对靳辰说:“小姐姐,你们都去休息吧,我知道怎么弄!”

    “好啊。”靳辰倒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和墨青一起朝着火堆边走去,身后还传来姬无双的声音,“我带了菜过来,等会我去做饭。”

    于是南宫暖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她要去搭帐篷的话,不可避免要跟姬无双说话,她要回去做饭的话,还得翻姬无双的包袱,似乎不太好。

    “暖暖,过来坐。”靳辰招呼南宫暖。

    南宫暖走到靳辰身旁坐下,把秦慕云小姑娘抱了起来,喂她吃点心。

    姬无双把帐篷都搭好之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靳辰带的帐篷是正好够的,南宫暖自己一顶,靳辰和墨青带着墨问和秦慕云住一顶,小夜和墨小贝住一顶,没有姬无双的。

    “小姬,今晚你在树上望风吧!”靳辰对姬无双说。

    “好。”姬无双点头,然后开始忙活着做饭,其他人就坐在篝火旁边等着。

    倒是南宫暖先看不下去了,开口说:“我去帮他吧。”

    “你确定?”靳辰问南宫暖。

    南宫暖微微点头:“这样会快一点。”

    南宫暖靠近的时候,姬无双的脊背微微有些僵硬,但还是若无其事地和南宫暖说话。在厨艺上面,两人是师徒,很快分好了工,开始有条不紊地做饭。

    很快,香喷喷的粥熬好了,还有几个色香味俱全的小菜,在这荒郊野外,完全算得上奢侈了。

    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吃饭,最兴奋的是孩子们,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很好玩儿。而南宫暖和姬无双坐得并不远,姬无双默默地把南宫暖爱吃的菜推到了她面前,南宫暖微微垂眸,也没有说什么。

    饭后,姬无双精力十足地跑去河边洗了餐具,然后又回来收拾好,还去给孩子们铺了床,自己纵身跃上了一棵大树,靠在树干上面,仰头看着漫天的繁星,微微笑了一下。

    姬无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平静的心境了。的确如靳辰所说,自从他的父亲死了之后,他一直处于自责和愧疚之中走不出来。他很自卑,他觉得自己跟周围的朋友比起来,差得好远好远。不提墨青这个妖孽,也不提司徒琏和齐皓诚,一直和姬无双走得最近的北堂豪,让姬无双羡慕的同时,更加自卑了。因为北堂豪的过去清清白白,因为北堂豪的父亲还健在,因为北堂豪为人潇洒自在,八面玲珑,大家都喜欢他。

    姬无双很自卑,可他真的太喜欢南宫暖了,他一方面认为自己配不上南宫暖,一方面又始终不愿放弃,他告诉自己,默默地守着南宫暖就好。但他偶尔也会想,南宫暖总要嫁人的,如果嫁的不是他,他能接受吗?答案是,不能。

    姬无双一想到南宫暖会嫁给别的男人,感觉整个人都失去知觉了。他不敢想,他甚至觉得之前那样就挺好的,他可以每天都看到南宫暖,南宫暖也会对他笑,他做了好吃的,南宫暖还会夸他一句。

    可是听说南宫暖要走,姬无双的心一下子就慌了。这么多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以待在离南宫暖不远的地方默默地守着她,可南宫暖要回家了,他可以跟着走吗?

    很快,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南宫暖说他们不适合,她说希望和姬无双永远都是朋友。姬无双当时心里真的很难受,他默默地回去,告诉自己,这不是他一早就预想到的结果吗……

    可靳辰那天的话,像是当头棒喝,把姬无双敲醒了!过去的事情真的已经过去了,靳辰说得没错,自始至终对姬无双的过去介怀的人,只有姬无双自己。他自己都原谅不了自己,他自己都走不出来,整个人时常是迷茫的,他自卑,厌弃自己,又凭什么要求南宫暖喜欢他?

