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7章 笙歌万里(39)

    “阿笙。”夏初脸色苍白,火焰在她瞳孔中跳跃。

    时笙瞳孔微微睁大,“你在干什么,离开那里!”

    夏初微笑,她张了张唇,熟悉的声音传来,“阿笙,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找一个,对你好的人。”

    “夏初!”时笙撑着桌子站起来,大声的呵斥,“斩龙卫马上就到,你撑住。”

    夏初摇头,“阿笙,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后面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她伸手抹了抹眼睛,强行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我好舍不得你,可是我要去找我哥哥。”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阿笙,我最后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夏初视线都不敢看时笙,“纪蝶……放纪蝶一条生路。”

    “她背叛了你!”时笙已经接到斩龙卫传来的消息,夏家之所以这么快被攻陷,就是因为那个纪蝶,“你还要护着她?”

    夏初摇头,“阿笙,求你了,放她一条生路。”

    “背叛你的人,都不得好死。”

    “阿笙……”夏初眸中闪烁泪光,“求你了。”

    “不可能。”

    “阿笙,我要死了。”

    “……”

    火焰越来越大,几乎快淹没夏初的身影。

    “为什么?”时笙抓着桌子,指甲因为用力断裂,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她有什么好的?”

    她背叛你,你还要那么护着她!!

    夏初眉眼间都染上了笑意,“她没什么好,比不上你强大,比不上你聪明,比不上你对我的信任。她是我在黑暗中,唯一见到的光。远古时期有个词叫飞蛾扑火,因为她是光,所以我奋不顾身。”

    “阿笙,我走了,不能在陪着你,阿笙……你要好好的。”

    “夏初!!”

    大火吞噬夏初的身影,投影闪烁两下,消失在时笙面前,四周恢复寂静。

    时笙一直以为最后那段话夏初说的是纪蝶,可是当她知道当初的真相,她才明白,那句话是夏初对她说的。

    ……

    她回到帝都星,夏家变成一堆废墟,只剩下那扇大门完好如初,彰显得这里曾经有一个辉煌的家族。

    斩龙卫赶到的时候,整个夏家都已经被大火包围,火焰有放射性物质,斩龙卫也不敢随便靠近。

    直到一天前火焰才熄灭,但这里已经变成了废墟。

    她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个总是笑着叫她阿笙的姑娘,也永远葬在这场大火中。

    时笙没有找到夏初的尸体,但是抓着了纪蝶。

    纪蝶浑身血污,跪在地上,垂着头。

    时笙走到她面前,“她让我放你走,但是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会放你走,你得下去陪她。”

    背叛者,死不足惜。

    纪蝶身子颤栗,声音低低的应,“我知道,能不能在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只要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会用死来赔罪。”

    时笙看向远处的废墟,夏初最后的求情,让时笙答应了纪蝶。

    ……

    正如时笙所说,那个时候她可能气疯了,根本不知道难过是什么。

    她一直告诉自己,她一点都不难过,用怒火掩盖其余的情绪。

    夏家为什么会被攻击?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笙了解整件事的经过,怒火更是无法压制。

    最先倒霉的就是皇室,那些参与过这件事的,统统死在那把剑下,帝都陷入混乱中,似乎没人能阻拦她。

    血洗帝都不是夸张,那段时间,几乎每条街都在流血,那些试图阻拦她杀掉参与过这件事的人,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在帝都星的人逃窜的时候,她突然带着人撤离,整个时家都开始撤走。

    一开始也有人不愿意,然而时笙根本不管他们,爱走就走,不爱走就拉倒。

    时家撤离的时候,一艘一艘的飞船从帝都星离开,无人敢拦。

    众人以为她将时家撤离,会继续血洗帝都星,可是时家撤离后,她也跟着撤了。

    港口之上,时笙站在飞船上,如君临天下的帝王,睥睨着下方的军队。

    “从今天起,你们的荣辱生死,和我时家再无关系。”

    时笙的声音响起,被风吹到所有人耳中。

    她为他们守住前线,不让人掠夺幽冥星系的资源,不让人侵犯幽冥星系。

    他们却如此的回报她。

    皇室的人不敢和时笙叫板,怕她继续下去杀人,她手中那把剑邪门得很,他们可不想招惹这个煞星。

    那些参与的人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留。

    而让大家意外的是,她也并没有滥杀无辜。

    时家离开引起的动乱可不小,这还不算,时家离开没多久,本来在帝都星的几大家族也开始搬离帝都星。

    他们的动静虽然没有时笙搞得那么大,但也让人人心惶惶。

    不明真相的群众很疑惑,这到底是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几大家族都开始搬离。

    ……

    几大家族搬离帝都星的事,还没落下帷幕,又有消息传来,时笙和联盟打起来了。

    起因是她摸进联盟杀了人家一个将军。

    都杀掉人家一个将军,这事还小得了?

    杀掉人家一个将军不算,没多久又干掉人家一个,联盟满世界的缉拿她,然而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这位时家主跟开挂了似的,联盟那么多人围剿她,非但没有围剿成功,反而把自己给折损进去。

    接下来不断有联盟的人死去,而且死的人地位都还挺高。

    短短时间内,时笙几乎将整个联盟的高官显贵得罪了遍。

    联盟气急之下,全星际的悬赏时笙。

    时笙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不管来什么人,最后都被她给解决掉,悬赏没人再接,联盟气得跳脚。

    就在此时,联盟的储备库被时笙给抢了,她像幽灵一般,总是出现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打得你措手不及。

    时笙和联盟的梁子结下,这导致幽冥星系后来再也不能加入联盟。

    四皇子和时笙都不在守护幽冥星系,整个幽冥星系成为海盗们的主要目标。

    时笙说和幽冥星系划清界限,当真就和幽冥星系划清界限,只要海盗不招惹她头上,就算是海盗在她面前抢劫她都不会皱下眉头。

    而时笙的性子明显更加难测起来,以前她是不想和人交流,处于那种不想和尔等愚蠢的凡人站一条线。

    但现在已经进化到老子和你们说话你们都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阶段。

    看谁不顺眼就要怼上两句,怼出毛病了就直接开打。

    于是整个星际都鸡飞狗跳气起来。

    而她的名声也越来越差,恨得恨得牙痒痒的人数不胜数的,却拿她毫无办法。

    时笙有些时候也有些迷茫。

    时潆要她活着。

    夏初也要她活着。

    所以她活着。

    踏着鲜血白骨走上荆棘遍布的王座。

    【全剧终】

    *

    终于打上这三个字。

    因为大家都比较了解后面,所以就写得比较精简了,主要是篇幅不够了,强迫症伤不起。

    至于姬夜和姬萱,其实他们真的不重要,只是路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