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豪门千金(8)

    楚棠走的时候将那两张支票都留下来,时笙拿着支票,她这是空手包养了楚棠一天?

    本宝宝这是赚了啊!

    时笙本来也没想着真的能包养楚棠,人家那身家,她倾家荡产也包养不起的。

    不过对于楚棠的出尔反尔,时笙表示很鄙视的。

    为了符合系统说的装出一点爱心,时笙定时定点的给楚棠发‘关心’短信。

    楚棠多数的时候是不回的,但若实在是受不了时笙的骚扰,他也会大发慈悲的回上几个字。

    ——别作死。

    是的,就是这么简短的三个字。

    许父断了和南宫家的合作,不知是不是出于补偿的心理,南宫家倒是什么都没说,连违约金都没要。

    没有原主后面的作死,南宫景没理由对许家动手,因此时笙也不着急,南宫景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许母解决完分公司的事,风风火火的赶回来。

    许母是一个女强人,但是在许父面前,她会立即化身贤妻良母,丝毫强势都不会显露出来。

    时笙很享受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这才像一家人……

    然而许母和许父意见一致的就是,支持时笙包养楚棠。

    时笙心累,就他们家这点家产,也不够包养啊!

    然后她就发现自家父母开始卯足了劲赚钱,许父其实是很有能力的,只是他希望的是家和万事兴,许母和女儿才是他的心头好,心思多半都花在家里。

    如今为了宝贝女儿能包养一个男人,这两个活宝父母开始发大招了。

    当初如果不是原主要死不活的样子让许父许母分了心,或许许家根本不会落得那个下场。

    于是,圈子里的人发现许氏集团最近跟打了鸡血似的,赚钱赚得整个公司的人都乐呵呵的。

    ……

    原主还在念大三,开学时间到,时笙也只好收拾东西去学校,好在原主以前在学校很低调,学校百分之九十都不认识她,不至于导致她被围观。

    说低调也不对,是她基本不在学校出现,认识她的,都是那个圈子里混的。

    她班上的人估计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许大小姐竟然还来上学,我还以为许大小姐在家寻死觅活,不敢见人呢。”

    时笙刚进校门就被人拦了,将拦路的人打量了一遍,脑中立即蹦出一个人名——肖薇。

    这女人可是这本小说中比她还惨的女配,同位女配,时笙默默的给她点了一排蜡,决定不和她计较,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本宝宝就是那么伟大!

    个鬼啊!

    时笙绕开肖薇要走,肖薇伸手推了时笙肩膀一下,将她推得一个踉跄,讥讽的开口,“怎么不说话?之前不是挺傲的吗?这下看你还怎么傲!”

    时笙被推了一下,心底的怒火蹭的一下就点燃了,“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喜欢南宫景你去巴着他啊,找我茬干什么?秀优越感吗?你连南宫景的小手都没摸过,你有什么立场在我面前来秀优越感,好歹也是老子甩了南宫景!”

    “你骂我!”这女人竟然敢骂她!

    等等,她刚才说,她把南宫景甩了?

    肖薇顿时冷笑起来,“许乘月,你莫不是被景少甩了,受刺激了吧?你以前怎么追着景少不放的,你敢甩了景少,也不怕笑掉大牙?”

    两家解除婚约的时候并没有多加解释,所以外界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先挑起头,又是因为什么要解除婚约。

    但是人都是将自己想要的结果往上面套,像肖薇这类的人自然就脑补了,肯定是南宫景甩了时笙,绝对不会是时笙甩了南宫景。

    “你信不信是你的事,别找我麻烦,你情敌现在是苏衣衣。”

    “苏衣衣?你们系的那个苏衣衣?”

    苏衣衣身为女主,自然不可能籍籍无名。

    时笙白了肖薇一眼,要不是看在你悲惨命运上,老子才懒得理你。

    “今天开学,你不信你可以去苏衣衣寝室下等着,看看是不是南宫景送她来的。”本宝宝心情好,给你指条明路,不用太感谢本宝宝。

    肖薇还是满脸狐疑,觉得时笙在逗她,苏衣衣虽然有点出名,可她家庭极为普通,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到在公司上班的南宫景。

    时笙耸耸肩,一副‘爱信不信,反正我告诉你了,错过真爱就别怪我’的表情。

    待时笙走了,肖薇还没怎么回过神。

    时笙在学校有寝室,原主住的时间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这次她打算重温一下大学生活,也为了避免家里活宝父母逼她去包养楚变态,她决定住校。

    这大学教过不少的富家子弟,那些从这所学校的出去的富家子弟在社会上有了一定影响力后,就开始往母校砸钱,以此彰显自己没有忘本忘根。

    所以,这所学校的寝室是很舒适的,虽然是四人寝,空间却很大。

    时笙到的时候还没有人,按照原主记忆找到自己的位置,将东西整理了一遍。

    她刚收拾好,门也被人打开了,吵闹声从门外传进来,走道上不少人在嬉闹。

    开门的是个短发女生,看到时笙明显一愣,好一会儿她才走进来,打量了被时笙收拾好的床和书桌,“许乘月,你这次要住寝室?”

    这位室友从大一到现在,她回宿舍的时间屈指可数,现在突然看到,她不诧异才奇怪。

    时笙自己回忆了下,从角落里将这个女生的名字翻出来。

    ——夏柠。

    原主和他们的关系不怎么好,时笙没打算和他们拉近关系,所以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然后扒拉着自己身前的小说继续看。

    夏柠尴尬的站了几秒钟后,开始收拾东西。

    “衣衣,别哭了,那女人跟个疯子似的,赶紧去敷一下脸。有钱人就了不起,太没素质了。”

    时笙无力的扶额,苏衣衣,擦,把这茬忘了。

    苏衣衣和她住一个寝室!

    当初如果不是原主,苏衣衣还和南宫景勾搭不上呢!

    看来她得搬出去住才行,她可不想和女主住,心塞得很。

    门外已经有两人进来了,苏衣衣被一个女生扶着,那个女生满是怒容,嘴里骂骂咧咧的。

    “许……”苏衣衣看到寝室里的时笙,直接僵在原地。

    她脸颊上有五个手指印,显然是被人打了。

    “衣衣,你这是怎么了?”夏柠关心的围了上去。

    扶着苏衣衣的女生立即开口,“还不是那个肖薇,莫名其妙的跑出来打了衣衣一巴掌……”

    女生义愤填膺的将事情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