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章 嫁祸这件小事

    翌日,云萱的身体已基本大好,在她的坚持下,由紫菱领路,去给祖母高氏请了趟安(云府有规定,每日上晌内眷们都要给高氏请安,以示孝道,包括吕心君在内)。

    “四小姐,喝药吧,药都凉了呢。”

    因为顾念云萱的身子,云老夫人没让久留,中途就让她们回来了。一回来,紫菱就巴巴的去了厨房端了药,迫不及待的递至云萱面前。

    “放着吧,我有些乏了,过会儿再喝。”

    面上不动声色,可心中冷笑,望着对方那又想要劝的模样,云萱挥挥手,假装可怜兮兮道:“药太苦了,实难下咽,不如你去那边给我取颗蜜饯来?”

    “好,奴婢这就去。”应声说道,紫菱快速去取,反正如今她的首要任务是让云萱喝下药,至于别的,她并不在意。

    “嗯。”扬唇一笑,看着那碗药,云萱在桌面上轻叩手指,算算时间,好戏也差不多该要登场了。

    “云萱,你出来!”

    果然--

    云萱这厢刚念及,那边云芙的吼声就响起了。照理说她一个大家闺秀,本不该如此人前失仪,但架不住她那颗想要借题发挥报仇的心,所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怎么了芙姐,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出什么事她能不知道吗?但谁让云萱她就是长了一张清纯无辜的脸呢?所以骗人的本事一顶一的高!

    “祖母?母亲?你们怎么都来了……?”亲自出来相迎,表现的一脸诧异无知。

    而还不待高氏开口,那云芙便已经冲上去了,想要甩云萱耳刮子,报复教训她前日的冒犯!

    “芙姐,你这是……”

    云萱虽然现在武功没恢复,但多少身手还是有的,一见云芙来打,当即佯装柔弱的后退一步,然后身子不稳,“极不小心”的与之云芙相反方向“倒去”,让云芙扑空,整个人身子失衡差点冲出去,直打了好几个趔趄才收住劲,东倒西歪,模样甚是滑稽!

    “云芙,你退下!”喝斥的是高氏,她因不喜吕心君,所以连带着也不太喜欢云芙,若非吕心君生有长子云荣,恐怕这些年,她都不会允许她坐着这正室夫人之位!

    “祖母!”接二连三的丢人,云芙又羞又愤,想继续动手,却又不敢违抗命令,只能窝着火,退到一旁跺着脚!

    “祖母,芙姐这是怎么了……?”一脸不懂,云萱缓缓起身,在紫菱的相扶下,出声询问。

    “哼,萱儿,你当真胆大包天!祖母以为你心善,不顾生病也要来给祖母请安,还对你称赞有加,但不料原来你竟这般手脚不干净?居然连祖母的东西也敢偷!”

    “祖母冤枉,萱儿没有啊……”

    见高氏动怒,云萱赶紧欠身做小伏低,装柔弱。

    而这时,一旁的吕心君也发话了,架子端着,似高高在上:“萱儿,你还是把东西拿出来吧,要知道那可是你祖母平时最喜欢的扳指,是你祖父生前的遗物……”

    “没有啊,萱儿没拿,萱儿不知道母亲在说什么?”摇着头,继续装傻,云萱表情无辜,好似真受了多大的委屈。

    “还不肯承认?当真不见棺材不落泪!云萱,为母警告你,虽然你即将入京,但只要你一天在我们云府,你就还是云家的人,犯了错,一样要受家法伺候!”大声喝斥,吕心君拿出十足十的嫡母架势,冷板着脸!

    “云萱,主动把东西交出来,莫要等到为母下令去搜,不然真那样,你的面上……也不会好看。”冷冷的命令,吕心君居高临下。

    这时,一旁的云芙终是按耐不住,扯着嗓子大声道,气愤填膺:“你别想抵赖!先前祖母的东西还在,等到你一走,东西就没了,你说不是你干的还能有谁?!”

    “祖母,我--”

    似乎“铁证如山”,云萱百口莫辩。

    见此,高氏也不再忍不住,直接下令,命人去搜!

    “是!”

    几个嬷嬷得令,屋里屋外全寻了个遍,同时云萱也十分配合,任对方在自己身上查找。

    “回老夫人,没有。”

    黄嬷嬷是高氏身边最得力的老奴,检查了一圈,摇头回复。

    “什么?没有?!”很是惊诧,高氏显得不敢置信!毕竟她们所有地方都找了,没有所获,就只有半途离开的云萱嫌疑最大!

    “萱儿,那是你祖父留给祖母的唯一念想,你若真贪玩拿去了,就赶紧拿出来,祖母一定不会怪罪你,不加以责罚。”

    实在没办法,高氏准备动之以情。

    然而低着眉,云萱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怯生生的,无比真诚:“祖母,萱儿没有,萱儿一直和紫菱在一起,真的没贪玩拿任何东西……”

    急切的辩解,云萱委屈说道,看似在解释,但却“无意识”的重重咬出“紫菱”二字,“不经意间”提醒了高氏。

    “紫菱?对,还有她没查!来人,赶紧给我搜!”一语惊醒梦中人,被云萱一说,高氏即刻反应过来!

    紫菱是府里的老人了,一直大方懂事,恪守本分,人品性情都不错,所以高氏开始根本没怀疑到她身上!

    “是!”

    黄嬷嬷依令,走到紫菱跟前,开始搜找。

    “冤枉啊老夫人,奴婢怎么敢拿老太爷的遗物呢?奴婢向来规矩,这一点,夫人和老夫人都是知道的呀……”

    紫菱自知自己没有问题,所以当即向高氏表了忠心。

    本来高氏也不相信,可是--当她看到那扳指真的从紫菱身上摸出来时……她惊呆了,满腔的愤怒化为火焰!

    “放肆!你还敢说你没有?!我问你,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一把上前夺过扳指,紧紧握在手中,高氏死死得瞪着紫菱,恨不得能将她吃了!

    “这、这不可能!没有,我没有拿!”傻了眼了,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望着双眼怒火的高氏,紫菱只觉背后一阵冷意,连身子都禁不住的哆嗦起来!

    不应该啊,为什么东西会在她身上?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何--

    百思不得其解,紫菱正要奋力分辨!

    然而在一旁,云萱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摇着头,异常惋惜:“紫菱,我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当初母亲将你拨给我时,还特意说你品性兼加,恪矩守礼……可是如今,你便这般恪矩守礼的吗?你太令我失望了,太给母亲丢人了!”

    一句话,扯上吕心君!呵呵,她俩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今出了事,自当谁也不能跑嘛!