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4章 笙歌万里(36)

    时笙不知道夏初什么时候把它找回来,但内心深处是有感触的。

    她握紧匕首,“谢谢。”

    “嘿嘿,就知道你会喜欢的。”夏初眉眼弯弯,从桌子上挑出另外一个盒子,“这个也送给你。”

    盒子里是一串手链,是一种时笙不认识的石头,打磨光滑,每一颗都像水晶一般晶莹。

    “阳光下很好看的。”夏初道:“不过我想你也不喜欢这种,我随手做的,以后你也许能用到,以防万一。”

    夏初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在很久以后,当真有用。

    “嗯,好。”时笙将东西收起来,余光扫到桌子旁边的台子上堆放着不少东西,应该是想打造什么东西,她问了一句,“那个是什么?”

    夏初顺着看过去,“哦,姬夜说想让我帮忙打造一件武器,你知道个人武器我们夏家是可以打造的,所以我就答应了,也正好练练手。”

    “姬夜?”时笙眉头皱了下,“你现在和他关系很好吗?”

    “还好吧,他约了我几次,姬夜这个人挺有礼貌的,和他相处感觉也不错,很会照顾人,以后和他生活,应该也算不错吧。”

    时笙看向那件还没成型的武器,眉头越皱越深,但最终没有说话。

    那是时笙第一次知道夏初帮姬夜打造武器,后面这样的事又发生了好几次,姬夜虽然是给了钱的,可时笙还是觉得夏初被利用了。

    夏家也是有规定的,比如一个家族,夏家只会给其中一人打造一件专属武器,其余人再多的钱也不行。

    若是有人冒名来,那也没用,夏家打造武器的时候,会加入使用者的基因,除了这个人,任何人都使用不了。

    姬夜完全就是利用她和夏初的关系。

    但时笙是局外人,她不好说。

    夏初和姬夜是未婚夫妻关系,这一点毋庸置疑,夏家承认姬夜的身份,夏初给他打造武器,也没人会说什么。

    ……

    夏初生日宴。

    时笙作为时家代表出席,时家现在名声渐渐大起来,不管是财力还是实力,时家都在蜕变,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时家的家主,时笙。

    这个小姑娘,用血腥的手段得到时家,所有人都以为她撑不了多久,时家就会败落。

    可没想到时家非但没有败落,反而开始强大起来。

    如今时笙走到哪里,都没人敢小瞧这个小姑娘。

    西泽第三次见到时笙,便是在夏初的生日宴上。

    她站在夏初身边,目光平静的看着来往的宾客,敛了满身的戾气,却透着几分冷漠,似乎这些人和她都没关系,她只是在看无关紧要的东西。

    和旁边带着温婉笑意与人交谈的夏初完全是两个风格。

    西泽很疑惑,这样的两个人怎么能成为朋友呢?

    时笙和夏初站了一会儿就有些受不了,跟夏初说一声去了后面。

    “时家主。”

    带着几分痞气的男人挡住她的去路,“还记得我吗?”

    “四皇子。”时笙语气平静,“有何指教?”

    “时家主还记得我呢?”西泽似乎很诧异。

    之前两次见面,她可都是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时笙不搭话,西泽痞笑两声,“上次那一仗,时家主打得漂亮,父皇说要嘉奖你呢。”

    “不用了。”时笙从西泽身边过去。

    “时家主,很期待和你一起去前线。”她真的很聪明,聪明到让人想和她较量一下。

    时笙步子都不带顿一下的,直接离开。

    后面比较安静,夏家的人见她,纷纷退开绕路,时笙最近出现在夏家的时间比较多,这些人也都认识,可让他们凑上去,他们还是有点发怵,

    这个女生,可比家主可怕多了。

    时笙没想到自己只是出来透透气,又能看见一出好戏。

    姬萱和姬夜站在角落说话,姬萱看上去很激动,似乎还在哭。姬夜毫无办法的轻言细语的安慰,两人举止亲密。

    时笙有股无名火往上冒,她一直忍着姬夜,因为她瞧着夏初是真的打算和姬夜过下半辈子,可没想到姬夜每次都给她惊喜。

    时笙仔细听了片刻,好像是让姬夜去叫夏初为她打造一件专属武器。

    姬夜被闹得没办法,安抚的答应下姬萱。

    姬萱这才破涕为笑。

    姬夜和她说了几句,然后离开,留下姬萱一个人。

    那个时候时笙还没动手,是后来宴会结束,姬夜喝醉了,夏初本想送姬夜回去。

    姬萱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不但对夏初不敬,还出言挑衅,就差挑明了说,姬夜和她不过是婚约的关系,姬夜根本不喜欢她,让她不要缠着姬夜。

    夏初对此保持沉默,让姬萱带走了姬夜。

    时笙后来逼问才知道姬萱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这么说过。

    “你脑子进水了?”时笙第一次在夏初面前发火,“他姬夜算什么东西,你堂堂夏家的家主,论身份,你还比他高一个台阶,凭什么让你低头?”

    “阿笙,你别生气……”夏初有些慌,伸手抓时笙的手。

    “之前你和他相处挺好,也是骗我的?”时笙甩开她的手。

    夏初顿时委屈,“我……我只是不想你担心,就算姬夜不喜欢我,我们的婚约也不能解除,阿笙,你别生气。”

    “这件事没完。”

    时笙径直离开。

    “阿笙!”

    夏初没拦住时笙,她顾不得穿衣服,直接追了出去,外面下着雪,雪花簌簌的落下,前方人影模糊。

    “阿笙!”

    “阿笙……”

    夏初叫了好几声,前面的人都没回应。

    焦急之下,夏初没看清路,被绊到在雪地上,雪贴着她脸颊,冻得她一个哆嗦,浑身也开始发冷。

    夏初正想爬起来,身子突然腾空,浑身都被热气包裹住。

    “阿笙。”

    时笙一言不发将夏初送回去,粗鲁的塞进被子里。

    夏初拉住时笙的手,“阿笙,你别去找姬夜,这件事,我有我的苦衷,夏家和姬家也有一些渊源,我不能解除婚约。”

    夏初说了很久,时笙都没答应不找姬夜麻烦,最后她使出杀手锏——哭。

    时笙骂了她一声,在她软磨硬泡下,答应不找姬夜麻烦。

    可夏初发现姬萱不对劲起来,每次看到她都是一脸的畏惧和憎恨。

    以前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早就不见了。

    夏初知道肯定是时笙做了什么,那个时候她只答应不动姬夜,可没答应不动姬萱……

    *

    求月票!~~

    月票月票月票!!

    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