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任莲盈,你给我回来!

    “队长,你冷静点儿!”

    陈风跟着少校同志冲进了急救室,其实他从头到尾也不知道自家队长为什么突然对一个意外施救的陌生小胖妞,如此紧张?!

    “让开!”

    少校同志一声沉喝,吓得还围在手术台前做善后工作的医护人员齐齐抬手,一副投降状,退了开。

    看到手术台上的女子时,少校的眼眸陡然睁大,不敢置信!

    无影灯下,女子圆圆的脸蛋被打得毫无血色,裸露在外的肌肤,从脖颈、肩头到手臂、腰身,再到大腿、小腿,竟然满布了腥红、绀紫的怪异颜色,皮肤上有因为脂肪体增长过快而生出的裂纹,处处可见溃烂后的疮疤,有些还渗出脓液,一股怪异难闻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手术室。

    陈风一看,下意识地抬手掩鼻,又立即放下。说实在的,他们这几年执行过多少次危险任务,也看到过不少惨状,可像眼前这样子的病态,发生在一个花样女子身上,不得不说很让人震惊。

    更让人疑虑,在这个小胖妞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只是瞬间的怔忡,少校同志迅速回神,拿起旁边的急救仪器,重新开始施救。他无视了生命体征仪上已经平滑的三条直线,电击,心肺复苏,同时还有让旁观的医护人员奇怪的穴道掐按法。

    “陈风,帮我把她翻个身。”

    一声低喝,陈风立即回神,上前帮忙。其他医护人员见状,也上前帮忙。200斤的体重呢,可不容易。

    翻身时,女子身上的皮肤病更是展露无疑,整个背部,都爬满了狰狞可恐、宛如荆棘的红斑,俗称的红斑狼疮。同时,在女子双股下又对称分布着紫色网状疮斑,也是在那些皮肤小广告上常见的紫癫。

    陈风心里频频乍舌,偷瞄了眼自家队长,虽然还是一惯镇定、掌控自若的模样,眼底已涌出阵阵腥红,可谓痛怒交加。

    按压了全身九九八十一个大穴,又重新输上血,行血运气,生生不息。

    人被重新放好后,少校同志的目光在电击器之间徘徊了两秒,深吸一口气,双手按上了女子的心脏口,重压两下,俯身就唇,用力吹入一口气。

    旁边的医护人员见状,都不禁在心头摇头,他们已经用尽各种办法抢救都没法,就靠这男人,听说也只是个三级军医,以为做个心肺复苏术,就能将人救回来,那可真是打了所有人的脸。众人也见惯了这种生离死别,碍于男人气势太强,也不好说什么。

    陈风负责胸外心脏按压,少校同志进行人工呼吸。

    体诊仪上,仍是三条直线。

    陈风默默地在心里数着,心里完全没底。但看自家队长那么卖力,不惧女子浑身散发的异味儿,一口又一口地往那嘴里鼓气儿,也咬着牙配合。

    能救活吗?

    这样的病体,救活之后,能活多久呢?

    可是这样子活着,对于一个妙龄少女来说,其实比死更痛苦吧?

    不知道做了多少,扫了眼旁边那些开始窃窃私语的医护人员,陈风很清楚自家队长是倔脾气上来了,绝不轻易放弃。其实他这条小命儿也是这样被队长救回来的,也许会有奇迹吧!他家队长耶,可是牛人中的牛人。

    能成功吗?

    这大概是医生护士们见过,有史以来最长久的人工呼吸心肺复苏术吧!所有人都这么地想着,时间都过去一刻多钟了,按照常识,普通人顶多撑个五六分钟,能活的早就活了。不能活的,这都是白废功夫。

    恰时,手术室大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是一群同样身着松枝绿军服的男人,纷纷穿上了医生的白大褂。当他们看到陈风和少校这方的情形,动作都不由一僵。其中一个最年长,该是领头的中年人微微一叹,上前想要劝说。

    “小峥……”

    少校同志突然大吼一声,“任莲盈,你给我回来!”

    他满头汗渍,剧烈地喘着气,俊面微白,目光灼灼微颤。

    所有人见状,都不由心头一酸,胆小的护士掩上了嘴。

    距离最近的陈风惊讶地发现,向来铁血冷硬的男人眼底竟然浮出一层薄薄的水雾。

    任莲盈再一次感觉到那种熟悉的沉重窒闷,那是每一次从睡梦中醒来,其实也根本没怎么睡着,身体得不到真正良好的睡眠休养的感觉。肌肤麻痒刺痛,那是因为皮肤炎症在行动时不自觉地摩擦之后受伤,表皮组织破裂之后被感染。肌肉酸疼,关节隐隐作痛,皮肤病导致的内分泌失调,雌激素水平变异,引发关节炎,骨质疏松。

    一股湿热从股间传来,她下意识地睁开眼,用力地抽了口气。

    该死的,肾功能衰退,小便失禁。今天为了参加颁奖礼,穿上漂亮衣服,她没有像以往一样穿上纸尿裤。现在……

    没想到,一睁眼就看到一张俊酷无比,有些熟悉的男性面孔,他的鼻尖儿刚刚擦过她的鼻尖儿,她竟然能感觉到那鼻头的柔软,微凉。以及,唇上尤带的热热气息,很清新,那该是男人们都惯用的,刮胡水的味道。

    男人忽然一笑,刚刚还紧绷得宛如阎罗王似的脸,一下温柔得让人不可思议。

    他抚抚女子依然苍白无色的圆脸,说,“盈盈,别怕!”

    他的眼眸明亮而有神。

    他的声音异常沙哑,却十分有力,让人不自觉地安心,信赖。

    任莲盈有些恍惚,怎么是他?

    突然,股下又是一热,心口、肚腹疼痛开始加俱,她的背脊和左腿都骨折了,让她来不及细思,又痛昏了过去。

    旁边的医护人员纷纷惊疑,低语,“这,这是回光反照,还是……”

    那中年老军医上前,看到体征仪上重新开始跳动的数字,不由惊喜地低呼一声,忙招呼其他人上前,再一次实施抢救工作。

    老军医说,“小峥,这里就交给我们,你快出去休息下。”

    屠峥直起身子,但目光依然紧紧锁着床上的人儿,没有动。

    老军医似乎明白什么,再次保证,“放心,你能把她再救活,李叔就不会让你白费功夫的。”

    屠峥眉间微微松了一松,看着老军医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又深深地看了任莲盈一眼,眉头复又重重一皱,转身离开。

    本院的医护人员不得不离场,虽然这完全不合规制。

    小护士们边走边惊讶低语,“天哪,真的救活了。他是怎么做到的呀?”

    ------题外话------

    本集采蛋:嗯哈,大家看出来了木有?这两银儿是有“过往”滴!很萌的过往哟!哇咔咔,赶紧收藏包养哟哟,更精彩的马上要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