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章 世界这么乱,谁爱看谁看

    “啊--”

    一见云芙来打,云萱心机的惊叫着,缩着肩膀,摆出一脸柔弱的样子,楚楚可怜!

    “住手!”

    果然--

    一声喝斥,云仲卿一把上前拉住云芙的手,重重甩下,似颇为动怒,“芙儿,你干什么?!”

    “爹,我要打死这小贱胚!”

    云芙暴怒,不管不顾,一直以来,她爹都是最疼她的,所以这一次,她觉得也不会例外!

    “你敢!”

    但云芙料错了,对云仲卿而言,虽然他并不喜欢云萱,但眼下云萱对她有大用处,所以自然而然,他会偏向云萱三分!

    “爹,你为什么护着她?你明明看到这小贱胚打我?!”不敢置信,她爹居然不帮自己?一时间云芙又怒又委屈,双眼瞪得通红的!

    “住口芙儿,萱儿她不是故意的,她先头受了惊吓,刚刚不过是在做噩梦,无心之失,你何苦要计较……”一见情势不好,吕心君赶紧开口!其实在她心里,恨不得能将云萱立刻碎尸万段!但大事当前,谁让云萱还有大作用,她不想忍也得忍着!

    再者,她一个嫡母,居然被个庶女扇了?这传出去她的颜面何在?所以趁着大家刚才都没看见,这事她只能闭口不提,牙碎了往肚子里咽!

    “娘!”没想到居然连她娘也这么说?云芙气极,跺着脚不甘心!

    而低着头,云萱轻笑,就知道结果会这样,在云仲卿面前,吕心君母女根本奈何她不得,甚至还得陪着笑脸假意讨好!

    “对不起芙姐,萱儿不是故意的……萱儿刚才梦到有人要杀我,所以一时间……”故作可怜,云萱摆着柔弱,怯生生道。

    “你--”

    闻言,云芙气得脸都绿了,可是似乎除了咬唇,她其他根本也无办法。

    “好了芙儿,萱儿她都已经向你道歉了,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到底还是最疼的,见云芙生气,云仲卿最终还是安慰出声,好生开导:“不气了,再气就不漂亮了,后日你姐姐姐夫来,你也不想自己,模样太丑吧……”

    云仲卿并不知道吕心君母女的打算,他这么说,只是意思云芙不要失礼于客。但不过这话听在云芙耳中就是另一层意思了,只见她忍了忍,终是狠狠的瞪了眼云萱,那模样仿佛在说:小贱胚,今日先且放过你,等过两日有空我再好好收拾你!

    “萱儿,你眼下身子未有大好,就先在房里好好休息。这个婢女是为父指给你的,今后就由她来伺候你吧。”

    见也没什么事了,云仲卿指了指先前去扶云萱的丫鬟,出声吩咐道。

    “是,老爷放心,紫菱一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好四小姐的。”

    欠身应道,那名唤紫菱的婢女即刻跪下领命,看似模样诚恳乖巧。但不过可惜的是,却还是被云萱看到了她和吕心君之间那不经意的对视,当即什么都清楚了!

    呵,派内应么?很好。

    “多谢父亲关怀。”心中冷笑,但面上却还装得若无其事。

    “好了,就这样吧,后日你长姐他们到,为父还有些事要去安排。”见云萱如此,云仲卿点头,转身示意吕心君等一同离开。

    “紫菱,你好生照顾四小姐,不可有任何差错知道吗?”随同离开,但目光却似有深意的望了一眼。

    “是,夫人。”

    看着立马欠身,似一脸“从善如流”的紫菱,云萱心中冷笑,唇角略略轻扬起。好个内应,她倒要看看,她究竟会怎么做……?

    “喝药了四小姐,这药是大夫开的,说能安神定息,专门治受惊过度的……”紫菱熟门熟路,在房中收拾了一会儿便自厨房里端来一碗药,冒着热气送至云萱面前。

    “哦,是吗?”

    不动声色,云萱倚在床头,接过药,脸上似带着一抹感激,“多谢你了紫菱,这儿关心我……”

    “四小姐这是哪里话?紫菱是奴婢,伺候四小姐是应该的。虽说四小姐只是庶出,但不管如何都是老爷的骨血,紫菱敬重,定当竭尽全力伺候好四小姐,直至四小姐出嫁……对了四小姐,药都凉了,你还是快些喝吧……”

    一面表忠心,一面催促着云萱喝药--这明显的暗害套路,就差在脸上贴字了!

    “好,都听你的。”点点头,笑得一脸人畜无害,云萱“温柔”的听从紫菱的话,缓缓抬碗低头。

    呵,绝子丹?

    看来这吕心君下手还真挺狠的?趁她喝药之际,在里头加这东西……怎么,是怕她日后嫁到侍郎府,再给那已年满六十的张侍郎添上一儿半女?呵!

    眸色轻敛,云萱边做出要喝的样子,边一不小心手一抖,那碗加了“料”的汤药--便理所当然的阵亡在地上了。

    “呀,药翻了,这可如何是好?”故作惊慌,云萱显得很“自责”,一脸歉意。可是谁也没发现--就在她那双看似天真洁净的眼眸里,其实藏着的,是怎样的狡黠,刁钻颖慧?!

    “那、那奴婢再去给四小姐煎一碗来。”显然也是没料到,见到如此,那紫菱顿了一下,赶紧补说道。

    “好啊,那你去吧。”点点头,目送紫菱退下,在门合上的那一刻,云萱眉宇轻挑,露出了个轻弄的笑。

    哼,敢在她面前班门弄斧?真当她鬼药谷嫡长女的身份这些年是摆着看的?

    要知道她自小精通医术,识草辩药的本领更是无人能及!就连现今闻名的医神在她面前恐怕都要恭敬的拜上一拜,又怎会看不穿吕心君眼下这肤浅的小把戏?!

    呵呵,可以啊,既然有人要玩,那她奉陪便是了。反正如今她闲着也是闲着,正好找点乐子逗逗趣,打发打发时间……

    那么,该从谁先下手呢?行吧,就这个紫菱了,毕竟打狗看主人,谁让她是吕心君母女的走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