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豪门千金(9)

    肖薇虽然不相信时笙说的,但是女人是好奇心与疑心病并驾齐驱的生物,她还是来了寝室楼下。

    正好看到苏衣衣从南宫景车上下来,作为女配,瞬间被点燃了作死技能。

    等南宫景走了肖薇直接上去甩了苏衣衣一巴掌。

    “她怎么这样,有点钱就了不起,随便欺负人。”夏柠也是一脸的怒气。

    这个寝室除了时笙,其他三个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肖薇是艺术系的系花,家里有钱众所周知。

    苏衣衣却是没心情听身边的两人为自己打抱不平,她此时只想知道,许乘月为什么会在寝室,看她那样子,难道要在寝室里住?

    她是想要报复自己吗?

    就在苏衣衣胡思乱想的时候,时笙手机响了。

    看到楚棠两个字,时笙脸黑了黑。

    她每天定时定点的表达关心,表达爱意,人家高兴了回你一个字,不高兴根本不甩你,这会儿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铃声响了十几秒后,时笙才接。

    “下楼。”减短慵懒的两个字,接着就是忙音。

    时笙:“……”

    你大爷!

    她起身到窗户往外面看了一眼,下面果然停着一辆保时捷,时笙不会认错,那是楚棠的车。

    为了那个破隐藏任务,时笙认命的拿着包往寝室外走。

    “她不是不住寝室吗?怎么忽然回寝室住了?”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她就在了。”夏柠耸耸肩。

    另一个女生不屑的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被谁包养了,就没见她回过寝室,身上还穿的名牌,不会是被人甩了,这才回寝室的吧?”

    “安安,你怎么能这么说乘月……”苏衣衣小声的道。

    “我又没说错,你看看她那股高傲劲,看不起谁呢?”

    夏柠跑到窗户往下看,正好看到时笙站在车前敲车窗,“你们来看,那辆车是保时捷吧?”

    安安和苏衣衣一起到窗户边,一眼就看到下面那辆吸人眼球的车。

    时笙似乎和车里人说了什么,然后拉开车门上去。

    “你们看,我没说错吧,这还不是被人包养了。”安安嘴上不屑,眼底却有些羡慕,那可是保时捷,拥有这种豪车的人,身份肯定不低。

    苏衣衣勉强笑了笑,“别人的事,咱们还是少管吧。”

    许乘月经常不露面不回寝室,这几个人中,除了苏衣衣没人知道许乘月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而上流的圈子她们根本挤不进去,就算偶尔听到人说,人家也是用许大小姐代替,基本不叫名字,更何况许乘月在学校待的时间也不长。

    ……

    时笙被楚棠拉着去参加了一个高级宴会,清一色的成功人士,财经频道才能看到的那种,她实在不明白楚棠干嘛要找她做女伴。

    等她被楚棠送回来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楚先生,我的出场费?”时笙冲楚棠伸手。

    宴会上那些人看她那探究疑惑的眼神,都快把她射穿了,小心肝受到了惊吓。

    楚棠垂眸看着伸到面前的小手,伸手握了握。

    “干什么,耍流氓?”时笙嫌弃的将手抽回来。

    “和我握手很贵的,许小姐赚了。”楚棠勾着唇浅笑,车内昏暗的光线,勾勒着他的轮廓,不真实中带着几分糜烂的诱惑,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引诱者。

    时笙浑身一颤,瞳孔微缩,妈的变态。

    她开门迅速下车,‘砰’的甩上车门,踩着高跟鞋进了宿舍楼。

    时笙开门进去的时候,三个室友都还没睡。

    安安看到她回来,还换了身看上去很高档的衣服,直接轻嗤了一声,“大晚上的还在外面浪,还回来干什么。”

    “安安。”苏衣衣叫了一声,满脸歉意的看着时笙,“安安没有恶意。”

    时笙冷淡的扫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拿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

    “什么态度。”安安的声音很大,即便是隔着门都能听到。

    等时笙出来,苏衣衣正好站在卫生间门口,见她出来,压低了声音道:“你为什么要来寝室住?”

    “我为什么不能来?学校你家开的?”时笙好笑的看着苏衣衣。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苏衣衣绞着衣摆,满脸的委屈,“我也没想到会发展成那样,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仔细看的话,她眼底有一丝不宜察觉的得意。

    “让开。”

    晚上喝了一点酒,此时后劲上来,她现在只想睡觉,没心思和苏衣衣在这里演戏。

    “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那个样子,我知道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怎么都弥补不了……”

    时笙揉了揉眉心,伸手推开她,她力道不大,顶多让她让开身子。可苏衣衣却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动静很大,立即让另外两个人看了过来。

    从她们的角度,就像是时笙将苏衣衣推到了地上。

    “许乘月,你干什么推衣衣。”安安直接从床上跳下来,愤怒的冲时笙吼。

    时笙咬咬牙,女主大人,你特么何必呢?

    时笙决定来一场新游戏——拆cp。

    原主的遗愿中并没有这项活动,但是苏衣衣非要赶着上来,那她就勉为其难的配合一下好了。

    “她挡路了。”时笙奉给安安一个大大的笑容,讽刺无比。

    “你这女人……”

    “安安,我没事,她不是故意的。”苏衣衣拉着要暴走的安安的,柔声解释。

    “许乘月,你怎么可以推衣衣呢?”夏柠也走了过来,不过她的语气要温和一些,只是眉宇间有些反感,“既然你要在这里住,大家还是和平相处,衣衣她性子善良,你别欺负她。”

    “柠柠,我真的没事。”苏衣衣从地上站起来,一脸委屈的冲夏柠摇头。

    这表情落在夏柠眼中,却成了苏衣衣害怕时笙,不敢说实话,对时笙越发厌恶起来。

    “人家主角都说没事了,你们就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时笙从苏衣衣面前绕过去,走了两步,悠悠回头,勾着红唇道:“就算我欺负她,那也是她欠我的。”

    苏衣衣脸色变了变,心底满是疑惑,她不明白这个许乘月忽然间为什么变得这么难以捉摸。以前的许乘月,她说几句话就能糊弄过去,现在却有种什么都被看穿了的囧迫感。

    时笙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位。

    苏衣衣,你不是要装成欠了本宝宝的样子吗?

    那本宝宝就成全你。

    *

    友情提示:

    不管喜不喜欢这本文,请大家尊重,不要言语攻击。

    每一个字每一段话都是辛辛苦苦打出来的,不喜欢的宝宝们可以点叉,请体谅一下作者的难处,希望宝宝们能做一个萌萌哒的读者。

    之前看过我文的宝宝应该都知道这个规矩,没有别的要求,就这么一个。

    还有这篇文会上架!!会上架!!会上架!!重要的事说三遍!

    【已签约,过几天应该就能改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