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反咬一口

    白玥被抱疼了,报复性地举起双手捏狼硝的耳朵。

    狼硝沉重的心情突然就轻松了不少,纵容地道:“又调皮了。”

    对于自家雌性突然开口说话的事,狼硝只在心里暗喜,在人前倒不至于表现出来。

    在买下她时他就知道她很聪明,会说话她并不意外,就看能说到什么程度而已。

    不过他昨天只教了果果一次他的名字,她现在还记得,也令他有点惊喜。

    两人之间亲昵的互动让在场的雄性都嫉妒不已,就连一向以自己拥有五岁智商的雌性为骄傲的狮子岳都吃味了。

    “咳!”

    狮权干咳一声,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现在没什么事就都回去吧,还有雌性在,别让她们着凉了。”狮权说着,暧昧地看向狼硝道:“这种事,在家里做就好了。”

    狼硝一扯嘴角,算是受教,把白玥的手摁了下去。

    白钰听得稀里糊涂,什么叫“这种事在家里做就好”?还有,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怪怪的?

    这感觉让白玥浑身不自在,也就不再捏狼硝的耳朵了。

    “那个,狼硝。”狮子岳突然朝狼硝走来,递给他一粒透明结晶:“榕树是你杀的,这是你该得的。”

    白玥眼里流露出好奇之色。

    这是水晶?玉石?好漂亮啊,可这玩意儿是树里得到的?树也长结石?

    见果果好奇,狼硝就接过了晶石,但丝毫没有因为狮子岳的示好而缓和态度,冷嘲道:“一颗无属性结晶就想不了了之?”

    狮子岳讪笑,心虚地瞥了眼狮权,正想说什么,狮权发问了。

    “怎么回事?”

    狮权一看就知道事情不简单,皱着眉问道。

    即是面对安全城目前的最高领导人,狼硝也没摆出好脸色来。

    他轻抚着白玥的后背,沉着脸色道:“元首大人,狮子岳私自带走果果,还害她身陷险境,已经触犯法律,应该立即逮捕,依法处分。”

    白玥咽了口口水,我滴个乖乖,绑架我这么严重?竟然还要坐牢,她比国宝大熊猫都精贵啊!

    狮权的脸色顿时黑了,厉声问狮子岳:“是不是这样?”

    狮子岳一堆人都慌了,他们都有参与,追究起来谁都逃不了好。

    狮子岳哪敢承认,立即怒吼道:“狼硝,你怎么含血喷人?我们约好一起来丛林,会合后就把果果交给你了,你弄丢了雌性,现在竟然陷害到我头上,卑鄙无-耻!”

    这是狮子岳刚才就打好的腹稿,此时倒打一耙半点儿不含糊,说得跟真的一样,唾沫星子跟下雨似的往白玥和狼硝喷来。

    狼硝闪身躲开了,白玥松了口气。

    狮权对狼硝怀疑了起来,毕竟他和狮子岳是同族,又有血脉关系,肯定更相信本族兽人。

    “既然双方各执一词,那就先回去后再仔细调查。”狮权如此说道。

    狮子岳顿时松了口气,而狼硝气笑了。

    调查?是销毁证据吧!

    他把白玥放在身后,扫了眼对面的众兽,无畏地道:“那就决斗吧!”

    说罢,狼硝瞬间化作了兽形,狼嘴的肌肉抽了抽,嘴角的獠牙闪现寒光,凶狠之态尽显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