    可终究,清醒了,平静了,姬无双却更加不愿意放手,让南宫暖就这么离开,因为他想要这个姑娘和他在一起,他那么喜欢她,喜欢得心都疼了……

    姬无双想过,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南宫暖的,他想或许就是那天,他们在冷星城城门口遇见,他要出城,她要进城,大雪纷飞的冬天,她穿得很单薄。四目相对,南宫暖只是淡淡地看了姬无双一眼,并没有和姬无双打招呼的意思,姬无双却鬼使神差地非要把自己的披风给南宫暖。当然,被拒绝了,姬无双不开心,因为他感觉那个姑娘不喜欢他。可自从那天开始,姬无双的眼神,就一直追逐着南宫暖的身影,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次姬无双追了上来,他想他应该再给自己一个机会,不去想过去,不去想未来,就现在,他想要和那个姑娘在一起。如果他努力过了,最终南宫暖还是不喜欢他,他不会再纠缠。

    姬无双看着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心中在想,那或许就是他的父亲在看着他,他的父亲临死的时候还求人救他,又怎么会怪他呢?父亲一定希望他好好生活,娶妻生子,可他一直都没有想明白这一点。

    南宫暖躺在舒适的帐篷里面,微微偏头,就发现帐篷的角落里竟然还放了一束花。是野花,在这个季节已经不常见了,鲜艳的红,明丽的黄,苍翠的绿,交错在一起,很清新的香气,让人的心情也变得明媚了不少。

    南宫暖把那束花放在了枕边,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天还雾蒙蒙的时候,姬无双已经生了火,煮好了粥,还烧了一锅热水,在南宫暖出来的时候对她说:“去洗脸吧,有热水。”

    温热的水很舒服,南宫暖洗好之后过来,坐在了离姬无双不远的地方。姬无双给她盛了一碗香香的小米粥,和勺子一起递给了她。

    南宫暖接过来,捧着碗,手暖暖的,喝了一口,感觉整个人都暖了起来。她有些好奇地问姬无双:“你在粥里面加了什么?”有一股很独特的香甜。

    姬无双微微一笑说:“这是我的独门秘方,不外传的。”

    南宫暖愣了一下。以往她问姬无双什么,姬无双都会迫不及待地告诉她,有时候说话还小心翼翼的,生怕惹了她不开心。如今姬无双似乎不一样了,不是他对她的态度变了,而是他这个人看着开朗了一些,不再像以前,经常让人觉得他有很重的心事。

    “我可是你师父,我教了你很多东西,你是不是太小气了?”南宫暖轻笑了一声说。

    姬无双唇角微勾:“非也,师父想喝的时候,我这个徒儿应该立刻做好端上来,无需师父亲自动手,这才是尊师重道,南宫小暖师父你说呢?”

    南宫暖笑着摇头,把一小碗粥喝了,那边靳辰和墨青才起床。南宫暖去照顾孩子了,姬无双微微笑了一下。如此很好,没有小心翼翼,没有患得患失,不过寥寥几句话,他就觉得很开心,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再次上路的时候,南宫暖还在马车里,走到半路车没停,车帘突然掀开了,姬无双像是变戏法一样,端了一盒很新鲜的水果递给了南宫暖说:“无聊的时候吃一点。”

    南宫暖伸手接过,姬无双就把车帘放下了。墨问小包子看着面前的水果说:“这好像是家里那棵果树上面的果子,暖暖姑姑很喜欢的那种。”

    靳辰在墨王府种了几棵果树,上面结了不少果子,南宫暖很喜欢,只是走的时候并没有想起要带一点,想必这是姬无双背来的那个大包袱里面装着的。

    “暖暖姑姑,小姬叔叔喜欢你。”墨问小包子给眼巴巴地盯着水果看的秦慕云小姑娘掰了半个,剩下半个自己咬了一口,看着南宫暖小脸认真地说。

    南宫暖笑着摇头,没说什么。她和姬无双的事情,她自己明白,但外人不会懂。

    如此一路上姬无双生火做饭洗碗搭帐篷照顾孩子,所有的事情全包了。偶尔姬无双做饭的时候,南宫暖会过去帮忙。而靳辰和墨青完全当了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

    初冬季节,他们进入了迷雾森林。

    冬季的森林中别有一番景致,而那些猛兽毒虫对他们来说都很淡定了,因为他们不是第一次穿过迷雾森林。

    进迷雾森林之前,姬无双采购了满满一大车的食材,冬季天寒也不用担心会坏掉。他们大人吃什么都没关系,还有几个孩子,尤其是嘴刁的墨小贝,还有年纪太小的秦慕云,是必须特殊照顾的。

    这天傍晚休息的时候,姬无双要去附近打猎,看靳辰和墨青都没有要动的意思,南宫暖拿出了自己的弓箭说:“我也去吧。”

