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吹风椅

    狼硝先给白玥洗了个澡,白玥全程配合,听话得让狼硝一个刚养雌性的人都觉得太懂事了。

    他在给媳妇洗澡前,特意查看了给雌性洗澡的教学视屏。

    那些雌性可是状况百出,什么意外都有。

    而果果除了一开始受惊把自己摔水里,后来经一点儿抗拒也没有,实在是听话。

    狼硝把这归于自个儿媳妇聪明,心中生起一股隐秘的自豪感。

    “乖乖坐一会儿,我洗完澡咱们就出去。”

    狼硝耐心地对白玥说道,然后后退了一段距离,当着白玥的面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银狼。

    他一变身,宽大的浴缸顿时充实,水位一下就升了上来。

    白玥眼睁睁地看着水面盖过了自己的头,都来不及站起来。

    “……”救命!

    很快一颗湿了水的狼头钻到了白玥腿间,把她顶了起来,安放在浴缸边缘。

    “噗!”白玥还没睁眼,先吐了一口水柱,喷了狼硝一鼻子。

    狼硝凑上去在白玥脸上舔了舔,舐去了她脸上的水,态度带着几分抱歉和讨好的味道。

    白玥气哼一声,嫌弃地擦了擦脸。

    都是口水。

    狼硝浑然不知自己被媳妇嫌弃了,见她不难受了,就坐在浴缸里开始洗澡。

    你们见过狼给自己洗澡的画面吗?

    白玥今天有幸见到了,表示长见识了。

    狼硝的兽形十分高大,毛发湿了水贴在身上也不显瘦弱,反而更凸显出了健硕的骨骼,匀称的肌肉。

    他一只爪子上套着洗澡刷,灵活地在胸前刷了一会儿,然后反手又去刷后背,刷四肢,最后还把尾巴仔仔细细刷了几遍。

    如果把刷子换成毛巾,那简直跟人洗澡没啥两样。

    白玥叹为观止。

    很快,狼硝洗完了,看了白玥一眼,狼爪子在浴缸上的按钮上一按,浴缸里的水被迅速排出去了,换上了温清水。

    “冷不冷?”狼硝把白玥抱进清水中,摸了摸她的背。

    浴室里热气蒸腾,像桑拿房,白玥当然不会冷,刚才她看“朗洗澡表演”看得津津有味,都没注意这茬。

    狼硝把自己和白玥清洗干净后,就抱着白玥出了浴缸,坐在吹风椅上。

    吹风椅建在墙壁上,由不锈钢钢管纵向拼成,在狼硝坐上去前,白玥还以为这是放衣服毛巾的。

    就在白玥猜测椅子的功能时,突然上方一道哄响。

    “啊!”白玥吓得瞬间尖叫,反射性想跑,却被环在腰间的手臂挡住了去路。

    暖暖的强风从上方打了下来,吹得白玥细软而稀疏的长发直往下飘,头都抬不起来。

    原来是吹风机。

    靠!这么响的吹风机是要吓死人吗?开启的那一瞬间她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啊!

    狼硝安抚地拍了拍白玥的背,“不怕不怕,我们吹风风。”

    吹风风……

    “……”白玥:拜托说人话!

    的确,那么大头的狼,洗澡肯定必备吹风机,她早该想到的。

    白玥懊恼自己刚才大惊小怪,想起被送进精神病院前,家里养了一只泰迪犬。

    小泰迪一开始非常巨怕吹风,后来好了点,但也很讨厌吹风。

    她今天总算是理解泰迪的心情了,这么吵的声音,她觉得自己永远也不会喜欢。

    “果果真乖。”吹完了后,狼硝照例夸奖了白玥一句。

    然后他把白玥放在不锈钢椅上,拿来了一个精致的瓷瓶。

    那是啥?

    狼硝走来就掰开了白玥的双腿,跻身到她腿间。

    白玥没能来得及防抗,现在加紧双腿也无济于事,只好用手遮住私密处,大睁着眼睛盯着狼硝。

    这蠢主人又要干嘛?真不给人留活路了?

    狼硝道:“剃毛还不够,会长出来,擦了这个以后就不会长了。果果乖,把手拿开,不疼。”

    白玥死鱼眼瞪着狼硝。

    她发誓,如果对方是男性人类,她一定要把这瓶要倒他头顶。

    是可忍,孰不可忍?

    白玥觉得,自己完全能忍这一次!

    长痛不如短痛,为了不再被剃毛,白玥撇开头,拿开了双手。

    擦吧!朕会记一辈子的,铲屎的你给我等着!

    狼硝手指剜了一粒黄豆大小的药膏,擦在媳妇身上时,莫名的感觉亚历山大。

    【求推荐票,那篇文可以不投票了,都投这边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