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调戏

    “家里很多空房,你随便找一间住。”见果果盯着熊垚看,狼硝立即把熊垚打发走了。

    熊垚闷不做声地提着行李走了,在狼硝隔壁的房间住下。

    白玥吃完一个苹果,饱得不行,而且很有满足感,跟吃了一顿大餐一样。

    她砸吧砸吧嘴,大概理解到这个世界的食物都是植物,并且植物能满足人体需要了。

    狼硝把白玥抱起来,往浴室走:“身上都是树叶子,我们去洗澡,然后午睡。”

    想到昨天的共浴画面,白玥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两团红晕,眼珠子四处转。

    她的睫毛非常长,又黑又翘,像一对华丽的孔雀扇。鼻子秀挺,嘴唇偏薄,和肤色一样都泛着不健康的白。

    脸非常瘦,但颜值在线,看习惯了后,狼硝只觉得自己的雌性怎么看怎么美,忍不住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

    “我家果果真好看。”狼硝有感而发地道。

    白玥吓了一跳,受惊小鹿般地和狼硝拉开了距离,手撑在他胸前愣愣地盯着他看。

    狼硝忽地笑了,这么敏-感,看来他以后得多和果果做些亲密的事,她的反应太有趣了。

    想着,狼硝起了捉弄的心思,托在白玥屁-股上的手捏了捏,感觉到怀里的雌性身体僵硬,他眼里笑意更浓了。

    白玥被吓傻了,如果她没理解错,她这是被调戏了?

    她不敢相信,被脱了衣服泡进浴缸里,才回过劲来。

    二十一世纪也有很多人亲吻狗的嘴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铲屎官朕跟你讲,朕是有洁癖的!

    这个头绝不能开,必须让他知道她有多不能接受!

    白玥气鼓鼓地瞪着狼硝,突然挺直腰板,厉声喝道:“跪下!”

    正挤沐浴液的狼硝一愣,偏头看了旁边赤条条的雌性,莞尔道:“好,我跪下就是。”

    说罢,他还真跪在了浴缸里,把浴液往白玥身上抹。

    白玥被冰凉的浴液冻得打了个哆嗦,汹汹气势也跟着哆嗦走了一半。

    “这些词你从哪里学的?繁殖基地教你们说这些?”狼硝感到不可思议,猜测自家果果八成是听到有人说,自学到了。

    “哼!”白玥偏开头,决定今天一整天不给蠢主人好脸色看。

    狼硝浴液摸着摸着,摸到了白玥胸-部,还在这儿按了按。

    白玥这下不淡定了,忙往后退了退。

    然而下一刻,她就被抱到了狼硝腿上,被圈禁在了他怀中,无法逃脱。

    “别乱动,让我摸摸。”狼硝一本正经地说着流氓话。

    白玥的脸红得快滴血了,都不敢低头看自己的身体,眼不见为净!

    狼硝仔仔细细地在白玥胸-部位置捏了捏,用考究的口吻道:“资料显示你十六岁,你真有这么大吗?”

    要不是果果是繁殖基地不推荐的雌性,他都要以为自己被讹了。

    果果的身体和十二岁雌性差不多,和那些丰满的成熟雌性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他是介意果果平胸,只是将来有了孩子,会不会奶水不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