    两人回来的时候满载而归,南宫暖很高兴的样子,因为她很少做这样的事情,虽然她的箭术不错,但是射靶子和射猎物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森林里的深夜特别冷,当天晚上还下起了雪。南宫暖半夜醒来,听到外面雪花簌簌的声音,秀眉微蹙,打开帐篷,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姬无双的一声咳嗽。

    马车里面的被褥和毯子晚上都会用在帐篷里面,所以进马车里面也不会暖和到哪里去。南宫暖看着不远处的姬无双,微微犹豫了一下,开口轻声说:“你过来吧。”她的帐篷并不小,她想着让姬无双过来避避风雪,先过了今晚,明天她或者姬无双和孩子住一起好了,不然姬无双会冻坏的。

    姬无双走了过来,肩头已经落了一层白白的雪花。他拍了拍身上的雪,闪身进了南宫暖的帐篷,然后立刻转身把帐篷的缝隙拉严了。靳辰特别定制的帐篷,防水防风而且很保暖。

    相对外面来说,帐篷里面暖和了很多,姬无双打了个喷嚏,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南宫暖笑笑:“我身体很好的,就是没想到今天晚上竟然下雪了。”他家小姐姐摆明了要让他当牛做马,他觉得没什么,可这天寒地冻的,他还真有些扛不住。

    南宫暖拿了一个很可爱的小手炉递给姬无双:“你先暖一下手吧。”这个小手炉也是姬无双离开千叶城的时候背的那个大包袱里面的,南宫暖和孩子们都有,靳辰和墨青没有,因为姬无双觉得靳辰是金刚不坏之躯,根本不怕冷。

    姬无双也没有推辞,接过来贴在了脸上,轻轻舒了一口气说:“明天外面的风景应该很美,但是路可能不太好走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不用急。”南宫暖微微摇头说。他们预计的时间就不需要日夜兼程,那样太累了,孩子们会受不了的。

    气氛一时沉默了下来,姬无双突然开口对南宫暖说:“你父亲肯定很想念你。”

    南宫暖微微一笑:“嗯,所以我想回家去了。”

    “如果我父亲在的话,我也会很想家的。”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神色微怔。这么久了,姬无双第一次在南宫暖面前提起他自己的父亲,以往他从未提过,因为这是他心中不能触碰的地方,南宫暖也知道。

    “你父亲不会怪你的。”南宫暖看着姬无双说。

    “南宫小暖,你是在安慰我么?”姬无双释然一笑,“我知道,我父亲不会怪我,他希望我好好地活着,过得开心一点。”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南宫暖微微点头说。

    “对不起。”姬无双看着南宫暖神色认真地说。

    南宫暖愣了一下:“为何?”她不太懂姬无双突然说出口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过去有段时间我总是欺负你,是我当时脑子进水了。”姬无双微微有些自嘲,半开玩笑地说。

    南宫暖摇头:“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都过去了。”

    “还有,之前总是缠着你,肯定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吧?”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

    南宫暖摇头:“没有,你又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们是朋友,不必说这些的。”

    姬无双微微点头:“嗯,你不在意就好,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

    “你的道歉我接受了。”南宫暖微微一笑。

    姬无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南宫暖说:“南宫小暖,过去是我混蛋,是我傻,但我现在想明白了。我喜欢你,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突如其来的告白,是第一次。

    在这风雪交加的夜晚,他们两个人躲在一个帐篷里面,面对面地坐着。姬无双刚刚还在对南宫暖道歉,似乎要把过去都清算了,似乎要彻底放下了,可事实上,他是想要重新开始。

    南宫暖愣住了,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姬无双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南宫暖,南宫暖第一次从姬无双眼中看到不加掩饰的爱慕,还有一丝紧张和期待。

    事实上,过去那么久了,每天从早到晚不管南宫暖在做什么,都能看到姬无双在她的视线中,姬无双事实上默默地为南宫暖做了很多事,南宫暖又怎么可能真的视而不见?

