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秦湛挑衅!

    秦湛听到周穆的声音,才勾起一个很淡的笑容,管也没管旁边陈刚的暗示,等周穆过来,把花送到他手上,挑起眉头璀璨一笑:“喜欢么?”

    周穆猝不及防收到鲜花,嘴角一抽,再听小湛这问类似男人哄女人的话,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弄颠倒了?

    “小湛?你……”

    “晚上有空么?一起吃饭!”

    话还没有说完,旁边响起一声目瞪口呆的吐槽‘卧槽’!陈刚这会儿一脸尴尬,原来这花不是送给凌大的!天啊,太尴尬,太乌龙了。

    陈刚小心翼翼看旁边凌大脸色,见凌大面无表情一张脸从始至终冷的跟冰棍一样,心里更没底了,心里骂死自己了,让他嘴快,让他嘴碎,这下乌龙搞大了,就是旁边那个教官也被这一乌龙搞的目瞪口呆,要知道先前是他先胡乱猜测的,想到凌大的反应,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陈刚和旁边教官杨清也认识周穆,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认识周家的周少。

    周穆也注意到车上几个人,尤其是凌霄然,眼底闪过什么,冲凌霄然点头,凌霄然冷淡回以点头,低沉的声音一贯带着金属撞击的冰凉声音,清冷毫无温度:“开车。”

    等车子离开,周穆才上前主动拉住秦湛的手,目光复杂:“小湛,你认识刚才几个人?”

    秦湛摇头淡淡:“见过,不熟!”

    听到小湛的这句话,周穆原本微沉的脸终于露出一个笑容:“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嗯!”

    两人找了附近一个餐厅吃饭,只是周穆手里拿着花,两人长相都好看,街上两边的人忍不住往两人看,尤其是看到周穆手里的玫瑰花,目光有些诡异。

    等进了餐厅,周穆脸上的不自然才好了一些,坐在靠窗的位置问她:“在S大还好么?”等他有空的时候,差不多这个周末他可以去看她。

    秦湛听到他周末有空,难得露出一个淡笑:“好,那我等着!”

    这顿饭比上次那顿饭吃的默契又愉快,两人时不时谈论以前的事情,气氛不错。

    吃完饭后,周穆还主动提出陪她逛,两人在附近走了一会儿,才分道扬镳,分道扬镳之前,周穆看了一眼手里的花,颇有些哭笑不得说道:“小湛,花是得由男人送的!以后不用再送花给我了,该送的是我!”

    秦湛不以为意嗯了一声:“是么?”沉思了片刻,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心里也满意了,在她看来由谁送花都是小事,关键是心意,她开口也仍然没有女人的娇柔羞涩大大方方点头:“好,我等着你的花!”

    周穆知道小湛不同于其他女人的性格,若是其他女人,估计下一秒就开始羞涩,而小湛大大方方的样子让他越发心动也越发复杂,他有时候甚至会因为她冷静淡然的性格而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男人心里都有大男子主义的潜在心理,都希望自己的举动能牵住对方的情绪,因你而羞涩,因你而紧张,因你而高兴,这些他所希望的都没有。

    他知道自己太焦急,他们交往还没多久,想到这里握住小湛的手越发紧,觉察到自己太过用力,急忙放开,表情重新恢复温柔,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算了,我还有些时间,送你回去!”

    秦湛显然也知道他忙,也不想让他因为自己误事,再说不就是回公寓么?一段小路,摇头道:“不用!我自己能走。”

    周穆听到她拒绝,欲言又止,其实这会儿他突然有些宁愿小湛不要这么独立,全心全意依赖他?可他知道就小湛的性格,想让她依赖他,可能性太小了,他太了解她的性格,点点头,目视她离开。

    小湛回到公寓立即洗澡换衣服,训练了一天,要不是她之前急着找周穆,恨不得立即换衣服,白天身上汗湿穿着衣服实在不舒服。

    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自己一头栗色的头发,有些凝神,想到今天那个男人命令染黑的话,算了,她本来就没打算染回,更没打算听那个男人的命令。只有她命令人的份儿,还没有人敢命令她。

    在一栋山水环绕的别墅,清清冷冷的一栋,显得格外冷清。

    一间由黑白冷硬色调为主不失优雅的宽大卧室,除了墙上几件墨绿色的军服,没有其他颜色。

    凌霄然从浴室边打电话边出来,这会儿凌霄然一身简单的白色浴袍,身材挺拔高大,气质仍然冷硬不乏锐利,霸气的双眉下是一双深邃难以看透的眼眸,幽远深沉,高挺笔直的鼻梁下是那张优美的菱形唇形。

    此时他收敛起几分冷锐,人坐在黑白色调的大床上,一举一动透着中欧世纪贵族的修养和贵气,矜贵又不失优雅,极为吸引人。

    “凌大,您让查的,属下得到一些消息,最近凌家确实有和周家联姻的打算!您后母那个女人已经提出建议让周家大少和凌暮雪接触接触。周家已经答应!”

    凌霄然发现自己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想办法阻止,而是想到另一个人,对,那个人刚好是叫秦湛的‘小子’,他心里一阵诧异。他一向心冷,却没想到自己会对那‘小子’印象这么深!

    他单手撑床上,眸光不时泛起冷厉:“周家?周家大少叫什么?”

    “周穆!”

    听到这个名字,凌霄然眉头微蹙,一会儿舒缓眉头,心里冷笑,他那个后母为了让她那个儿子能继承凌家,可谓不用其极。周穆这个人虽然优秀,可奈何只喜欢男人。

    他等着这场精彩的好戏!让凌家和周家联姻成功又怎么了?

    只是可惜了那‘小子’,好好的女人不去喜欢,竟然喜欢男人,那个男人还是周家的大少!既然她选择去喜欢,那之后的任何代价也得自己承担,任何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想到这里,他心底肃然冷清,没有丝毫犹豫惋惜。

    第二天军训依旧,凌霄然一身墨绿色的军装衬着整个人更加有魄力,一身气势威严,目光冷冷扫过队里的每一个人的头发,冷冽而威慑。

    队里大部分人已经染回了黑发,这会儿凌霄然几分气势出,大多数人庆幸自己乖乖染头发了,要不然真有得受了。

    至于没染黑的除了秦湛还有洛沐杨几个,凌霄然面无表情开口:“没有染黑头发的所有人给我出列!”

    没过多久,几个学生额头冒起冷汗,听到凌霄然的声音双腿更是发软,洛沐杨这会儿开口:“你不过只是个教官,有什么权利让我头发染黑就染黑?”

    凌霄然听到洛沐杨挑衅的话,一身肃杀气势骤然而起,他毕竟是上个战场出过各种任务的军人,一身禀烈的气势绝不是一个学生可以抵抗的,没过多久,洛沐杨脸色就发白,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倒是秦湛不同于其他几个人颤巍巍的样子,一副冷淡平稳的模样,让凌霄然多看了几眼。

    “我没有权利?”冷哼一声:“那我今天就好好教你们一课,让你们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这个权利。当然,除非你们有让我放弃这个想法的能力。”

    “我来!”就在这时候,秦湛突然走出一步,目光冷静看着凌霄然。

    ------题外话------

    抱歉抱歉大家,落以为自己发布了新章节,中午才发现自己没发布,迟了点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