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豪门千金(18)

    男子迫不及待的将文件袋拿过去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男子谨慎讨好的道:“许小姐放心,这事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时笙颔首,“走吧。”

    男子像是得了赦令,恨不得一步走出包厢,当他拉开包厢门的瞬间,背后悠悠的传来一句话。

    “少做缺德事。”

    男子身形僵了下,冷汗瞬间爬满了整个后背,他回头对着时笙鞠了一躬,逃一般的离开了包厢。

    男子一走,时笙撑起来的形象立即就散了,软绵得像只小猫。

    凌家的黑料太多,前面她动点手脚,后面就根本不需要她插手了,有的是人要凌家倒台。

    【宿主,根据数据扫描,你并不具备任何黑客技能,这具身体也不具备这个技能,你能解释一下你的技能哪里来的吗?】那些黑料,全是宿主用黑客技术弄出来的。

    当时看到的时候,系统是懵逼的。

    它这积分商城都还没开放,宿主哪儿学会的黑客技能?

    这个宿主和常理不太合啊!

    “天生的,不行吗?”

    【……那上次那个炸弹,你怎么解释。】

    “我拒绝回答你这个问题。”时笙哼了哼,“你不是会读心吗?你读啊,读啊!”

    【……】宿主最近越来越叼了。

    成功让系统闭嘴后,时笙整理了下衣服,从包厢出去,这地方是那个男人选的,听说私密性极好。

    外面是回字形的走廊,很像古时候的那种青楼,站在走廊上能看到下方的场景,倒也不是很喧哗,三三两两的人坐在卡座中,低声交谈着。

    而一些光线极暗的地方,却是糜腐的场景。

    时笙扫了一眼就移开视线,活春宫什么的,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时笙从走廊往下楼的方向走,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拉开,一道高大的影子直接扑了过来,满身酒气,时笙下意识的往旁边闪开。

    那人影摔在了栏杆上,趴着栏杆极其狼狈。

    “景少,我扶你。”房间里出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得极少。

    “滚开。”南宫景甩开那个女人,自己撑着栏杆站起来,脸色青灰。

    余光扫到站在两步远的女人,南宫景眸子里如暴风雨袭,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许乘月!”

    他在里面陪着那些人喝得跟孙子似的,出来却看到穿着光鲜亮丽的女人,他心底不知怎么就涌出一股恨意。

    “前未婚夫啊!”时笙做出才认出来面前人的夸张表情,“好巧在这儿也能遇上。”

    看着那张熟悉的笑脸,南宫景心底的恨意翻涌而上,她凭什么这么得意。

    “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南宫景咬牙,上次的竟然让她跑了。

    “我为什么不敢?干出绑架的又不是我,我都没追究你的责任,已经算是大人有大量了。要真不敢出现的,倒是你吧!”

    她不报警的原因很简单,就算报了,以当时南宫家的能力,三言两语就能揭过去,她干嘛要去费那个劲浪费时间,而让他好好的待在外面,那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

    南宫景觉得对面的女人笑得可恶极了,酒精麻痹下,抬手就朝着时笙脸上打过去。

    时笙本能的往后退,后背却抵住了一个温热的胸膛,一只手臂从她头顶伸过,修长如玉竹的手准确的抓住了南宫景的手腕。

    “咔嚓!”

    南宫景脸色瞬间苍白,手腕无力的垂了下去,抓着他手腕的主人嫌弃放开,从旁边接过一条干净的手帕擦了擦。

    “南宫景,你还有时间在这里欺负女人,看来你们家的事,已经解决好了……”

    楚棠的声音和平时没有多少区别,但是落在别人耳中,无端的让人背脊发凉。

    “你……”南宫景有些晕,但是也认出这个男人是谁。

    楚棠,那个传说中的商界传奇。

    他和许乘月竟然有关系。

    当初在他家,这两个人就勾搭在一起了吧!

    还做出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模样,这女人也是会演,竟然连他都骗过去了。

    南宫景狠瞪了时笙一眼,让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女人扶着他进房间,他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时笙没心情理南宫景,身子错开一步,拉开了和楚棠的距离,“怎么到哪儿都能遇见你。”

    妈的这才是阴魂不散!

    “呵……许小姐不是说要追我吗?”楚棠斜睨着时笙,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她此时的样子,就像是被喂了不喜欢食物的宠物,满脸都写着——我不乐意见到你。

    当初在别墅,可是这个女人一字一句的说,要追他来着。

    “……”把这茬忘了,时笙瞬间变脸,“我和楚先生这是天定的缘分,随便在哪儿都能遇见,楚先生要不就答应我的追求?”

    楚棠心底好笑,他敢用他所有资产打赌,她绝对不喜欢自己。

    这女人也不知道想做什么,非要做出一副喜欢自己的样子,真是让人好奇啊!

    “许小姐不拿出一点诚意来?”能有一个和自己是同类人的女人追求自己,楚棠觉得自己应该享受一下被人追是什么感觉。

    时笙恨不得一巴掌呼死楚棠,脸上却不得不挤出笑容,“那楚先生觉得怎么才有诚意?”

    死变态,老子都倒贴了还没有诚意,你怎么不上天呢?

    “给许小姐一个机会,三年内,许小姐的身价若是能达到我的十分之一,我就答应许小姐的追求如何?”

    “就这么简单?”

    楚棠浅笑不语。

    旁边的保镖快要憋不住了。

    你知道我们楚少身价多少吗?

    知道十分之一是多少吗??

    三年的时间,除非把许家卖了,否则谁能赚到那么多钱?

    许小姐,你到底哪里来的信心,说出这么简单四个大字。

    “行,成交。”时笙在脑子里快速的搜索楚棠这货到底值多少钱。

    “还有个附加条件。”

    “你有完没完!!”时笙炸毛。

    “想不想追我?”

    “……”你大爷的,时笙在心底告诫自己,忍住,“楚先生请说。”

    “许小姐这三年内,需要按照普通人的方式追求我。”

    “……凭什么!”

    系统你确定这货不是来捣乱的?妈的就这种变态,本宝宝到死也追不上啊!

    保镖二人组已经惊呆了,表示完全不理解有钱人的脑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