    南宫暖心中对姬无双并不是没有任何感觉,因为她也清楚,这辈子除了姬无双之外,未必还有一个男人,会满心满眼都只有她一个人。南宫暖想家不开心的时候,姬无双会想方设法逗她开心。不管南宫暖想要什么,姬无双都会送到她面前。有时候她只是一个眼神,还没说什么,姬无双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些,南宫暖都没有忽视,可她依旧觉得她和姬无双并不合适。姬无双喜欢她,她对姬无双也不是没有好感,可自始至终姬无双并没有真的抬起头来面对她,姬无双也从来没有对她敞开心扉,甚至从未说过他喜欢她。

    南宫暖是个很理智的姑娘,她羡慕墨青和靳辰的爱情,欣赏东方云天和元媛,司徒琏和墨衣,齐皓诚和靳晚秋,魏琰和宋舒,还有秦骁和东方云沁。这些朋友如今都修成正果,有了最圆满的结局。他们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每一对的感情经历也都不同,可南宫暖觉得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们在爱情里面,没有互相迁就,没有委曲求全,他们都变成了更好的自己。

    南宫暖羡慕那样的感情,她希望她也可以遇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人,他不需要小心翼翼地讨好她,他们可以互相信任,彼此依赖却又独立,可以有默契,有共同的兴趣,可以静静地待在一起,不需要做什么,不需要说什么,就觉得很安心很幸福。

    可姬无双给不了南宫暖这些,因为他总是有很多心事,在外人面前嬉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很沉闷,他对南宫暖自始至终都是讨好,南宫暖甚至能够从姬无双的眼神中,看出他在自己面前的自卑。南宫暖知道,与其说姬无双不信任她,不如说是他不相信自己。

    这绝对不是南宫暖想要的,她甚至不止一次希望姬无双可以对她说一些他的心事,像正常的朋友一样聊天,可是从来都没有。南宫暖始终未变,而姬无双因为这段感情,变得更加自卑,变得患得患失。

    所以靳辰问南宫暖的时候,南宫暖说她和姬无双不适合,因为他们之间不是平等的,姬无双无法面对自己,所以在面对她的时候,即便从未放弃,却始终摇摆不定,她稍微表现出一丝不悦,他就自卑地退后三步,保持距离,好像这样一来,他们就还可以维持现状一样。

    今夜,他们面对面,姬无双第一次对南宫暖提起了他的父亲。这不再是他心中不能触碰的禁忌,他眼中带着怀念,还有释然。

    姬无双对南宫暖道歉,因为他自己过去那些混账的事情,犯傻的事情,他不是在否定自己,他只是想要告诉南宫暖,他现在不混账了,也不傻了。

    姬无双对南宫暖说,他喜欢她,如果她不讨厌他的话,希望她给他一个机会……

    南宫暖沉默了许久,就在姬无双的心慢慢沉下去的时候,南宫暖突然笑了,她看着姬无双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对我说。”

    对姬无双来说,周遭的一切,在这一刻瞬间静寂了。他看着面前笑容明媚的南宫暖,突然好想抽自己一巴掌,他过去到底是浪费了多少时间,他这么喜欢她,为何不敢勇敢地说出来?

    “南宫小暖……你……你的意思是……”姬无双有些手足无措,语无伦次地看着南宫暖,“其实我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其实我想好了……你要拒绝我的话……我也不会放弃的……我计划给自己三次……不,是十次表白的机会……怎么第一次你就……”

    南宫暖笑着摇头:“是不是在你眼里,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这就是姬无双之前有时候给南宫暖的感觉,他那么怕她,怕得不敢说话,不敢靠近,怕得连她的一个眼神他都要揣摩半天。

    “因为,我太在乎你了。”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他确实怕,怕南宫暖不高兴,怕南宫暖讨厌他,很怕很怕。可是如今,他觉得他不需要再怕了。

    姬无双慢慢地伸手,把南宫暖的手握在了自己手中,飘飘忽忽的心,突然就落了下去,瞬间又提了上来。他很激动,南宫小暖没有拒绝他!他牵到她的手了!

    结果就是,南宫暖没有脸红,姬无双的脸红了,兴奋的。

    南宫暖看着姬无双,这个男人有一双温暖宽厚的大手,正好可以包裹住她的手,手中传来的温度让她感觉很安心,因为她一直都没有怀疑过,姬无双会对她好,会宠着她。

    在这一刻,南宫暖突然觉得,她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姬无双因为喜欢她,因为一直不肯放弃,最终走出了过往的阴霾,变得自信了,变得开朗了,而她,也无需再有任何遗憾,不需要再去寻觅,因为最合适她的人已经出现了。

    姬无双并没有得寸进尺,只是握着南宫暖的手,坐得更近了一些。两个人都有些不太习惯这样的亲近,南宫暖感觉心跳加快了不少,姬无双很激动。

    “南宫小暖,你是个好姑娘,我是个混蛋,他们都觉得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姬无双对南宫暖说。

