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豪门千金(10)

    原主念的金融管理,许家就她这么一根独苗苗,以后要继承家业,选这个专业也无可厚非。

    也许是遗传了许父的天赋,原主即便是多数时间在跟着南宫景跑,成绩却没落下。

    刚开学也没什么课程,时笙就开始找房子,但是附近的房子都租出去了,太远的她还不如回家住,没合适的,时笙也只好暂时搁浅这个计划。

    于是没事干的时笙,只好整天抱着书看,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是因为和南宫景解除婚约刺激到了,发愤图强。

    然而只有时笙自己知道,她看的是两个男人搞来搞去的小黄书。

    自从那天晚上后,夏柠和安安就越发排斥时笙,在苏衣衣的有意无意引导下,时笙就成了一个被人包养的拜金女。

    ……

    “衣衣,周末的晚会你去吗?”安安咋咋呼呼的从外面回来,看到是时笙也在,不免翻了个白眼。

    “嗯,凌学长邀请我了。”苏衣衣笑着点了点头。

    凌浩虽然已经进入公司,但只是实习,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学校。毕竟女主在这里,身为女主的忠实拥护者,离女主太远有点说不过去。

    每年开学有两场晚会,一场是谁都可以参加的,一场是需要请帖才能参加的。

    说白了一场是为学校普通人准备的,就像是大学里的迎新晚会。

    而另外一场是为上流人士准备的,必须要拿到学生会发下来的请帖才能参加,持有请帖的人可以邀请一个人。

    “这么说你能去西礼堂那边,不和我和柠柠一起了?”安安眼中明显有些羡慕,甚至是嫉妒,她和夏柠都只能去南礼堂。

    苏衣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凌学长邀请我,我不好拒绝……”

    安安摆摆手,“凌学长那么好的人,衣衣你可得抓紧了,我听说他家里条件很不错。”

    苏衣衣脸色更红了,吱唔了一声。

    女主大人,你脸红个什么鬼啊!还记得你真爱是男主大人吗?

    时笙沉默的将小黄书翻了页。

    “衣衣,你的快递。”夏柠推开寝室门进来,将手上的盒子放到苏衣衣床上,“你买什么东西了,这么大个盒子。”

    苏衣衣无辜的摇摇头,“我没有买东西啊。”

    “拆开看看。”

    安安推着苏衣衣过去,苏衣衣只好当着她们的面把盒子拆开。

    “天,好漂亮的礼服。”安安发出一声惊呼,抢先将盒子里的礼服拎了出来。

    白色为主,收腰款式,裙摆上绣着红色的图案,极为显眼。

    “这是凌学长送的吧?不愧是大家哭着要嫁的男神!好羡慕你啊衣衣……”

    苏衣衣扯着嘴角笑,眼底是藏也藏不住的得意,特别是看向时笙的时候。

    这衣服自然不是凌浩送的,凌浩送的她昨天就收到了。

    “许乘月,你整天不是豪车接送吗?周末不去参加宴会?”安安羡慕完苏衣衣,又忍不住挑时笙的刺头。

    安安见时笙不理自己,继续讽刺,“不会是没人带你去吧?你可别嫉妒我们衣衣,你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去参加那种晚会。”

    “安安,乘月肯定能去,你别乱说。”

    原主前两年都没有参加这种晚会,苏衣衣也不清楚时笙手上有没有请帖,所以此时才拦着安安。

    “切,可不要用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好。”

    “请问许乘月同学是这里吗?”门外一个娇小的女生敲了敲门,往寝室里望了望。

    “有事?”时笙起身,走到那个女生面前。

    女生上下打量了下时笙,估计是在确认时笙的身份。

    确认完毕,她将手上拎着的袋子递给时笙,“这是薇薇姐给你的。”

    时笙没接,皱着眉问:“肖薇?”

    女生点点头。

    “她有病啊。”

    女生:“……”

    女生僵了僵,“东西我已经给你了,我先走了。”将袋子直接放到时笙面前,一溜烟就跑了。

    时笙将袋子拎起来,安安愤怒的冲到时笙面前,一把将袋子挥到地上,“你和肖薇是一伙的。”

    袋子掉到地上,里面的东西也露了出来。

    款式和苏衣衣那件有些相似,安安直接将衣服扯出来,除了型号,和苏衣衣那件一模一样。

    “许乘月,衣衣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要和肖薇联手整衣衣?”

    “乘月……你和肖薇……”苏衣衣一副震惊的模样,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脑洞很大,你们怎么不去写小说呢。”肖薇估计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苏衣衣有这么一件礼服,所以特意送上门来膈应苏衣衣,也或许是恐吓,这就要看苏衣衣的脑洞有多大了。

    “许乘月,你到底想干什么?今天你不说清楚,别想出这个门。”安安转头安抚性的对着苏衣衣道:“衣衣你别怕,我保护你。”

    时笙好笑的看着这两人,妈的智障啊!

    “你笑什么?这是学校,我告诉你许乘月,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勾搭了金主就不得了,还不是个被人睡的下贱货。”

    “啪!”

    安安被突来的一巴掌打得有些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打我!”她家里也算是小康家庭,父母从来没打过她,这个贱人竟然敢打她!

    “嘴巴放干净点,苏衣衣,栓好你的人,别放出来丢人现眼。”时笙甩了甩手。

    拴好,这个贱人把她当狗吗?

    “许乘月,我打死你个贱人!”

    安安叫骂着朝着时笙扑了过来,时笙身子灵巧的闪过,伸脚拌了一下安安,安安身子不稳,将正要过来拉架的苏衣衣扑倒在地,苏衣衣额头撞到桌脚上。

    苏衣衣倒抽一口冷气,脑袋被撞得有些晕。

    安安连忙从苏衣衣身上爬起来,“衣衣,衣衣你有没有事?”

    一直离得远的夏柠也赶紧围了过来,“额头都磕破皮了,快把衣衣扶起来。”

    刚才她们没关门,闹得这么大,早就有人叫了管理老师,此时老师带着几个学生一起进了房间,本来宽敞的房间,此时却显得有些拥挤。

    “怎么回事?”管理老师板着脸,厉声询问,“大白天的你们在宿舍里打架?”

    “老师,我们没有打架,是许乘月故意推衣衣,害得苏衣衣受了伤。”安安立即大声反驳,“老师你看,衣衣脑袋都磕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