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豪门千金(14)

    南宫景来得很快,同时凌浩也摆脱了纠缠,满场找苏衣衣。

    有侍者指路说看到苏衣衣往休息室去了,两人同时奔向休息室,时笙抬脚跟了上去,肖薇迟疑了下也跟了上去。

    短信是她让人发的,就算查下来她也可以说只是担心苏衣衣,整件事都和她没有关系。

    而在时笙和肖薇跟上去后,下药的那个女生,也装成喝醉的样子,让人扶着她,一群人跟着过去看热闹。

    这里的休息室不止一个,一些人累了就在休息室里玩儿。

    南宫景收到的短信只说休息室,没说在哪一个,他只能一个一个的找过去,南宫景和凌浩那颜值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也许是故意的,苏衣衣被弄到了最后一间休息室,这会儿其他休息室的人都被引了出来。

    最后一间休息门被推开,不堪入耳的声音传了出来,南宫景僵在门口,满目震惊的看着里面的场面。

    苏衣衣被一个男生压在身下,脸色绯红,目光迷离,正攀着男生的肩膀,惹人面红耳赤的娇喘不断的从她口中溢出。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他们都没察觉,依旧沉浸在****中。

    凌浩听到声音从另一个休息室过来,见此场景,顿时怒气滔天,推开南宫景上去就将那个男生掀翻。

    “衣衣……”凌浩手足无措的将苏衣衣抱进怀中,用散落在地上的衣裳勉强将她遮住。

    苏衣衣身体里的药效有些强,忽然被人打断,她不舒服的扭了扭,似乎看清了面前的人,“学长……我难受,学长给我……我想要,衣衣想要。”

    南宫景似乎被这句话惊醒,猛的冲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里面劈里啪啦的好一阵声响,这休息室的隔音效果很不错的,能传出这么大的声音,证明里面的人有多用力。

    时笙靠着墙,思索着这两人不会在里面搞3p吧?

    肖薇不知为何,看到南宫景那么进去,还把门关上,她对南宫景忽然生出了几分失望。

    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是一瞬间,心生失望,也只是一瞬间。

    她回头看时笙,却见她眸子亮晶晶的,盯着房门,好似能透过房门看到里面的情形一般。

    “里面谁啊?”

    “不知道,不过刚才那个男人好像是景少。”

    “什么好像,就是景少,凌学长也在进去,里面的女生是谁啊?”

    “许大小姐也在,和肖女神站在一起,天,这什么情况。”

    “细思恐极!”

    这些学生好奇里面的女生是谁,自然不愿意走,纷纷等在门外,而一些听到风声的人,也围了过来。

    好在里面的门没多久就开了,南宫景抱着穿好衣服的苏衣衣出来,将她的脸遮住了,外人看不到是谁。

    凌浩跟在后面,手中拎着昏过去了的男生,男生只穿了一条裤衩,脸上和身上混合着血迹,看上去极其惨烈。

    南宫景余光扫到时笙,瞳孔爬满了血丝,俊美的脸庞满是冷冽。

    “许乘月,这件事我绝对饶不了你。”

    凌浩也跟着看过来,眸子里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纷纷后退,这两人太可怕了。

    时笙和肖薇彻底暴露出来,肖薇是想后退的,但是不知为何看到南宫景盛怒那个样子,她就不想退了。

    时笙站直了身子,往南宫景的方向迈了几步,“南宫景你这是要栽赃陷害我?”

    “你敢说不是你做的?”如果不是他抱着衣衣,他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她怎么能这么狠毒。

    “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毁掉我大好前程。”

    “就只有你和……她有过节,除了你还能有谁?”他对她就是太仁慈了,他要让她生不如死。

    “听景少的意思,好像是许大小姐做的,景少抱着的到底是谁啊,完全看不到。”

    “那礼服……好像是,好像是苏衣衣,那是苏衣衣穿的礼服。”人群中不知谁说了一句,顿时激起千层浪。

    “苏衣衣?不会吧……”

    “许大小姐,景少,苏衣衣,凌少……这什么关系,好乱。啊,许大小姐旁边站着肖女神。”肖薇喜欢景少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她此时和景少的前任未婚妻站在一起耶,这两人不会合伙干了什么吧?

    南宫景锐利的眸子扫向四周,“今日的事谁敢出去乱说,就别怪我南宫景不客气。”

    四周的人顿时噤声,能和南宫家对着干的,在场的估计……只有肖家和凌家。

    “许乘月,这件事没完。”南宫景担心苏衣衣的身体,也不敢多待,要为衣衣报仇,随时都可以。

    凌浩警告的瞪了时笙一眼,拎着人紧随着南宫景离开。

    时笙默默的在后面竖了个中指。

    傻叉!

    肖薇汗颜,这个前任情敌,画风好像真的不太对啊!

    围观群众和肖薇同一个念头。

    时笙和肖薇分开,独自回了寝室,夏柠和安安还没回来,时笙洗漱一番,直接上床睡觉,今晚某些人怕是睡不着啊!

    想想有人睡不着,她就睡得特别开心。

    ……

    凌浩别墅。

    浴室的水声哗啦啦的响着,里面隐约传来压抑的哭声。

    南宫景和凌浩站在浴室外,各占一边,两人神色都不太好,但都是紧张的盯着半透明的浴室门。

    “衣衣,你都洗了一个小时了,你先出来。”凌浩忍不住敲了敲浴室门。

    可不管他怎么敲,苏衣衣就是不开门。

    凌浩看了南宫景一眼,两个男人通红着双眼,无处发泄的愤怒积压在心底,面容都微微扭曲。

    “许乘月!”南宫景咬牙,一拳砸在旁边的墙壁上,鲜血顿时浸红了雪白的墙纸。

    凌浩出去将那个男生又揍了几遍,将心底的怒火发泄了一番,又回来哄苏衣衣,这次好不容易将她哄出来了。

    苏衣衣站在浴室门口,裸露在外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红,明显是用力过猛。湿答答的头发贴着她脸颊,一双眼睛哭得通红,看上去极为可怜。

    南宫景伸手想将苏衣衣抱住,但是他迟疑了,耳中响起在休息室苏衣衣那一声声的求欢声,求欢的对象却是凌浩。

    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时笙在当时说的那句话——小心小白花爬上墙头哟!

    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在他耳边。

    平日里不注意的细节,此时却无端的浮现,无一不彰显着,苏衣衣和凌浩不清不楚。

    苏衣衣察觉到南宫景的迟疑,眼泪唰唰的往下掉,心底阵阵钝痛,又恨又恼。

    凌浩冷眼瞪了他一眼,将苏衣衣抱到卧室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