    “你不是癞蛤蟆。”南宫暖笑着摇头。

    “那是什么?”姬无双下意识地问。

    “你现在应该是青蛙了。”南宫暖唇角微勾。

    “南宫小暖,我很开心。”姬无双看着南宫暖说。

    “为什么?”南宫暖问。

    “因为我竟然牵了南宫小暖的手,这是我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姬无双说。

    “那你做梦都想什么?”南宫暖问。

    “忘了。”姬无双摇头说。他才不会告诉南宫小暖,他做梦的时候一直想抱她。

    “如果明天靳辰问起,你怎么对她说?”南宫暖问姬无双。

    “我就说,我要和南宫小暖在一起了,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姬无双嘿嘿一笑说。

    南宫暖也笑了。走出阴霾的姬无双,其实是个很开朗很可爱的男人。

    “不早了,你再睡会儿。”姬无双坐在角落里,把位置让出来,让南宫暖继续睡。

    “嗯。”南宫暖躺下,姬无双就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目光太炽热,让她闭上眼睛也睡不着。她睁开眼睛问姬无双,“你看什么?”

    “看你。”姬无双说。

    “看我做什么?”南宫暖问。

    “因为你最好看。”姬无双说。

    南宫暖唇角微微勾起,然后翻身,把背影留给了姬无双。姬无双就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感觉南宫小暖的背影也好好看啊……

    第二天南宫暖起晚了,而姬无双从南宫暖的帐篷里出去,就对上了靳辰惊讶的眼神。

    “嘘!”姬无双示意靳辰不要说话,他轻声说,“她还在睡。”

    靳辰神色微变:“小姬你个禽兽,你对暖暖做了什么?”孤男寡女在一个帐篷里待了一晚上,这会儿南宫暖还没起?靳辰表示,姬无双要是敢强迫南宫暖,她一定阉了他!

    姬无双一脸无辜地说:“我什么都没做啊,就是进她的帐篷里躲避一下风雪,她睡,我坐着。”

    “你真的什么都没做?”靳辰表示不相信。

    姬无双嘿嘿笑了起来:“我做了……”

    “你做什么了?”靳辰瞪着姬无双说。

    “我牵到南宫小暖的手了!”姬无双一脸欢欣雀跃,激动得不行,一副我好厉害吧小姐姐你快夸夸我的样子。

    靳辰扶额,一脸嫌弃地看着姬无双说:“瞅你那点出息!”傻兮兮的,牵个手都能乐半天!不过看来进展得还不错,靳辰觉得应该是表白了,应该没有被拒绝,真的是可喜可贺。

    靳辰表示,其实她能看出来南宫暖对姬无双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任哪个姑娘面对姬无双这样天天百依百顺都不可能没有一点感觉,女人还是要宠的。说白了就是姬无双之前还没有准备好,而南宫暖又很理智,如今姬无双放开了,一切终究会雨过天晴的。

    雪已经停了,森林里面的风景美不胜收,但确实很冷。

    南宫暖出来的时候,姬无双已经做好了早饭,他们都在最大的那个帐篷里面吃饭,姬无双如今明目张胆地给南宫暖夹菜,看着南宫暖傻笑,都顾不上吃饭了。

    南宫暖嗔了姬无双一眼,心中念了一句,真是个呆子!不过还蛮可爱的。

    “小姬叔叔,你昨晚和暖暖姑姑一起睡的吗?”墨问小包子语出惊人,南宫暖的脸一下子红了。

    “没有没有!这怎么可能!”姬无双连声否认,虽然他很想来着,但是要慢慢来。

    “那你怎么那么高兴?”墨问小包子表示不解。

    “因为……我不告诉你!”姬无双嘿嘿一笑,一副昨晚他过得很快活的样子。

    靳辰意味深长地看了南宫暖一眼,南宫暖又红了脸……

    接下来姬无双对南宫暖那叫一个宠得闪瞎人眼,靳辰都看不下去了,感觉姬无双看着南宫暖的眼神简直腻死个人。

    于是靳辰很“好心”地给姬无双浇了一盆冷水:“此去见到你未来岳父,他把你赶出去怎么办?”

    “不会的,暖暖喜欢我。”姬无双笑得傻兮兮的,他感觉好开心好幸福,因为南宫小暖也喜欢他,他觉得这辈子都值了!

