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被吃了

    如果她再多待一会儿,看到兽人们摘取几颗果子花费了多大力气的话,也许就不会这么大咧咧的跑掉了。

    但世上没有如果,现实里,白玥跑得犹如一头脱肛的野马,直冲安全城的方向而去。

    白玥很注意他们的路线,虽然他们七拐八绕,但其实方向是直线,她只要直线往回走就行。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绕来绕去,白玥想不通,也懒得想,只多加注意了一下脚下的环境,怕踩到陷阱。

    “呼~好累啊!”长期缺乏锻炼,跑了两步白玥就累得不行,靠在一颗大树上狗喘。

    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窥视着自己,吓了一大跳。

    “谁?”

    白玥大喝一声,声音在丛林里一声声回荡。

    没有任何生物回应她,恐怖诡谲的气氛在空气中迅速发酵。

    白玥咽了咽口水,转着身体到处看,入目只有葱葱郁郁的植物,别无其它。

    但她确信自己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寒意丝丝缕缕的从毛孔钻入身体,让她全身发冷。

    她蓦地看向刚才背靠过的大树,心跳突然堵到了嗓子眼,瞬间惊悚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大树,她好像看到过好几次了……

    ……

    另一边,狮子岳等人摘到了果实,感觉时间不多了,正想把白玥藏起来时,赫然发现白玥不见了。

    狮子岳也脸色大变:“糟了!”

    “肯定是我们摘果子时她自己跑掉了,她死定了!”有人惊恐地道。

    “废什么话,快找啊!”

    狮子岳大吼一声,把果子扔给了袋鼠兄,化身为兽立即嗅着白玥的气味寻了上去。

    狼硝火急火燎的追过来时,狮子岳一群兽正远远围在一株巨树的树冠外围,不敢靠近。

    “她人呢?”狼硝愤怒得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焰,但还是克制住了决斗的冲动,先问自家雌性的安危。

    狮子岳已经完全没了先前的嚣张气焰,咽了咽口水,在狼硝快控制不住要动手时,才犹犹豫豫地开口。

    “被……被吃了。”

    狮子岳让开两步,回头望向被他们包围的巨木。

    狼硝身体巨震,银灰色的眸子瞬间收缩,细小的瞳孔中倒映出一株蛰伏在绿色怪物。

    这只是一颗常见的榕树,树冠矮小,但覆盖面积极广。

    如果遇到,避开就没事了,但若是不慎误入其中,就算是兽人,也是九死一生。

    榕树的树枝会垂下无数根须,根须会长成分支,就如同一片树林,而且具有伪装的能力,人一旦进入,就会失去方向,最后被榕树引导向主杆位置,被彻底吞噬。

    兽人尚且难以生还,可以想象,雌性进入会是什么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