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成为狼妻

    狐兽看到这样的画面也倍感意外,不由多看了白玥两眼,挺有灵性的,只可惜太瘦了。

    “这是昨天下午一支队伍在野外捡回来的雌性,应该有严重的疾病,被人遗弃了。”狐兽道。

    狼硝眉头一拧,问:“有给她体检吗?什么病?”

    “病到是没检查出来,只是她的血液里含有大量镇定效果的药物,还有很多药物成分我们暂时无法解析,正在研究中。”狐兽回答。

    “也就是说身体健康?”狼硝狠狠松了口气,语气毅然决然地道:“我就选她!”

    “啥?”

    狐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在头顶的狐耳抖了抖:“麻烦你再说一次,我刚才没听清。”

    “我说,我非她不要!”狼硝一字一顿地道,嘴角微微扬起。

    狐兽这下不止怀疑自己的耳朵了,连眼睛也不敢相信了。

    他一定是中了迷幻毒素吧?他一定是所有感官都出问题了吧?

    不然怎么会看到基地出了名的冷面战将面露微笑?还笑得这么……一脸荡漾。

    “可是你喜欢胖的。”狐兽不愿意一位强者的基因就此断送,这对基地是巨大的损失。

    “可以养肥。”狼硝道,温柔的目光在雌性身上流连。

    瘦虽瘦,可那巴掌大的小脸却意外的秀气,有种独特的美感。

    或许兽人都是一根筋,心里认定了,眼前的雌性狼硝怎么看怎么喜欢。

    “你想要聪明的。”狐兽不死心地道。

    “我觉得她很聪明。”狼硝肯定地说。

    有那样明亮的眼神,智商绝对差不到哪儿去。

    “健康呢?健康的雌性是不可能这么瘦的。说实话,上头是想直接把她送到生育部,怕她承受不住,才暂时把她放这里修养。”狐兽说道。

    狼硝霎时间阴沉了脸色,转头看向狐兽,银灰色的眸子泛着冷凝的光:“立即把她给我!”

    到了生育部,雌性算是彻底废了。

    在有生育能力时,得不停接受交-配,怀孕,生育后代。

    丧失生育能力后,迎接她们通常是安乐死。

    如果他今天不买一个雌性回家,也得去那样的地方留下后代,以维持兽人基因的多样性,那是所有没有雌性的成年兽人必须去的地方。

    狼硝不敢想象眼前的雌性被关在那样没有感情的地方,幸好他今天来了。

    狐兽身体一颤,突然袭来的危机感让常年安逸于基地的普通兽人招架不住,下意识地想夹紧尾巴逃窜。

    所幸狼硝下一瞬就移开了视线,继续盯着玻璃房里的女孩看。

    狐兽擦擦脸上的冷汗,再也不敢多言,拿来一块消毒毛巾,使用右手腕上的个人终端打开了玻璃门。

    白玥正疑惑,她开始怀疑外面的狼可以看到自己,这时突然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标准的蛇精脸男。

    白玥呆滞了一瞬,反应过来自己是**,瞬间做出了女性最本能的反应:“啊——!”

    尖叫填充满了封闭的房间。

    其它女孩儿受惊小鹿般到处看了看,没发现可怕的东西,就恢复了痴呆的模样。

    白玥挤到两坨女孩中间,背对着进来的人蹲下,留给外面一面背。

    她的背很白很瘦,脊很凸出,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好像她稍微用点力,就会折断自己的腰,令人望而生怜。

    狼硝走进来,没了那层玻璃的隔阂,眼前的雌性突然真实了起来。

    他分辨出了她的气味,淡而馨香,带着股挥之不去的药味,配合那白瘦的背,狼硝忍不住心脏泛起针扎般的痛觉。

    “我来。”狼硝拿走了狐兽手里的毛巾。

    他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给人沉稳踏实的感觉。

    白玥对这声音很有好感,猜测声音的主人肯定不是先前看到的蛇精男,正准备回头看一眼,身上落下了一块柔软的毛巾。

    狼硝用毛巾裹着白玥,将她抱起来,柔声道:“别怕,我带你回家。”

    白玥看清了那个小的脸,顿时睁圆了眼睛,黝黑的眸子中盛满了不可思议。

    他很帅,五官俊朗,剑眉星目,眼神十分的温柔。

    这不是重点,惊悚的是,他是狼,是那头她隔着墙壁看到的强大的狼!

    天!这是妖怪的世界吗?

    人类已经被新社会淘汰了吗?

    原来她不是沦为弱智,而是沦为了宠物?

    就像人类饲养小猫小狗,现在自己是妖怪饲养的小人?

    啊呸,这话怎么那么像骂自己呢。

    就算看不见精神体,白玥也能确定他不是人类,因为男人头顶有一双狼耳。

    毛茸茸的,不知道捏上去是什么感觉?

    想着白玥就伸出双手,捏住了对方的一双耳朵。

    薄薄的,热热的,好q,好萌啊!

    白玥的眼神从震惊瞬间转变成了星星眼,嘴巴都不自觉张开了,萌得想尖叫。

    狼硝耳朵抖了抖,脸色不变,覆盖着一层浅色绒毛的耳朵却迅速爬上了一层粉红。

    这样亲密的动作在外人面前做太过孟浪,但狼硝还是不舍得拿开她的手,心中暗喜:她一定也很喜欢自己吧。

    “我算是知道她体内为什么有镇定药物了。”狐兽恍然大悟,“她应该经常这样激动。”

    “这没关系,是药三分毒,只要不影响她的安全,我不想给她吃药。”狼硝说着,抱着白玥出了玻璃房。

    白玥大舒了口气,终于可以断药了。

    她恶心极了精神药物的副作用,常人可能无法想象副作用的可怕,反正她吃了七年药,现在十六岁还没来月经,头发一度掉成了秃子。

    要不是她经常偷偷不吃药,现在脑袋上肯定都是秃的。

    白玥宁愿做宠物,也不愿意做没有精神病的精神病人。

    看着外面的设施,白玥心里更加肯定:这里果然是宠物店!而且是专门卖人的宠物店!(大雾)

    “先过来登个记,你给她想好名字了吗?”狐兽走到桌前问道。

    狼硝看看白玥,在她没有二两肉的腮帮子上戳了戳,果决地道:“果果,果实的果。”

    植物果实是最坚韧的物体,遇水则生,无孔不入,虽然很烦人,但他希望他的媳妇儿能像果实那样顽强的活着。

    “这名字好,一听就壮实。”狐兽顺口拍了句马屁,从电脑中查找出狼硝的信息,在他的伴侣栏上填上了“果果”二字。

    就此,白玥正式开始了她身为狼妻,却自以为是宠物的逗比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