    到了冷星城的时候,已经是腊月底了。南宫暖要赶回南宫城过年,姬无双当然是要随行护送并且上门拜见未来岳父的,见到南宫焕之后说些什么,姬无双都想了好多天了。

    南宫暖和姬无双离开了,靳辰和墨青带着四个孩子进了冷星城。

    墨青的那头银发太亮眼了,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而没过多久,一道人影就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小姐姐!”冷肃狂喜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下一刻,他已经扑过来抱住了靳辰。

    墨青微微皱眉,过了片刻才把冷肃扯开扔出去,然后冷肃很快又颠颠儿地跑了回来。

    “义父!”墨小贝笑嘻嘻地看着冷肃。

    “哈哈!乖女儿!”冷肃把墨小贝抱了起来。

    冷肃并没有多大变化,那张娃娃脸让他看起来依旧很年轻,而他脸上的笑容一如曾经。

    进了皇宫之后,靳辰见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冷坤看到靳辰来高兴得不得了,看到几个孩子更是喜欢得不行,恨不得把皇宫里面的宝贝都拿出来哄孩子玩儿。

    冷新月笑着对靳辰说:“姐姐你们再不来的话,苏苏哥哥准备过了年就去找你们呢!”

    “这不是来了嘛!”靳辰笑着说,怀中抱着的是冷肃和冷新月的儿子冷小白。冷小白是个跳脱性子,跟他爹一样。

    靳辰还在冷星城皇宫里面见到了一个让她有些意外的人,是冷无忧。冷无忧已经失踪很久很久了,他喜欢冷肃,被拒绝之后就回到雪狼国当了王子,改回了本名秦朔,但过后没多久就失去了踪迹,靳辰都快忘了这个人了,没想到他竟然在冷肃身边,依旧是孑然一身。

    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冷肃神色平静地对靳辰说:“他只是我弟弟,他来找我,我不会赶他走,仅此而已。”

    靳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他看到你过得好,会想开的。”

    冷肃微微一笑说:“我给他找了很多事情做,他做得挺好的。”

    靳辰微微点头:“如此就好。”

    那边南宫暖和姬无双一起进了南宫城。南宫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南宫暖记忆中的样子。

    南宫焕和南宫瑾收到消息之后都赶来迎接南宫暖回家,却在看到南宫暖身边的男人的时候,一起黑了脸。

    “天寒地冻的,别站在外面了,回家吧。”南宫暖的嫂子笑着说,她挺着大肚子,再过两月就该生了。南宫瑾最初不喜欢她,但感情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进了城主府之后,南宫焕对着姬无双说了一句:“多谢王爷送小女回来。”

    姬无双心道不好,这未来岳父明显不待见他。南宫暖却在这个时候主动牵住了姬无双的手,看着南宫焕和南宫瑾说:“爹爹,大哥,我要和他在一起。”

    姬无双心中一震,突然在南宫焕面前跪了下来,看着南宫焕说:“伯父,我知道我配不上暖暖,但我一定会对暖暖好的,请你们相信我!”姬无双已经想好了,谁也别想把他们拆开!

    南宫焕微微皱眉:“你先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姬无双的举动让南宫焕有些意外,而他确实不知道南宫暖和姬无双之间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被南宫焕叫去密谈的姬无双心中并没有那么忐忑,南宫焕问他什么,他都一五一十地说。当听说姬无双和南宫暖到现在只是牵过手,没有其他的,南宫焕心中微松,对姬无双的印象也好了一些。

    “你……”南宫焕皱眉看着姬无双,“过去的事情便不再提了,你以后胆敢欺负暖暖,天涯海角我都让你不得好死!”

    南宫焕的话说得相当重,因为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南宫暖喜欢,他也不可能棒打鸳鸯。但他要让姬无双知道,南宫暖是有父兄护着的。

    “伯父放心,我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暖暖受一点委屈的。”姬无双对着南宫焕发誓说。

    傍晚时分,南宫城突然飘起了雪花,路上只有寥寥几个行人。

    姬无双牵着南宫暖的手走在南宫城的大街上,两人都没有打伞,披着披风戴着帽子,就那么慢慢地走,也没有目的地,好像要一直走下去。

    姬无双突然凑近南宫暖说了一句话,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笑容明媚无双。

    雪落共白头,姬无双对南宫暖说:暖暖,爱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