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掉厕所里了

    一夜好眠。

    次日清晨,白玥在一个温暖舒适的怀抱中醒来。

    身下的床铺柔软无比,让白玥感觉身处云端,舒服得恨不得长在床上。

    她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毛茸茸的怀里。

    睁眼的同时,昨日的记忆迅速回笼。

    入目是一抹银白色的狼毛,视线上移,白玥看到了一颗标志的狼头。

    狼硝还睡着,他的兽形有长长的嘴巴,顶端的鼻头又黑又亮,嘴巴两边露出稍许獠牙的牙尖,闪着寒光。闭着的眼睛飞斜向上,可以想象他睁眼时的凌厉。

    白玥静静地看着他。

    早在她被父母送进精神病院的那天,她就没有家了。

    电击、监禁、吃药……无休止的折磨使她痛恨极了给予她生命,却将她送进地狱的父母。

    相应的,从小缺爱的她比平常人更渴望被爱,更渴望家的温暖。

    现在,有一个人对她好了,给了她一个家。

    虽然,身份有点不对劲,不过,这样就很好了。

    白玥看着狼硝,露出了穿越以来的第一个笑脸。

    看着看着,白玥手痒了,忍不住伸出被狼爪包着的手指,摸了摸狼硝露在嘴边的牙尖。

    突然,狼嘴一张,她的手指立即被卷入了潮热的口腔中。

    “啊!”白玥大惊失色,忙把手往外抽,却没能成功,手指头被不轻不重的咬住了。

    想象中的剧痛没有来临,白玥惊疑不定地将视线往上移,对上了一双深邃的银灰色狼眸。

    狼目微微眯起,里头透着宠溺的笑意。

    “唔~”狼硝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咕噜声,火热的长舌卷着口中的小爪子缠绕。

    白玥脸一红,伸出另一只手拍打在狼硝额头,表情是一本正经的生气。

    狼硝眼里的笑意更浓了,松开她,就着抱白玥的姿势,在被窝里化作了人形。

    “早安,果果。”狼硝温柔地道。

    “哼!”白玥傲娇地哼了声,把湿漉漉的手指在狼硝身上擦了擦,精神抖擞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昨天喝了太多水,白玥想上厕所了。

    她记得浴室里有厕所,不用狼硝求助,自己去了浴室,顺利找到了记忆中的厕所。

    这厕所和人类用的略有不同,很宽很长,刚好能让一条狼站在上面,对于白玥来说过分宽大。

    白玥关了门,叉腿站在厕所两边,用自己的“小狼爪”摸尾巴下面的拉链。

    现在问题来了,手套太粗糙,她完全摸不到拉链头怎么办?

    急急急,肚子好涨啊!

    白玥撅着屁-股,扭着身子,顶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表情摸索拉链。突然脚下一滑,双腿瞬间岔开。

    “啊!”

    白玥下意识地惊叫一声,回过神来,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厕所里,摔得屁股生疼。

    “果果!”

    狼硝的声音刚落,人已经冲了进来。

    白玥还坐在厕所里,右手也还撑在里头,看到冲进来的蠢主人,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好!丢!脸!啊——!白玥恨不得把自己冲进下水道里,好毁尸灭迹。

    狼硝也愣了愣,脸上顿时一脸忍俊不禁,快步走过来,把白玥抱了起来。

    “果果会自己上厕所吗?下次记得叫我给你拉拉链。”狼硝见果果那懵逼表情,很体贴的憋着笑,给自家媳妇留了一点面子。

    白玥不敢看狼硝的表情,被狼硝抱出来时,感觉裤子里有些湿热,脸上的表情更僵了。

    狼硝摸到白玥尾巴处,拉开拉链,鼻子耸了耸,随即好笑地道:“多大人了,还尿裤子,羞不羞?”

    白玥脸上痴呆相,心里眼泪流:我只是一只宠物,我神马都不知道。

    狼硝拉开白玥的裤裆拉链,以给小儿把尿的手势抱着白玥蹲在厕所前。

    事到如今,白玥也没脸皮挣扎了,在狼硝身上断断续续尿了半天,总算是排空了膨胀的膀胱。

    等白玥尿完,狼硝在旁边抽了张湿纸巾,细致地给她擦干净,然后把她的衣服脱了下来,抱回卧室换上干净的。

    全程白玥都无比配合,低调地当自己的小宠物。

    穿好衣服后,狼硝又把白玥抱进了洗手间,帮她刷牙,洗脸,擦护肤品,梳头,把她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然后才收拾自己。

    待两人都收拾干净,狼硝就抱着白玥出门了。

    “你的食物还没送来,我们去外面吃。”狼硝一边走一边说道。

    白玥不敢对这个时代的食物抱有希望,没做任何反应。

    出了院门,狼硝脚步顿了顿,脸上顿时恢复了冷峻。

    “你在这里做什么?”狼硝冷声问。

    咦?

    白玥奇怪地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院门外躺着一头黑熊。仔细一看,原来是昨天找狼硝应聘“保姆”的大个子。

    旁边还放着一大堆行李,这熊为了找工作也是蛮拼的。

    狼垚立即爬起来,还没等他变身说话,狼硝就先把白玥的脑袋掰到了一边,声音更冷了。

    “我不需要队友。”

    说罢,狼硝就抱着白玥走了。

    他可不会留下一个雄性跟分享自己的伴侣,尤其是她的雌性如此可爱,他一丝一毫都不想分出去。

    狼硝态度坚决,目送两人离开的熊兽眼神一样坚毅,丝毫没有因为狼硝的拒绝而动摇。

    他确实买得起雌性,但以他的能力,召集到的队员只会是一些泛泛之辈,不能给雌性好生活。

    与其买了买了雌性让她受苦,不如加入更强的队伍,给雌性最好的生活条件。

    回想起刚才匆匆一瞥看见的雌性,熊垚的眼神柔软了几分。

    她是不是太瘦了点?看来他以后得更努力做任务,把她养胖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