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未来兽世

    白玥,女,十六岁。

    她是个精神病人,精神病人总会做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比如现在:

    穿着蓝白条纹病服的白玥爬上了离江面几十米高的钢筋大桥上,江风徐徐吹拂,拨乱了她披肩的长发,吹得她单薄消瘦的身子摇摇欲坠。

    “快下来,上面太危险了!保持冷静,你该吃药了,先下来,下来一切都好了!”

    桥面的医护人员焦急地劝导。

    白玥用看跳梁小丑的眼神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偏头望向正前方,抬脚跨了出去。

    有人捂住了嘴,悬起了心。

    然而高空中的病人没有像人们想象中的坠落,而是在下坠的瞬间消失在了空气中。

    桥上的医护人员顿时傻眼了,足足呆了十几秒,才想起去桥边看。

    “人呢?掉下去了吗?”

    “肯定的,不然能凭空消失?”

    医护人员们兀自坚持着自己的世界观,搜寻人员也赶紧下江救人。

    然而他们永远也没打捞出任何线索。

    ……

    白玥是个精神病人,因为,她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出现在桥上的自然形成的时空隧道。

    当时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很多东西被吸进去,再也没出来过。

    反正,她的世界不能更糟了,那便……过来看看吧。

    穿越时空隧道大概耗费了她的体力,白玥摔进茂密的草丛,顿时失去了意识。

    ……

    由于地球环境日益恶化,某发达国家研究出了植物催生剂,企图逆转环境,不料植物失去控制,给予了人类灭族之灾。

    危急时刻,全球人类组织了“国际科学联盟”,改善人类基因失败,却阴差阳错将大批动物造就成了骁勇善战的兽人。

    兽人拥有完美的体魄,近乎于人的智商,但有个致命的缺陷——没有雌性。

    不过这不是问题,两千年的时光足以证明,兽人可以生存。

    白玥这一跳,就跳入了两千年后的世界。

    她只感觉眼前光线一暗,视线恢复时,晃亮的天空已经被浓密得投不进光的阴森森的树林取代。

    她正在飞速下坠,情况危急,然而她的嘴角却漾开了一抹解脱的微笑。

    再次睁眼,眼前已经是文明建筑。

    入目的景象让白玥险些破了花了近十年才在精神病院练就的淡定功。

    她在一间四四方方没有窗的房间里,旁边是一堆白花花的肉……仔细看才发现那是一坨坨女孩儿。

    她承认,人不该用“坨“字来形容,但请原谅她实在想不出其它量词。

    那些女孩一-丝-不-挂,个个胸前坠着一对大白寿包,挺着个弥勒佛般的大肚腩,上半身几乎就是由这两小一大的肉球组成,下-身则是一对胖萝卜般地小短腿。

    身材不忍直视,脸更是惨不忍睹。

    大饼脸,痴呆相,嘴角挂着哈喇子,有的还有做过兔唇矫正手术的痕迹。

    别人怎么样都和她无关,可操蛋的是,尼玛她也一-丝-不-挂!

    什么情况?掉进了**窝子?

    不对,这些女孩似乎智商不健全,这更有可能是照顾弱智的机构。

    可她一个健全的人啊!

    好在这种情况白玥并不陌生,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七年前,她被关进住满精神病人的房间。

    然后,她成了一个精神病患者。

    现在,她被放进弱智群里。

    所以,这是要改当弱智的节奏?

    就在这时,她看到墙壁外出现了一条狼。更准确的说,是狼形的能量团。

    它十分强悍,仔细一看,白玥才发现原来墙外面还有一个能量团,只是它淡薄许多。

    视角切换到墙壁的另一面——

    “兽人繁殖中心”——几个大字威严而肃穆的刻在门口,浇筑上了醒目的朱红油漆,彰显出威严和肃穆。

    一名身材伟岸的男人走进来,从他竖在头顶的一双兽耳,可以判断出是他一头狼族兽人。

    发色和瞳色都是泛着冷意的银灰色,目测身高过两米,裸着上身,下-身穿着一条灰色棉质短裤,那一身紧实的肌肉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值班的狐兽认出来者的身份,立即毕恭毕敬地走过去。

    “狼硝,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啊,高层恐怕要强制性给你安排交-配了。”

    “雌性都在哪里?我赶时间。”被称作狼硝的兽人目不斜视,说完看了眼个人终端,不经意间透出不耐烦之意。

    “这儿都是成年的单身雌性,你想要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狐兽一手挥向两边的玻璃房。

    玻璃房内装着一屋子身材丰盈的女孩,虽说已成年,但在现代也就是上初中高中的年纪。

    这个年代,基本上拥有了生育能力,就算是成年了。

    视野拉长,有整整十间装着女孩的房子,品相依次递减。

    狼硝一边快速浏览每个房间的女孩,一边说:“我想要胖一点的。”

    “第一间房的小美就胖乎乎的,身体健康,很受欢迎的。”狐兽快步走着,才能勉强跟上狼硝。

    而狼硝只过了一眼,视线就落到了第二间房。

    “要聪明,我想和她交流。“狼硝又道。

    “嗯……这个有点困难,目前最聪明的雌性有五岁智商呢,不过已经被人买走了,你想要只能加入他的队伍……”

    狐兽没说完就看出狼硝对那个雌性不感兴趣,识趣地闭了嘴。

    狼硝速度不减反增,步伐越来越不耐烦:“最重要的是健康,我最在乎的是她能活久一点。”

    所以他迟迟不买媳妇,雌性的寿命对于雄性而言太短暂了。

    “狼硝,我建议你在前面多看看,后面几间房的雌性基本有明显的遗传病,尤其是第十间房。”狐兽追在后头道。

    然而狼硝走到第十间房前面,突然定住了脚步。

    他转身面向玻璃房,银灰色瞳孔中倒映出的是一具苍白干瘦的雌性身躯。

    她非常瘦,几乎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皮肤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病态的苍白,眼神却晶亮有神,宛若夜空中最璀璨的两粒星辰。

    奇妙的是,他竟然感觉那双眼睛正凝视着他,好似含着千言万语,充满好奇和迷惑。

    狼硝的感觉没有错,白玥正看着他。

    他们之间隔着的其实是一层单向玻璃,从白玥这边看是墙壁,从狼硝那边却是透明的,然而因为白玥的特殊能力,两人“对视”上了。

    白玥看到的,是一条竖立行走的狼,囧。

    她稀罕极了,也不顾及全-裸的身体,走上前趴着玻璃看,反正没人看得见她(大雾)。

    见雌性走来,狼硝一手撑在玻璃上,脸凑得更近,想更清楚地看她。

    虽然,相隔千里他也能一眼看清一个人的模样。

    白玥更惊奇了,直盯着浪爪子看。

    这爪子好大,她这是到了侏罗纪时空吗?

    她不由得把手掌印在了狼爪上,两手相贴,白玥撑开的手竟然只有狼爪的掌心大。

    狼硝心里一悸,胸腔的烦躁、着急、厌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庆幸和狂喜。

    因为他确定,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媳妇儿,可以和他沟通的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