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2.三喜临门?休想!

    这秘密,的确够大!

    世间事,真是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的。

    还真是见不得光的。要是让外人知道,向来乖乖牌、人缘极好又还是学生会新任的风纪委员的顾宝荷,竟然背着闺蜜偷了闺蜜的男朋友不说,还未婚先孕。想必她这白莲花的一世清名,就彻底毁了吧!

    周冲整个人都怔在当场,表情空白,不知是太震惊了,还是在挣扎该以何种面貌接收这样惊人的“喜讯”。

    旁边的刘立波目光一闪,立即将两人推进了电梯内,迅速按下关门键,重重拍了周冲一把,道,“好小子,恭喜你要当爸爸啦!虽然这距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有段距离。不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会在意这种小事儿。之前医学院那边就有一对儿……”

    周冲蓦然回神,一把反握住顾宝荷的手,顾宝荷觉得有些疼,眉心微微蹙了一下,眼底的委屈更添几分。

    “宝荷,你,你没有弄错吧?我们都那么久没有,怎么会……”

    “阿冲,刚才我就想说,这……快两个月了,或许,就是圣诞节那次……”

    任莲盈的脑海里迅速浮出圣诞节时发生的一切……

    那时,她的病情难得有了好的起色,很高兴,便去超市买了一大堆周冲爱吃的东西,打算亲手做一顿大餐,来个浪漫的烛光晚餐。

    做着饭菜时,她回想得病后的这段时光,周冲对她的不离不弃、呵护倍致、温柔以待,几乎扭转了她对男性最根深蒂固的不良认知,真正想将一颗心交付于他。说来外人大概都不会相信,他们15岁就认识了,好友4年,确立男女朋友关系2年,她们之间顶多牵牵手,亲亲脸,连真正情人间的KISS都没有。

    本来她打算就在这个圣诞夜,跟周冲说说她心里的那个搁置多年的结……

    “盈盈,对不起啊,我可能回不来了!”现在想起来,他打电话来时,说话的声音还有些怪异的喘息,“我……学长有个新发现,非常特别,我们想好好观察一下,抱歉啊!你放心,回头我一定补偿你,盈盈,这也是咱们的项目。”

    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想着他在这么重要的节日里还在为“咱们的项目”忙碌着,不过就是一顿大餐而矣,什么时候吃还不是吃。等明天他回来,这些美味大餐热热再吃也不差。

    莫名地,任莲盈心头泛出一阵儿恶心,莫不是当时打电话时,这两个……若果真如此,便真没有辱没那四个字——奸、夫、淫、妇!

    周冲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脸色乍白乍红,纠结难言。

    顾宝荷就红了眼,“阿冲,你是不是……不高兴,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圣诞那天,我们都喝得有点多,好像忘了戴……事后你就忙着赶回去看莲盈了,我……我……都是我不好。对不起,要是你不喜欢,我……我就把孩子打了,毕竟咱们现在还太年轻了。”

    周冲表情放松了一分。

    “胡说!”刘立波喝声打断,一把攥过周冲,“小子,你学医的不可能不知道打抬流产对女孩子来说伤害有多大,那跟小死过一次没差别。你舍得让宝荷再为你牺牲至此吗?你明明早就该跟任莲盈那女人摊牌,快刀斩乱麻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拿不起放不下,害宝荷私下里为你掉了多少眼泪,受了多少委屈。任莲盈那女人平日做事又固执自大,把人呼来喝去,根本忘了要不是宝荷,她哪能那么稳稳当当地拿着试管瓶,你还有什么为难的!”

    “学长,你别说了。这事儿不怪周冲,都怪我,是我……是我太贪心。”顾宝荷捂着脸,电梯门一开就冲了出去。

    刘立波见周冲还在发怔,眼底闪过一抹怨憎,拉着人追上顾宝荷。

    才道,“唉,抱歉,刚才我话说得太重了。其实这事儿搁现在,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想想,任莲盈得的怪病,现在还被车撞成那样儿,废定了。回头只要咱们把组长的位置争到手,等到孩子显怀时,再找熟人帮忙开证明虚报2个月的妊娠期,自然就名正言顺了。等到年底孩子出生的时候,任莲盈的事儿早就揭过去了,咱们的项目也进展得差不多了,上了大三多半就能进入临床试验期,到毕业的时候申报项目专利这些,又有学校和政府的人帮忙开专项通道,到时候你们就不是双喜临门,而是三喜临门。毕业证,专利证,结婚证一起拿,那得眼红死多少人!”

    这一番话,真是说得慷慨激昂,仿佛已经能听到欢呼声,看到学位帽子被抛上天,烫金的专利证书,和大红色的结婚证,以及一个白胖胖粉嫩嫩的小娃娃在怀里咯咯笑着。

    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名利双收啊!

    这不就是普通人一直追求的幸福人生吗?!

    周冲和顾宝荷似乎也想到了一样的画面,对视一眼,眼中的迷茫无措慢慢褪去,渐渐变亮。

    “到时候,你们两就是名符其实的人生赢家!”刘立波这最后一句,让那两人重新寄牵起了手。

    任莲盈看着三人眼底闪烁的光亮,只想到了四个字:贪婪,无耻!

    可惜,他们都忘了一个大前题,想要三喜临门,就得她任莲盈先挂掉。

    休想!

    抢了她的男朋友,她认。毕竟男人骨子里的花心都是千百万年进化的基因决定的,她不稀罕。

    科研成果全是她一人发现的。想跟她抢,没门儿!

    任莲盈转身直飞上楼,穿过一道道人体墙壁天花板,冲向自己的病房。终于在走廊上看到那个特护的背影,正朝着自己的病房走去,一边接起了电话,她没刹住车地就扑了过去。毫无意外,穿过了特护的身体。

    特护正对电话里的人说,“首长,任小姐的情况没有变化。不过,之前那几个学生刚才好像又来了。”

    任莲盈绕着特护直打转儿,恨不能扒开特护的白大褂,可惜她根本无法接触任何东西,只能跟着特护转悠,倒水,泡茶,吃宵夜。将脑袋伸进特护的包里,柜子里,任何角落都不遗漏。

    没有?!

    不在特护这里,到底给她放哪里了啊?!

    任莲盈急得团团转,就往病房外飘。

    与此同时,电梯门打开,屠峥高大的身形走了出来,转过拐角直直朝任莲盈所在的ICU病房而来,突然他眉头一蹙,脚步顿住,眸底迸出两道锐光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这层楼住的病人本来就少,十分安静,并无异恙。他复又举步前行,很快推开了病房门。

    然而,就在刚刚那一刹,任莲盈将将看到屠峥出现,便觉得视线一涨,一股巨大的斥力迎面砸来,一下子就把她弹飞出去,眨眼之间,又飞到了距离医院200米左右的夜空中。

    是他?!

    任莲盈觉得意识昏溃,难受至极,好不容易稳住,霍然发现自己的灵体比之前更稀薄了。

    不行,她不要消失。

    她俯身冲向医院,朝着自己所在的病房穿口冲去,然而那股巨大的斥力在越接近时就越强大,不管她怎么冲、撞,拿拳头砸,也勉强只能定在窗外老远,看着窗内的绿色人影晃动,无法靠近。

    该死的,屠峥,你为什么要出现啊!快走啊,快走啊!

    任莲盈看着自己的灵体,从脚下慢慢溃散,恍若尘烟,又似星子,慢慢碎裂。

    不……

    彻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