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小酒师

第三章:抵债

    “到底咋回事儿?是她个恶毒的小贱人推你的是不是?”梁氏已经一口咬定,就是窦二娘。

    刁氏和窦占奎也吓了慌乱起来。二娘推了四娘下河的!?

    “不是我!别冤枉我!不能冤枉我!”窦二娘尖声叫着,蹬着腿,要不是离的有些距离,就要朝窦清幽扑上来了。

    扫了眼探视的村人,窦清幽轻蔑的嗤笑一声,“我又没说是你,你慌个啥?”

    “不是我……”窦二娘正叫着,听她说着话,顿时停了下来,又强调一遍,“不怨我!是我救你……”

    窦清幽冷冷看着她,挑起眉。窦四娘是有些失足,但她拉住了窦二娘,是窦二娘挣脱她,才让窦四娘掉进河里。她本就因为打坏了雷小姐的玉佩吓着了,又见窦四娘掉河里,惊慌中喊了一声。可反应过来,她拿着长棍就开始敲在水里挣扎呼救的窦四娘。

    摸了摸头顶上的两个包,窦清幽看向窦传家,“你来摸摸!”

    窦传家看她这个样子,觉的很是有些陌生,不像是四娘,可她还是那个四闺女,啥都没变,就是眼神气势不一样。看她摸着头,让他过去摸摸,有些不明白。

    窦二娘可清楚,她拿长棍敲的,捂着胸口就啊了一声,“啊……我好疼!好疼啊!”

    刁氏急忙道,“二娘你咋了?”

    正要伸手的窦传家,顿时收回手,要过去看她。

    “好疼……”窦二娘哭着喊。

    “闭嘴!”窦清幽怒喝。

    窦二娘吓了一跳,看她幽冷阴戾的眼神,全身刺啦一下,仿佛落进了冰窖般。

    窦清幽叫窦传家,“你,过来摸摸!”

    四闺女长得标致,虽然被梁氏教坏了,但也是他亲生闺女。窦传家皱着眉过来摸她的头,一摸之下,顿时惊大了眼。头发间两个鼓鼓的包,像是被啥东西敲出来的。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窦二娘。真是二娘把四娘推下河的!?

    窦二娘嘴唇颤抖,白着小脸摇头。

    窦传家闭上眼,眼泪涌出来。

    窦清幽拨开他的手,冷声道,“我要求,不论多少欠款,不卖地不卖猪,由她窦二娘自己签字画押,自己偿还!婚前还不上,婚后还!与其他人一概无关!”她没法解释真正的窦四娘被她推河里淹死了,因为她活过来了。但谋害人命还恬不知耻把罪名全诬赖给她的窦二娘,哼!

    梁氏也发现闺女变了,不过她心里装满了要赔偿巨债的事和对窦二娘恼恨,她一说,立马接应,“本来就应该是!是她个小贱人打坏的,她自己还!跟我们没关系!想让我们还,没门!”

    窦清幽皱眉看她,拉了她一把,“你不要说话!”

    “咋不让我说话了?她自己闯的祸想诬赖给你,还不让我说……”梁氏话没说完,就看她幽幽的眼神盯着她,呼吸一窒,就不说话了。死妮子眼神啥时候变这么瘆人了!

    刁氏不傻,相反很精明,看窦传家的样子,就知道这事儿怕是有啥内情,而且关系窦二娘,又看村人探究怀疑的眼神,就哑着嗓子哭起来,“这是要逼死二娘!逼死我啊!俩人一块去打的玉佩,全让二娘顶着,还婚前赔不上婚后赔,还让不让人活了啊!要逼死我的二娘啊!”

    窦二娘脑子发懵,这下心口是真的疼了,看窦清幽冷眼盯着她,“打坏玉佩也有你!不是因为你也打不坏!是你喜欢……”想说她喜欢杜少爷才去跟雷小姐起了争执,话到嘴边,生生说不出来了。她怕窦四娘说出她拿长棍敲她的事。

    “说呀!”窦清幽催她。

    窦二娘不敢说,心里翻涌着要毁了她的嫉恨和狂怒,可残存的理智又让她不敢,都说出来,窦四娘名声是不好了,可窦四娘说出来,她就彻底毁了!

    “你到底想咋着?要逼死你二姐是不是!?”刁氏阴恨的看着窦清幽。

    窦二娘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刁氏搂着她就开始哭,说梁氏和窦清幽逼死了窦二娘。

    窦传家嘴里发苦,“娘别哭了,看雷家让咋赔吧!”

    窦占奎也不再骂了,这个银子他们赖不掉,是赔定了!

    不多时,杜家人被请了过来。杜老爷和杜少爷都过来了。

    杨里正过来传达了两家商量的赔偿之事,“那玉佩是杜家传家下来的玉佩,可不止五十两银子。”

    梁氏一听还不止,就张嘴要说话。窦二娘打坏的,让窦二娘赔!

    窦清幽拉住她,没让说话。

    窦占奎已经站不稳了,“那叫我们赔多少?”

    杨里正抿了下嘴,看看窦清幽,接着道,“你们走运,杜老爷是个仁善的,说是赔五十两银子就不追究了。雷员外也知道你家一下子拿不出,我给你们求情,先赔一部分,再想法子赔剩下的。不过……”

    “不过啥?”梁氏见他又看四闺女,顿时预感就不好起来。

    杨里正叹口气,“不过杜家那边也说了,银子赔了,但家传的玉佩却再也没有了。杜老爷宽宏大量,说是让你家四娘进杜家做工,就抵消追究。”老窦家的四闺女长的标致,那杜家提这样的要求,分明就是那杜少爷看中了她,还真是走运了。

    “说的这是啥意思?是那个小贱人闯祸,凭啥让我家四娘去做工!?”梁氏不管不顾,张口就拒绝。

    装昏的窦二娘却是又心喜又记恨。心喜窦四娘要被卖为奴婢了,记恨她要去了杜家,以后肯定会勾引杜少爷。

    刁氏眼神闪了闪,抿着嘴没说话,看向窦传家。

    窦传家朝杨里正拱手,“里正大人!是说让我家四娘卖身为奴去杜家偿还?”

    只有实在过不下去了才会卖儿卖女,谁家要是干了卖儿卖女的事,那是要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一辈子看不起的。

    杨里正看他不愿意,就开始劝他,“传家啊!这做奴婢也是不一样的,去那小户人家是让人瞧不起,可进大户人家就不一样了,不愁吃喝,穿戴也比村里的丫头片子强了多少倍。杜家又是读书人家,又仁厚和善,你家四娘去了杜家也是福分!人家也说了,不会亏待四娘的!”给他使个眼色。要趁这个机会进了杜家,得了杜少爷的青眼,就算以后做个小妾,也是吃香喝辣,老窦家可多了一门强亲戚,保证也能富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